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网BOOK狐妻 发表于17-02-04 15:12:31

[img]http://image6.club.sohu.net/pic/6b/382ac7ba551fc643ffb801ad0c5b276b.jpg[/img] 我叫林一生,姐姐叫林一念,一念而生。   自从我们跟着娘亲改嫁到牌坊村张富贵家,我就开始害怕黑夜。   我和姐姐睡在西边的茅草房里,张富贵和娘亲睡在东面的瓦房里。每当娘亲睡着了的时候张富贵就会摸到我们的房间里,然后在姐姐的床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那时候我还小,张富贵见我醒来,会走到我的床边小声对我说:“姐姐一个人睡害怕,我陪陪她。”   我真的就相信他了,只是每次张富贵走后我就会听到姐姐窝在被子里小声哭泣。她赤裸着身子躺在里面,蜷缩成一团。   “姐姐不要哭?”我安慰她。   姐姐不说话,她起身抱着我,我能感觉到姐姐裸露皮肤传递的温暖。   姐姐被张富贵欺负的事情她自己不敢言语,待到张富贵外出的时候我悄悄告诉了娘亲。娘亲只是笑着说:“小孩子可不能撒谎。”  

黑岩网BOOK狐妻 发表于17-02-04 15:13:11

【作者回复】有人看嘛?

黑岩网BOOK狐妻 发表于17-02-04 15:13:52

娘亲嘴上虽然不在乎,额头上的皱纹却堆积了厚厚的一层。   那天夜里,张富贵刚到姐姐床上不久,娘亲便推开了房门。她气势汹汹掀开了姐姐的被子,我睡眼朦胧瞅见张富贵和姐姐赤裸着躺在床上,张富贵趴在姐姐的身体上。   那时的姐姐身体还很瘦小,也就十五六岁,小小的脑袋藏在张富贵的胸膛下面。   娘亲气急败坏,把张富贵拉到了床下,将他推出了房间。娘亲离开的时候还朝姐姐吐了一个唾沫,骂她是个臭婊子。   后来我听见东房的张富贵和娘亲吵闹了很久,天亮的时候那边传来了娘亲鬼哭狼嚎的声音,东西乒乒乓乓响着。

黑岩网BOOK狐妻 发表于17-02-04 15:14:53

娘亲被张富贵狠狠揍了一顿,右手的中指也被张富贵给折断了。   这事过后,张富贵索性就从东房搬到了西房,还将我给赶了出去。我没有住到东房去,是娘亲将我们带到这里的,一切的因果都是他造成的。   我在西房的门口铺了些干草,每天夜里就睡在干草上面。张富贵顺理成章霸占了姐姐,在他们做那事的时候我能听到姐姐撕心裂肺的哭泣。   这样的生活是没有尽头的,除非姐姐选择去死。   时间是漫长的,姐姐越来越沉默寡言。她整日坐在房间里,有的时候咿咿呀呀的,见过她的人都说她疯了。

黑岩网BOOK狐妻 发表于17-02-04 15:15:46

只有我和姐姐单独相处的时候她才显得正常,她常常说一句话:“一生,你一定要离开牌坊村。”   我只是低着头。   这话说多了,姐姐也不再提起了。索性她变成了哑巴,就连见到我的时候也只是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盯着。   也不知道从哪天起,西房的窗户上每天都会出现一只狐狸。姐姐不再对人说话,而是站在窗子前面对着狐狸说一些人们都听不懂的话。   姐姐把自己饭菜里的肉全都给了狐狸,自己的身体日渐消瘦,最后都快干枯成骨架了。   那只狐狸全身雪白,眼睛是蓝色的。只要张富贵一进入到西房,那只狐狸就一溜烟就逃到了后面的山林里。

黑岩网BOOK狐妻 发表于17-02-04 15:16:55

姐姐喂养了那只狐狸一段时间后,那只狐狸索性就在我们家不走了。狐狸和姐姐睡在一起,张富贵来的时候就用木棒驱赶那只狐狸。   狐狸被打得满身伤痕。   张富贵为了赶走那只狐狸,从山里的猎户那里借了一把大学的猎刀,把刀挂在了窗户前面。这一招还挺管用,那只狐狸便不敢再回西房,整日在房子后的山林里到处乱转,发出哀鸣。   我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过姐姐说话了。   昨天,姐姐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后背,小声对我说:“我们家一生长结实了,以后就是个大人了。”   我惊讶的目瞪口呆。   她偷偷将我拉到墙角,然后如同变戏法一样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些钱,她把钱递到我的手上说:“姐姐想要一个发卡,要不你去镇上给我买吧!”   她哪里来的钱。

黑岩网BOOK狐妻 发表于17-02-04 15:17:46

姐姐见我有些犹豫,便将我搂在怀里,在我的耳边呢喃,说:“这是姐姐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愿,我想要一个红色的发卡。”   听到姐姐如此言语,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迅速答应了她。   那天我悄悄离开的时候,张富贵正坐在堂屋里喝酒,桌子边摆放着一叠已经剥好的花生米。我很清楚,他酒过三巡后就会去找姐姐。   母亲坐在天井下面洗衣服,这么多年她一直是个软弱的女人,对于张富贵的恶行不言不语。在姐姐怀孕的时候,她甚至去帮张富贵买堕胎药。   我走了一天的路,帮姐姐买到了心爱的红色发卡。   在付钱的时候我却有些疑惑,买发卡根本要不了那么多钱,姐姐给的钱剩余了很多。   回家的时候我的心里隐隐作疼,总感觉有哪些地方不对,那些剩下的钱攥在手心里生了汗。   三更天的时候,我推开了院子的小门。东房里没有掌灯,以往娘亲每天夜里都点着,整夜守望在窗子前面盯着西房。   西房里点着灯,从里面传出咔擦咔擦的响声,似是有人在用柴刀砍着什么东西。   一想到今天姐姐的反常,我的心里忽然刺痛一下。我迅速冲到了西房门口,慢悠悠推开房门。厚重的木板生被推开的时候发出嘎嘎的声响,在黑夜里特别刺耳。   房间里就姐姐一个人,张富贵和娘亲却不见了。   姐姐就坐在一个火炉旁边,火炉的火燃烧的正旺,我能看到姐姐的身体上那些衣服已经被撕碎,大大小小的破洞露出了她白皙的皮肤。   她的头发蓬松,火光照亮的脸一脸憔悴,我推开门时发出的声响还让她紧张不已。   姐姐正在砍骨头,满地的鲜血,染红了大半个房间。   在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堆染红的衣服,我看的很清楚,那些衣服正是张富贵和母亲的。   姐姐杀了他们,现在正在将他们分尸。

黑岩网BOOK狐妻 发表于17-02-04 15:18:11

姐姐每砍下一块就将尸块丢到火炉上面的锅里,从锅里发出了肉腥味,扑面而来。我感觉心里隐隐作疼,胃里翻江倒海,可是在我面前的那个人就是我的姐姐。   我明白了姐姐的初衷,她让我去买发卡是让我离开这里。   我的眼里满是泪水,双腿一下子就软了,我迈着踉跄的步伐走到姐姐身边。姐姐的神情慌张,见有人走来,还拿着刀子对准我。她的表情扭曲,瞪大了眼珠。   那白色的狐狸蜷缩在她的身边,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不容易发现。狐狸的嘴角满是血渍,脚边还有几块没吃完的肉。   “你是谁?”姐姐似乎有些神志不清了,她的狐狸在旁边发出滋滋的声音,似乎是警告我。   它盯着我看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狐狸眼中的凶光,那束凶光里泛着隐隐的蓝色光芒。我被狐狸的目光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我是一生,姐。”我大声呐喊着,可是姐姐似乎是没听见。   她听到一生这个词后似乎安静了一些,转过头去,接着继续去砍那些尸块,并且在嘴巴里念着:“一生去给我买我最心爱的红色发卡了。”   看到姐姐如此模样,我的心一下子就跌到了谷底。我将给姐姐买的那个红色发卡插到了姐姐蓬松的头发上。   姐姐感觉到了头上有东西,她将红色发卡扯了下来,拿在手里。嘴里依然在念叨着:“一生去给我买我最心爱的红色发卡了。”   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哗啦一下就留了下来,泪雨滂沱。我紧紧抓住姐姐。   姐姐一直重复着那句话,她将我推开,推开后就继续砍尸块。   我在姐姐身边坐了一晚上。直到姐姐将那一锅肉熬制好,第二天一早,姐姐将那一大锅肉端到了猪圈,全都倒给那头母猪了。我怎么拦也拦不住。   姐姐是看着那头母猪吃完的。   母猪吃完后姐姐就昏倒了,她在床上一直躺了六天。那只狐狸蜷缩在她的被窝里,给她拿肉也不吃。我四处找了好多医生,都说姐姐无药可医。   直到我遇到走脚的老头,他从丰县背了货物送来牌坊村,在我们家门口讨点水喝。他进到院子内的时候看到我憔悴的模样,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家里有丧事?”   我被这句话吓得目瞪口呆,莫不是姐姐杀人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不要担心,我只是提醒一下你,头七的时候死去的人要回来。”

黑岩网BOOK狐妻 发表于17-02-04 15:18:30

被他这样一说,我的心里很紧张,他说的不正是张富贵和我娘亲吗?我上前去拦住他,想要问个究竟,可是他却怎么也不愿意多说。   只是在出了院子的时候,笑着说了一句:“都是孽债,等还了债,你就到丰县来找我,叫我三爷就好了。”   我望着他远处的背影,内心无比纠结,那张富贵的头七会回来。如果真的有因果孽债,我们是逃不脱的。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18:08:52

请继续,我在!!!!

网友603253614 发表于17-02-06 14:29:28

做整形,你可以到【依然美网】问问啊

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