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29:24

1,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2,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二部)  3,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三部) 4,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四部) 5,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五部) 6 ,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六部) 7,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七部) 8,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八部) 9,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九部) 10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部)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32:18

于是,我对乔伊丝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不知道,双眼再次朝那边看了过去,令人恐怖的一幕发生,只见那十七辆卡退到湖边的时候,湖面忽然掀起一股阴风,紧接着,原本还算平静的湖面,荡起了一层层波纹,随之而来就是惊天骇浪,一层层浪花宛如着了魔一般,拼命朝岸边拍了过去,发出巨大的哗啦哗啦声。   看到这里,我已经被惊到说不出话来,那乔伊丝、陈二杯以及梨花妹也差不多,四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方向,梨花妹说:“陈九,他们是不是拉了一个妖怪出来,怎么会发生这种不符合自然现象的事。”   我没有理她,眼睛死死地盯着湖面,不对,绝对不对,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还有就是那破船哪来的?我们下湖的时候,根本没发现那破船啊,一个个谜团向我袭来。   就在我们愣神这会,湖边再次发生巨变,先是那十七辆卡车,像被什么神秘力量牵引一般,猛地朝湖边到了过去,一辆、两辆、三辆、四辆、前赴后继地往湖面倒了过去,好在那些司机反应还算可以,一个个窜了出来。   玛德,我大骂一句,立马朝那边跑了过去,乔伊丝他们跟了过来。   还没到那个位置,我懵了,彻彻底底的懵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破船’,那压根不是破船,而是一座建筑物,严格来说,是一栋寺庙,在顶端的位置挂着一个像葫芦一样的东西。   一看到寺庙,那梨花妹尖叫一声,说话都打结了,她说:“那…那…那是我们村子后山的消失的寺庙。”   这话一出,我彻底懵圈了,这是怎么回事?仙蛤村后山的寺庙怎么会跑到湖底,还被被傅浩给拉了出来,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当下,我脚下不由加快几分速度,就发现那寺庙也不知道咋回事,居然在漂浮在水面,而先前那十七辆卡丁则被湖水盖过车顶,只能隐约看到车子的轮廓。   这诡异的一幕,吓得我们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只顾朝那边跑去。   刚到位置,傅浩一众人只顾着看那寺庙,好似没注意到我们来了,我也懒得喊他,就径直朝寺庙那个方向走了过去,抬头一看,这寺庙离湖边约摸50米的样子,能清晰的看清寺庙的情况。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33:03

 我发现那寺庙好生怪异,隐约有股香气传了出来,而寺庙的整体则是由木料构成,边上挂着一些海藻,最为怪异的是,我隐约看到寺庙内好像有人,擦了擦眼睛,再看,那人又不见了。   真特么活见鬼了,这是怎么回事?   “九爷!”那乔伊丝拉了我一下,问我:“怎么会冒出一座寺庙出来?”   我是真心不知道怎么解释,就知道在仙蛤村时,听村民们说,他们后山原先有座寺庙,后来不知何故消失了,再有就是后山的风水特别怪异,再联想到这忽然冒出来的寺庙,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根本想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只是找个尸体,怎么牵出这么多事情。   当下,我将疑惑的眼光抛向梨花妹,就问她:“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   她想了一下,支吾道:“这寺庙在好多年前就消失了,听我们村子老一辈人说,这寺庙被天上的神仙收了去,而现在…。”   说到最后,她没再说话,而是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寺庙,双眼中露出一丝恐慌之色。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33:34

 这让我疑惑的很,正准备问她,忽然,那寺庙传来一阵哗啦的水流声,抬头一看,就发现那寺庙猛地朝水下沉了过去,湖水一下子盖过寺庙顶尖的位置,湖面恢复到一片死寂,若不是那十七辆卡车还在水里,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刚才只是幻觉。   就在这时,那傅浩好似发现我们来了,他先是沉着脸走到我面前,冷声道:“小九,我待你不薄吧!为何弄个假地图给我!”   一听这话,我立马明白过来,这傅浩以为我给他的是假地图,玛德,我特么冤不冤啊,就说:“如果真是假地图,下水的那些人能不知道么?你可以叫那些人问问地图真假。”   说完这话,我特么也是有点火了,玛德,我拼死拼活弄清棺材的位置,无偿的贡献给他,到头来居然怀疑到我头上。   那傅浩想了一下,朝人群看了一下,开口道:“虎子,虎子!”   喊了两声,他好似发现情况有点不对,急道:“虎子呢,刚才拉棺的时候,虎子上来了没?”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34:53

 他边上那些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瞬间,整个场面静了下来。   大概静了十几秒钟的样子,一下子就炸开锅了,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说是虎子带了两个人下水,在拉棺期间,他们上过一次岸,后来又下去过一次,再也没有上来过。   听着他们的话,我隐约有些明白了,看这情况,那虎子以及他带下去的两个人,十之八九是没了。而现在只有他们三人湖底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恰恰他们三人消失了,不,严格来说,他们三人已经死了。   玛德,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脑子则在想,仙蛤村的后山、阴阳泉、寺庙、无缘潭、四八冰蛊阵、湖底、硕大的墓碑、阴棺、傅老爷子的尸骨,这些原本毫不相干的一些东西,为什么偏偏牵连到一块了?   就在我愣神这会,傅浩那群人闹了起来,一个个拉着傅浩,让其赔三条人命的钱,而那傅浩好似有些懵了,双眼一直盯着湖面,也不说话。   这时,那群卡车司机中走出来一人,那人四十来岁的年龄,中等个子,一把抓住傅浩衣领,恶声道:“傅老板,当初说下水时,你可是再三保证绝对没有危险,我虎子兄弟才会带人下湖,现在他们三人生死未知,傅老板,你是不是该给个说法。”   那傅浩皱了皱眉头,往那人手里递了一张银行卡,就说:“这里是五十万,带着你的人,滚!”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35:45

那卡车司机微微一愣,连忙接过银行卡,一脸谄媚的说:“傅老板,以后有活记得关照兄弟!!”   说完,那卡车司机招了招手,领着一票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待他们离开后,湖边就剩下傅浩以及那几个专家,那傅浩好似想起什么,朝我走了过来,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然后朝我弯了弯腰,说:“对于先前的莽撞,傅某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了。”   我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就问他:“你这是干吗?”   “我…,我想请你继续寻找老爷子的尸骨,还望你莫记前嫌,帮傅某人这一次,傅某人这辈子都会记着你恩情。”说这话的时候,傅浩双眼一直盯在我身上。   我想了一下,就说:“如果真想让我让帮忙,必须得同意我一个条件。”   那傅浩想都没想,立马说:“是不是先前那个?”   我罢了罢手,双眼朝湖面瞥了一眼,就说:“不,得在先前的条件上附带一个要求。”   那傅浩疑惑的瞥了我,就问我:“什么要求?”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36:31

我想也没想,就说:“事成之后,你得出钱在仙蛤村后山建一栋寺庙。”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先前看到那寺庙忽然冒了出来,再加上后山那消失的寺庙,要说这中间没任何缘故,打死我也不信,所以才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那傅浩听完我的话,二话没说,立马点头同意,就问我接下来怎么弄。   我想了一下,就说:“大致上不变,拉棺方式不变,仪式必须得办一个,另外…”   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下,眼神朝卡车司机消失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隐约觉得那些人走的太突兀了,就说:“若有可能,你最好找那群司机打听一下虎子三人的下落,直觉告诉我,那三人并没有死,而是躲了起来,目的是为了坑钱!”   这话一出,那傅浩脸色一下子就沉了,朝我说了一声谢谢,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他的话很简单,“找到虎子三人!”   随后,我们一众人在湖边商量了一会儿接下来的仪式怎么弄,我提出的要求很简单,简便的搭个台子,请戏班给河神唱一场戏,再请一些道士在湖边做个法事,最好能将罗中天请过来,由他领着那群道士,待所有仪式准备好以后,由我、乔伊丝、陈二杯下湖,还有就是,我要求他在湖边备好一口棺材,一个帐篷。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37:13

那傅浩有了先前的事,悉数同意下来,匆匆地打了几个电话,令人开始准备那些东西。   当所有事情安排好以后,那傅浩当真是有本事,愣是将虎子三人给找了出来,那名叫虎子的人,三十岁左右的年龄,长的人高马大,他边上两人偏瘦,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他们三人来到湖边时,被七八名黑衣大汉押着,一个个鼻青脸肿,想必是来之前,被狠揍了一顿。   “傅老板,求你了,我们以后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那虎子一见傅浩的面,立马跪了下去,他边上那两人也跟着跪了下去。   那傅浩在他们身上瞥了一眼,也不说话,而是朝我看了过来,问道:“小九,你看这三人怎么处理?”   说着,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我懂他意思,他这是下了杀心,打算弄死这三人。   我苦笑一声,玛德,在有钱人眼里,人命这么不值钱么,也没跟他说话,而是朝虎子三人走了过去,在他们面前蹲了下去,就问那虎子:“你么先前在湖底发生过啥事?怎么会把寺庙拉出去。”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37:47

那虎子或许是打拍了,一五一十的跟我了讲出来,他说,他们三下人下湖后,按照我给的地图找到了傅老爷子的棺材,便用绳子绑了起来,也不知道咋回事,在湖底忽然掀起一股海浪,将他们吹翻了,那棺材也不见了。为了得到傅浩给的工资,他们打了一个主意,便在湖底转了起来,然后找到一栋破庙,他们便将计就计,打算将寺庙拉出去。   考虑到傅浩是大老板,他们又特意跑到湖边,跟那些卡车司机商量一会儿,便以失踪为名,打算敲诈傅浩一笔钱,哪里晓得,傅浩问都没问就给了五十万。   听完他的话,我当真是哭笑不得,捣鼓半天,还是钱在作怪,就问虎子:“你真不知道棺材去了哪?”   他死劲晃了晃脑袋,说:“我们在湖底找过,那棺材是真的不见了,不然,我们绝对不会找一栋寺庙来冒充。”   ‘啪!’那傅浩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下去,厉声道:“虎子,我平常待你不薄,现在弄丢了老爷子的棺材,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怎么做了吧?”   “傅老板,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那虎子脸色都青了,跪在地面拼命磕头,他边上两人也是一样,嘴里不停地说饶命之类的话。   那傅浩面色一冷,朝边上挥了挥手,立马过来几个黑衣大汉,抓起虎子三人,就准备往湖里扔。   我有些看不过眼,虎子三人,虽说贪心了一点,但不致死,就对傅浩说,“傅老板,他们只是一时恶念,没必要害人性命吧,再者说,眼下就要拉傅老爷子的棺材,闹出人命,不吉祥。”   他沉着脸瞥了我一眼,最终叹了一口气,说:“小九,我给你这个面子!”   说着,他朝边上那几名黑衣大汉打了一个手势,我看出他手势的意思,意思是打断一双手,我本来还想说点什么,那傅浩朝我罢了罢手,说:“小九,人活在世上,做了错事,就该得到惩罚,不然,这世界早就乱了套。”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39:05

 听他这么一说,我没再说话,他说的挺对,这社会就这样,也没再说话,就拉着乔伊丝、陈二杯以及梨花妹朝边上走了过去。   刚走了不到几步,就听到一阵杀猪般的吼叫声响了起来,那陈二杯想扭头去看,我拉了他一下,说:“你还小,不宜看到那种场面。”   说完,我们就地蹲了下来,我掏出烟点燃,又给陈二杯派了一根,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湖边,天边已经冒出一丝鱼肚白,应该是快天亮了,那乔伊丝问我:“九爷,你觉得那虎子的话,是真是假?”   我不明白她意思,疑惑地问她:“什么意思?”   她叹了一口气,说:“那虎子说,湖底掀起一阵巨浪,棺材就不见了,这事太诡异了吧,要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是湖下一千米,怎么可能会掀起巨浪,除非…”   说着,她面色一变,一把抓住我手臂,特别痛,说:“九爷,我感觉这事不正常,或许有人在背后搞鬼!”   “为什么这样说?”我吸了一口烟,问。   “还记得那块大号墓碑吗?”她看着我,问。   我嗯了一声,让她继续说。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39:59

 她深呼一口气,说:“在湖底时,那墓碑莫名其妙的倒了下去,我心中就有点带疑了,而现在拉棺的时候,又出现巨浪,你不觉得这事过于巧合了么?”   一听这话,我稍微想了一下,立马明白她意思,在湖底时,那墓碑莫名其妙的倒了下去,现在拉棺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让我立马看向边上发呆的梨花妹,冷声道:“你父亲在哪?我能不能见他一面?”   那梨花妹好似没想到我会问她,微微一愣,眼神之间有些躲闪,支吾道:“我…我爸很少回家,他…他…”   说到这里,那梨花妹也不知道咋回事,站起身就想跑,我一把拉住她手臂,“梨花妹,我一直拿你当朋友,我希望你不要骗我,将你知道的事悉数说出来,若…若是有半点哄骗,真心别怪我。”   乔伊丝好似听出我话的意思,就拉了一下梨花妹,说:“梨花妹,九爷的性格,我跟你说过,他对死者的尊重,多于尊重活人,你最好如实说来。”   “我…我…”梨花妹支吾一声,猛地哭了起来,抽泣道:“我真不知道爸爸在哪,他一心一意要报仇,已经完全抛弃了我家,我就知道他在湖边搭了一个帐篷,偶尔会去那看看。”   “那帐篷在哪?”我冷声问了一句。   “无缘潭附近!”说这话的时候,她好似下了很大勇气一样。   听着这话,我立马站了起来,对乔伊丝他们说,“走,我们去无缘潭!”   “这里怎么办?”那乔伊丝问了一句。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40:41

我想了一下,这是个问题,在这关节眼上,我们贸然离开的话,势必会招来傅浩的怀疑,他一怀疑,梨花妹的父亲就暴露出来了,我答应过梨花妹,绝对不将她父亲暴露出来。   玛德,怎么办?   我看了看梨花妹,当真是为难的很,就让乔伊丝他们去边上等我,那乔伊丝好似不太放心,就说:“九爷,要不,你留在这里,我们过去看看,要是找到梨花妹她父亲,将他带到我们的住宿,找个时间,你们聊聊?”   我没同意这方法,梨花妹她父亲多次作怪,绝对不会这么甘心,就说:“你们先去边上等着就行了,我找傅浩打个主意,就说先离开一会儿,反正他们的东西,也没准备好!”   说完,我径直朝傅浩走了过去。   来到傅浩面前,我随意跟他扯了一个理由,那傅浩好似挺相信我,二话没说,就让我先去,等东西准备齐全以后给我打电话。   我嗯了一声,急匆匆找到乔伊丝他们,然后租了一艘船过到湖对面,径直朝无缘潭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来到无缘潭时,时间已是早上8点多,我问梨花妹那篷子在哪,她朝左边指了指。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41:23

 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就发现那里并没有帐篷,只有一颗大树,那树特别大,要两个人才能抱住,就问那梨花妹,“帐篷呢?”   她朝树上指了一下,说:“我爸的性子有点怪,不太喜欢见人,他把帐篷搭在树上,为的就是怕让人知道他还活着。”   “怕他还活着?”我一愣,这话什么意思?   梨花妹解释道:“我爸早年间得过一种病,我们村子的人都以为他死了。”   一听这话,我也是醉了,这梨花妹她爸,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怎么感觉有点像变态啊,不怎么见亲生女儿,又不让知道他活着,脑子有问题吧?   闪过这念头,我没再问下去,就朝大树那边走了过去,离大树还有十米的样子,我愣住了,我发现这地面湿漉漉的,特别是两边的花草,有明显的拖痕,像是什么重物在这上面拖过一般。   我停下脚步,蹲了下去,大致上量了一下两边拖痕的距离,有两米,又看了一下花草,从痕迹来看,那东西应该有一千斤左右。   这一发现,我脑子立马想到一种可能,棺材,是棺材。   玛德,我大骂一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大树,沿着那痕迹一直往前走,大概走了六十来米,我走到一处悬崖的位置,就发现那痕迹断了,边上有不少碎石,从表面上来看,棺材被人从这个地方推了下去,而这下面正好是无缘潭。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42:05

  草,我特么快奔溃了,才发现棺材的影子,结果那棺材又到了水里去,玛德,那梨花她爸到底在想什么,还有就是,那棺材怎么到了这里,凭梨花她爸一个人,不可能拉动那么重的一口棺材。   当下,我转身朝大树那边走了过去,抬头一看,树杈的位置搭了一个帐篷,不大,估计只有一两个平方,我顺着树杆往上爬了上去,那乔伊丝在地面喊:“九爷,小心点!”   我嗯了一声,三下五除二爬到树杈的位置,里面传出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掀开帐篷一看,就发现这里面只有一张简单的床铺,不,严格来说,是一条床铺,因为树杈两头挂了一条网状的绳子,这东西我在电视上看过,古时候一些大侠,特爱睡这种床铺,显得潇洒。   在床铺底下有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品,令我奇怪的是,这帐篷内有股很重的腐臭味,更为重要的是,我发现这腐臭味并不像其它东西腐烂发出的臭味,而是尸体腐烂的臭味。   我对腐臭味特别敏感,一闻到这腐臭味,我耸了耸鼻子,就发现这腐臭味来自上方,抬头一看,妈吖!这上面挂着一具裸/体的尸体,那尸体一双眼珠瞪得特别大,面上被刀子滑了几十刀,整张脸被划的面目全非,隐约能看到一条条白色的蛆虫从里面爬了出来。   看到这里,我胃里一阵翻腾,差点吐了出来,好在我控制力还好,强忍心头那种呕吐感,再次朝那尸体看去,尸体的四肢好似被人切断了经脉,无力的垂在空中,四肢关节处露出白亮亮的骨头。   我怔了怔神色,朝陈二杯喊了一声,“二杯,上来帮忙,这上面有具尸体。”   话音刚落,两道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九爷,怎么会有尸体啊!”   “爸!”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49:45

 一听到这声音,我微微一愣?这尸体是梨花妹他爸?不可能吧!我这样想是因为,我发现那些日常用品上面有动过的痕迹,特别是牙刷湿漉漉的,明显是刚用过没多久,也就是梨花妹他爸刚才还动过这些东西。   就在我愣神这会,陈二杯跟梨花妹,他俩一上来,那梨花妹语气有点急,一把拉住我,就问我:“陈九,尸体在哪?”   我抬手指了指掉在上方,说:“喏,在那!”   他俩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去,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一变,猛地吐了起来,原本充满腐臭味的帐篷,被他们这么一吐,那股气味更重,连呼吸一口空气都感觉整个胃里在翻腾。   当下,我一把扯开帐篷,让一些新鲜空气进来,呼吸才变得顺畅一点,那梨花妹吐了一分钟的样子,擦了擦嘴角一些残渣,抬头盯着那尸体看了一会儿,开口道:“这不是我爸!”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50:12

听着这话,我心中没有多大感触,这跟我先前的猜测差不多,就说:“以你的猜测,你觉得这具尸体会是谁?”   她想了一下,皱眉道:“好…好…好像是傅金龙。”   一听这话,我立马想起前几天被抓的事,那人说傅金龙已死,我当时也没问傅金龙的尸体在哪,难道眼前这具尸体真的是傅金龙,抬头一看,还真别说,从轮廓来看,真的有点像傅金龙。   这下,我有些站不住了,倘若真是傅金龙的尸体,那必须通知傅浩。   那梨花妹好似看出我的打算,一把拉住我,冲我摇了摇头,我懂她意思是,她这是让我别管这事。   要说没看到尸体,我或许可以选择无视,但,现在尸体就摆在眼前,让我无视的话,我真心做不到,只好冲她说了一句抱歉,然后让陈二杯搭把手,将那尸体弄了下来,再用绳子将尸体绑在身上,朝树下滑了下去。   刚到树下,我让陈二杯扯了帐篷上面的一块布垫在下面,再将尸体放在上面,又找来一块布盖在尸体脸上。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51:13

 在这期间,那梨花妹一直双眼无神地盯着我们,既不说话,也不阻止我们,就直愣愣地站在那,反倒是乔伊丝安慰了她一句,让她莫担心,又说指不定这事跟她爸没关系。   对于这种说法,显然不可能,现在种种迹象表明,背后捣鼓那人就是梨花妹她爸,要说先前我看在梨花妹面上,没有揭穿她爸,而现在,傅金龙的尸体一出,我再也压制不住心中那股愤怒。   所以,刚把傅金龙尸体弄好,我立马给傅浩打了一个电话,大概响了七八秒钟时间,电话被接通,傅浩说:“小九,东西还没准备齐全,你休息一会儿,等准备好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我苦笑一声,就说:“傅老板,我…我…”   我支吾了一会儿,根本不知道如何说起,就觉得,在这件事上面,我亏欠了他。   很快,那傅浩又说话了,他说:“小九,是不是缺钱了?你把地址告诉我,我立马让人给你送过去。”   听着这话,我心里苦涩的很,这傅浩看上去有点喜怒无常,翻脸比翻书还快,但有时候还是挺不错的,深呼几口气,就说:“傅老板,事情是这样的,我在无缘潭边上发现傅金龙的尸体以及棺材拖过的痕迹,要是没猜错,棺材已经被人推下无缘潭。”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51:53

 说完这话,我有股解脱的感觉,就觉得压在心中的石头总算沉了下去。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就说了一句话,“他的尸体怎样了?”   我没有隐瞒他,跟他说了实话,把尸体的现状告诉他,他就说:“等我三十分钟。”   说完,手机传来一阵忙音,我知道傅浩已经打算赶过来了,便转身看了看梨花妹,说:“梨花妹,等会那傅浩过来,恐怕会对你充满敌意,若有可能,我希望你离开一会儿。”   我这样说,是出于保护梨花妹的心态,要是让傅浩知道她父亲是元凶,以傅浩的性子很有可能将怒火发泄在梨花妹身上,更为重要的是,那傅浩属于杀人不眨眼,万一真要对梨花妹做点啥,我们这些人根本护不住她。   有时候,不得不说一句,跟有钱人打交道,真特么操蛋。   那梨花妹听着我的话,点点头,然后看了看那帐篷,又看了看傅金龙的尸体,最后将眼光定在无缘潭的方向,沉声道:“陈九,我想求你一件事。”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52:37

“什么?”我问了一句,说实话,我内心挺可怜这梨花妹,这女人漂亮的一塌糊涂,家境却如此让人心疼,特别是她那父亲,给人一种畜生的感觉。   “若是看到我爸,我希望你能阻止傅老板。”她盯着我,淡淡地说:“我知道他罪有应得,可,他毕竟是我爸,我不希望看到他死在别人手上,最好的选择是把他交给公丨安丨局,哪怕最后判一个死刑,我也认了。”   我懂她意思,她估计是已经猜到她父亲的结局,就点点头,说了一句行!   那梨花妹朝我说了一声谢谢,又跟乔伊丝、陈二杯一一告别,最后消失在无缘潭。   待她离开后,我掏出烟抽了起来,脑子乱糟糟的,让我想不明白的是,梨花妹她爸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傅金龙,难道只是因为私生子的身份?又或者说,他要报复傅浩等人?   一时之间,我实在有点想不明白,那乔伊丝走到边上,轻轻地拉了我一下,说:“九爷,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53:18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只能先找到傅老爷子的棺材,要是没猜错的话,梨花妹她爸现在很有可能就在无缘潭下面,咱们必须尽快下去,不能让他再在棺材上动手脚。”   说完这话,我看了看乔伊丝一眼,也不再说话,双眼一直盯着无缘潭,心里七上八下的。我刚才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感觉梨花妹她爸把棺材从湖边弄到这里,绝对不是单纯的把棺材推倒无缘潭,而是有另一番打算,至于什么打算,我猜不出来,也不想猜。   随后,我跟那乔伊丝又聊了一会儿傅金龙的尸体,大概聊了二十分钟的样子,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扭头一看,傅浩领着七八十人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一看到傅浩他们,我推了一下乔伊丝,说:“别说了,傅浩他们来了。”   说完,我站起身朝傅浩他们走了过去,就发现傅浩他们抬了一口棺材,那棺材比我们平常见到的棺材要稍微大一些,上面涂了一层红色的油漆,前后两侧雕刻了一副八仙过海图。   一看到这棺材,我立马明白过来,以前听老王说过,全国各地的棺材有些不同,像我们湖南这边的棺材,大多数以黑色为主,而在湖北一些地方的棺材则是红色,而且棺材本身比我们那边的棺材要大一些。   不过,这种红色棺材有一点不好,像是盒子一般,前后的轮廓,没有我们那边的棺材霸气,当然,这倒不是说这边的棺材不如我们那边,而是各地风俗不同。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54:02

来到傅浩面前,我大致上跟他说明了一下情况,令我疑惑的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傅老爷子的棺材在哪,而是问我:“金龙的尸体在哪?”   我微微一愣,抬手指了指不远处,他没有说话,领着几十个人径直走了过去,我跟了上去。   来到傅金龙尸体边上,那傅浩先是蹲了下去,掀开盖在傅金龙脸上的布,大致上瞄了一眼,我本以为他会直接让人将傅金龙的尸体放入棺材,哪里晓得,他居然朝傅金龙跪了下去,又磕了三个头,嘴里呢喃道:“你我关系并不好,但,你始终是我傅家的人,无论如何,这个仇,我一定替你报,望你一路走好。”   说完这话,我眼尖的看到傅浩眼角有些湿润,他毫无声息的抬手擦了一下,就命人烧了一些黄纸在傅金龙尸体旁边,然后开始安排人将尸体装棺,看这架势,他是打算将傅金龙的尸体拉回湖北。   我本来想插手傅金龙的尸体,不过,想到傅老爷子的棺材还在无缘潭,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们抬棺匠忌讳一心两用,更忌讳半途跳出去干别的丧事,这是对死者大不敬。   于是乎,我压下心中的想法,跟乔伊丝、陈二杯朝无缘潭边上走了过去,然后蹲在地面抽烟。   中午11点的样子,傅金龙的尸体总算顺利装入棺材内,那傅浩点燃一封鞭炮,算是告别这入殓仪式,然后命人想办法将尸体拉回湖北,再在当地找一些办丧事的人,替傅金龙大办特办一场丧事。   安排好这些事,由16人抬着傅金龙的棺材走了,还剩下接近五十人的样子,好似在商量什么。   见此,我领着乔伊丝、陈二杯朝傅浩走了过去。   那傅浩见我过来,先是冲我笑了笑,然后问我:“小九,老爷子的棺材在哪个位置被推下去的?”   我没有隐瞒他,领他看了一下路边被棺材压过的痕迹,又领他走到悬崖边上,说:“要是没猜错,棺材应该是在这个地方推了下去,至于推棺材的人……”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56:11

 不待我话说完,那傅浩罢了罢手,说:“推棺材的人,我心里已有分寸,你只需要帮我找到棺材即可,剩下的事,我能搞定。“   听着这话,我脸色一变,他知道?不是吧,我什么都没说,他怎么会知道?   我有些怕了,与这傅浩打交道,无疑是与老虎作伴,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觉得是谁?”   他冷笑一声,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又看了看乔伊丝、陈二杯,笑道:“小九,我傅某人之所以能赚这么多钱,一是运气好了一点,二是傅某人这脑瓜挺好使。”   说着,他脸上露出一股怪异的笑容,继续道:“要是傅某人没猜错,推棺之人应该是…”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小九,从你接手找尸的事,我傅某人一直待你不薄,昨天夜里急着找到老爷子的棺材,才会对你语气重了一点,傅某人先跟你说声抱歉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56:54

 说完他朝我弯了弯腰,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对于昨天夜里的事,我自然懂的他是急着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才会那么急迫,并没有怪他。   凭心而论,他对我是真心不错,就说:“傅老板,你想知道什么?”   他满意的看了看我,笑道:“果真如雪儿说的那般,性子耿直,傅某人也不拐弯了,就直说吧,推棺之人是不是先前跟在你身边那小女生,又或者说,推棺之人是那小女生的什么人?”   我本来想问他怎么知道,旋即一想,那梨花妹先前还在我身边,现在离开了,以傅浩的脑瓜子不难猜出,也没再细问,就跟他说了实话,“推棺之人的确与梨花妹有关。”   他微微一愣,开口道:“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梨花这名字充满了一股悲凉之意,想必她家境不太幸,再容我猜测一下,从那小女生的言行举止来看,倒不失大家闺秀之范,而在面容上跟我家老爷子有三分相像,要是傅某人没猜错,推棺之人是她父亲,至于目的,应该是报复我,严格来说,应该是报复老爷子。”   听着这话,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还是人,只是单纯的看了梨花妹一眼,便直接猜中答案,不对,听他语气,不像是猜,而是直接说出答案,这傅浩当真是可怕的很,难怪能赚那么多钱。   更为重要的是,在他说这番话之前,我一直觉得这人成熟稳重,应该属于那种稳中求胜的人。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57:52

 而现在,我对他的看法大变,这根本就是老狐狸,把所有事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直到关节时刻才爆出来,这种人太可怕,一旦有啥把柄在他手里,绝对会把人往死里整,这让我对不由警惕的看了看他,心中有些后悔,说出梨花妹的名字。   那傅浩见我没说话,笑道:“小九,从你表情来看,我刚说的应该是对了,这样吧,我不想知道你与梨花妹什么关系,也不想知道你与她父亲是什么关系,我的要求很简单,你替我找到老爷子的尸骨,我依旧履行先前的约定,至于梨花妹她爸,看在老爷子的份上,我不会为难他,但,俗话有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金龙的命,不可能就这样算了,总得给死者一个交待。”   我懂他意思,他这是动了杀机,而且从他语气,我能听出,他已经知道梨花妹她爸与傅老爷子的关系。   我没有说话,而是在傅浩身上盯了一眼,最终点点头,也不言语。   那傅浩面色一松,就跟我商量了一下下去拉棺的事,先是在悬崖边上搭了一个简单的帐篷,然后又搭了两个临时的法坛,一个是用来接傅老爷子的尸骨,另一个是用来祭奠河神。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1-19 21:59:35

 这祭奠河神的事,那傅浩说罗中天临时有事不愿过来,就让我替他举办一场这场仪式,由于这仪式算是找尸骨以外的事,我找傅浩商量了一下费用,工钱是500,那傅浩不愧是有钱人,直接说:“小九,只要办好仪式,我给你在后面加个0。”   我微微一愣,既然主家要多给钱,我自然愿意接受,便开始安排祭奠河神的事。这祭奠河神不比普通丧事,传闻在远古时期,人类生存环境十分恶劣,加上人们受其认知能力和改造自然的能力限制,对自然界的一切食物及现象怀有恐惧与敬畏意识,万物有灵的观念便在那时候产生,这令当时的人们对宇宙万物充满了崇拜,例如,日、月、星辰、山川、河流,经常祭拜这类东西,目的是求得庇佑。   久而久之,各种祭拜层出不穷,至于有没有用,我也不知道,不过,习俗是这样,总得按照习俗来弄,就如咱们大中国的一句老话,礼多人不怪。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