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22:46:13

1,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2,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二部)  3,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三部) 4,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四部) 5,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五部) 6 ,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六部) 7,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七部) 8,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八部) 9,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九部) 10,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部) 11,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一部) 12,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二部)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22:46:41

 玛德,如果真是这样,我看错了谁?   一直时间,我脑子乱糟糟的,只觉得既然出了这样的预兆,应该与整场丧事有关,先是游天鸣师傅让我别相信自己的眼睛,而现在死者又在向我传达一个有眼无珠的意思。   这…这整件事,到底牵扯到什么?   我在原地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直到郎高再三催了几句,我才回过神来。   刚回过神来,我立马发现背后又轻了不少,只有三十到四十斤的重量,这让我愈发肯定心中的想法,否则,死者前后重量的变化,不会这么大。   想到这个,我整个脸沉了下去,不由紧了紧拳头,玛德,我到底看错了谁?又或者说,我眼睛看错了什么事?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22:48:44

 呼,不管了,先捣鼓死者再说。   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背着死者朝墓穴边上爬了过去,那郎高则在墓穴上方拉着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死者背上墓穴,我让郎高在地面铺了一层白纸,然后将死者放了上去,又在死者边上作揖,烧香、烧黄纸。   大概忙碌了近半小时的样子,总算将死者处理妥当,没有任何休息时间,我跟郎高找了一把锄头、铲子,继续往墓穴下方挖了过去,打算将第二口棺材弄出来。   让我松出一口气的是,这墓穴下方的泥土特别松弛,几乎没遇到任何大型的石块,只花了两小时的样子,第二口棺材便露出了轮廓。   令我奇怪的是,同样的地方,只是埋葬的深浅不一样,第一口棺材与第二口棺材却是完全的不同,第一口棺材是完全的腐烂,只剩下一些木渣了,而第二口棺材却是完好无损,就连表层的黑漆都没掉一块,当真是邪乎的很。   “九哥,要不要将棺材直接弄出来?”看着棺材,郎高问我。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22:49:14

我没有急着回答他的问题,主要是考虑到宋广亮的墓穴,要是这处地方不适合宋广亮,棺材完全没必要挖出来,只需要撬开棺材,将死者的尸体弄出来,然后用泥土填满这个墓穴就行了。   若是这口墓穴适合宋广亮,这棺材必须挖出来,否则,又会出现两棺争一墓穴的情况,导致死者家人大祸临头。   我想了一下,就说:“先将死者尸骨弄出来,等会根据宋广亮的八字推算一下,要是合适,再捣鼓棺材。”   说完,我找来一些蜡烛、黄纸、清香烧在棺材边上,又说了一长段好话,大致上是说,替死者换一处安稳的家,又承诺每年的清明给死者烧纸。   弄好这个,我看了看周遭的环境,并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想必是死者同意了,我也没多想,就用锄头在棺材头敲了几下,目的是敲松棺材的寿钉。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22:49:59

 大概敲了七八下,让我诧异的是,敲在棺材上,发出‘咚咚’的声音,那声音格外清脆,就好像刚做好的棺材一样。   真特么活见鬼了,按照棺材葬在这里一年多时间了,不说腐烂,至少棺材表层的黑漆肯定会掉一些,可,眼前的情况完全相反。   玛德,这到底是怎样一处墓穴,怎么会这般神奇。   带着这种疑惑,我用锄头在棺材头一连敲了好一会儿时间,直到寿钉露出一些钉帽,我让郎高用铁楸插入棺材盖的缝隙内,我则用锄头开始翘寿钉。   大概花了半小时的样子,一共五根寿钉被我们悉数捣鼓出来,值得一提的是,这五根寿钉跟新的一样,没有任何锈迹。   那郎高看着寿钉,皱眉道:“九哥,这情况是不是有点不对?”   我懂他意思,就说:“放心吧!我们干的是好事,我相信死者会庇佑我们。”   其实,我这样说,也是自我安慰,人嘛,总要懂得自我安慰,不然,活着多累啊。   “真的?”他问。   我说:“放心吧!”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22:50:31

 说完,我们俩一人站在棺材左边,一人站在棺材右边,打算将棺材盖掀开,那郎高问我,怎么不站在一边,直接掀翻棺材盖。   我说,直接掀翻棺材对死者不敬,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棺材盖缓缓抬起,一则能预防棺材内有啥不好的东西,二则能让棺材内的一些邪气缓缓飘到大自然当中。   他听我这么一说,点点头,也没说话。   随后,我向郎高交待了一些事,让他等会开棺时,尽量别吸气,也别睁开眼,又让他开棺时,心里莫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定要心意。   那郎高跟我办了不少丧事,深知开棺的一些讲究,点点头,说:“放心吧九哥!”   见此,我也没再说什么,就开始数,“一、二、三、起!”   话音刚落,我双手掰着棺材盖,缓缓抬起,对面的郎高也是一样,待棺材盖抬开一条二指大的缝隙后,只听到‘嗖’的一声,一道黑影从棺材内溜了出来。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22:51:27

 不待我反应过来,那黑影猛地朝郎高身上窜了过去。   旋即,郎高整个身体朝后倒了过去,吓得我立马喊了一声,“大哥!”   话音还未落地,只听见砰的一声,郎高直愣愣地倒在棺材边上。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一紧,刚才那黑影是什么玩意,从形状来看,不过二指大的样子,怎么会有这么大威力?   当下,我哪里顾得上棺材,朝郎高跑了过去,就发现他面色铁青,右臂的位置附着一条二指大的东西,那东西浑身呈黑色,四肢非常幼小,一条尾巴泛紫色,有点像是四脚壁虎。   我一把抓住那壁虎,入手的感觉格外冰冷,彻骨的冷,特别的后背,就好似有数千根银针扎在后背,刺得我吃痛一声,立马缩回手。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22:51:55

 就在这时,那壁虎微微扭头,他的眼珠特别小,泛着幽兰色,在月光的照耀下,煞是好看,宛如一颗璀璨的宝石,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大哥,你没事吧?”我冲郎高喊了一句。   “没…没…事,就是手臂有点疼痛!”那郎高在说这话的时候,格外虚荣,特别是面色,就像死人一般,这让我有些急了,用手抓壁虎是不可能了,只好捞起边上的竹杖,猛地朝壁虎捅了过去。   令我奇怪的是,那壁虎好似不怕竹杖,即便那竹杖伸到它边上,依旧伫立在那,一动不动。   活见鬼了。   我暗骂一句,拿竹杖捅了几下,跟先前一样,那壁虎还是不动,反倒是郎高吃痛一声,虚弱道:“九哥,别动它,我感觉它对我没恶意。”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能感觉壁虎对他没恶意?不可能吧?就问他:“你确定?”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22:52:37

他点点头,说:“嗯,我能感觉到它没恶意。”   好吧!   他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啥,就问他手臂是什么感觉,他说,酥酥麻麻的,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有一点他敢肯定,那便是壁虎绝无伤他之心,当真是怪哉!   我盯着郎高看了三四分钟时间,就发现他面色逐渐转红,再无先前那般铁青,特别是右臂的位置,由白入黑,由黑入红。   玛德,这什么鬼东西,怎么会这样?我记得世上没这种黑色的壁虎啊,一般壁虎都是那种褐青色啊!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那郎高陡然站了起来,重重呼出一口气,满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颤音道:“九…九…哥,你看我手臂。”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4 22:53:03

闻言,我朝他手臂看了过去,不由有些懵了,咋回事,这是咋回事。   只见,他手臂上那只壁虎居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个一指大黑色纹身,那纹身呈葫芦状,一头大一头小,葫口的位置,有一条细微的青藤,真正让我怪异的是,在葫底的位置,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像是黑痦子,上面有一条白毛。   “怎么回事?”我问了一句。   他摇了摇头,说:“不清楚,刚才只觉得手臂有点疼痛,再看就成这样了。”   “那壁虎呢?”我问。   他想了一下,支吾道:“可…可能走了吧!”   一听这话,我彻底懵了,这特么有点扯淡吧,只是被壁虎附了一下,便出现一个纹身。   等等,这情况,我好似在哪见过。   忽然,我猛地想起自己右胸的纹身,我记得当初在万名塔时,我身上的这燕子的纹身也是莫名其妙出来的,而现在郎高手臂上也莫名其妙冒出一个纹身。   难道…。   当下,我立马走到郎高边上,一把抓住他手臂仔细的看了起来,像,太特么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大哥,你走运了!”我冲郎高说了一句。   “什么运!”他疑惑地看着我。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39:00

 我笑了笑,解释道:“倘若没猜错的话,你手臂上这个纹身应该是暗八仙之一的葫芦。”   “什么意思?”他好似没明白我的话。   “铁拐李的葫芦,葫芦岂只存五福,可救济众生。”我朝他解释一句,又说:“大哥,这恐怕是你的福缘,以后你这条手臂或许会有大作用。”   “不能吧!只是一个葫芦,代表不了什么。”他笑了笑,问我:“对了,九哥,这纹身有啥来历没?还有就你右胸纹身的颜色好似跟我这个差不多!”   我嗯了一声,我记得第一次见蒋爷时,蒋爷跟我说过,说啥八仙聚,聚八方,翼龙当空,我当时不太懂是什么意思,后来又人告诉我,让我聚集八名八仙,而现在我跟郎高身上出现这种纹身,莫不是意味着什么?   想了一会儿,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主要是郎高右臂上的纹身好认,铁拐李的葫芦,而我右胸的燕子是什么?暗八仙当中没有燕子啊,这特么是怎么回事?莫不成我猜错了?   一时之间,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是咋回事,就对郎高说,“从形状来看,应该是好事,具体有啥作用,我也搞不清楚。”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39:39

 他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好吧!只是…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纹身,我…我TM回家怎么跟父母交待啊!”   我笑了笑,郎高家的情况我知道一些,父母都是军队出身,正儿八经的军人,现在郎高右臂出现纹身,这特么就是不学无术,我估摸着,要是让他父母知道,郎高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念头至此,我不由笑了笑,说实话,我很少看到郎高吃瘪,就说:“我相信你会有办法啊的!”   说完,我怕郎高发火,立马朝棺材那边走了过去,郎高则一脸苦涩愣在原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来到棺材边上,我先是围着棺材看了周边的环境,就发现棺材边上的黑漆好似淡了一些,隐约有股腐臭味。   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整个心也跟着吊了起来,总觉得棺材内应该出事了,否则,棺材边上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大哥,别发愣了,过来搭把手!”我冲郎高喊了一声,双手抓在棺材盖边上,入手的感觉与第一次不同,有点咯手,就催了郎高一句话,“过来啊,好像有情况。”   那郎高深呼几口气,朝我这边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嘀咕着,“玛德,这纹身跟家里咋交待啊!实在不行,洗了吧!”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41:36

 这话一出,那棺材陡然动了起来,没错,那棺材的确动了起来,随之而来就是剧烈的腐臭味散开,不到片刻时间,整个墓穴充斥着腐臭味,我离棺材最近,被这股腐臭味呛得猛地咳嗽了好几声,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   玛德,什么鬼东西!   我暗骂一句,一手捏住鼻子,一手朝棺材摸了过去,入手还是先前那种感觉,咯手。   就在这时,那郎高走了过来,令我想不通的是,他居然啥事也没有。这特么不对啊,难懂他闻不到这股腐臭味?要知道这知道臭味格外臭,就连墓穴上方的向水琴也捏着鼻子。   为什么郎高偏偏像没事人一样?   带着这种疑惑,我朝郎高问了一句,“大哥,你闻不到臭味?”   他一愣,疑惑地看着我,“什么臭味?这地方不是挺香的么?”   香?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42:12

 一听这话,我想吐,玛德,这是香吗?正准备说话,我忽然想起他右臂上的纹身,难道…。   当下,我立马拉住他手臂看了一下,就问他,“大哥,你当真闻不到臭味?”   他摇了摇头,说:“没有,有股淡淡的清香!”   听着这话,我心中有个猜测,应该那纹身令他身子有了某种变化,又或者说,他嗅觉出了问题。   考虑到这,我朝墓穴上方喊了一声,让那向水琴丢个带点香味的东西下来。   那向水琴倒也爽快,立马丢了一块纸巾下来,说是这纸巾带点清淡的香味,我闻了一下,的确如她说的一般,有股很清淡的香味。   拿着这纸巾,我朝郎高递了过去,“大哥,你闻闻这气味。”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46:09

 他好似不明白我意思,先是疑惑地看着我,直到我点点头,他才拿起纸巾闻了一下,说:“有股很淡的清香,与棺材内散发的香气不同。!”   我嗯了一声,也没说话,脑子则一直在想郎高是不是出了问题,要说出问题了吧!他应该闻不出纸巾的香气才对,要说没问题,棺材内明显散发的是腐臭味,为什么他偏偏说是香味?   这…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我实在想不明白咋回事,就像给蒋爷打个电话,问问他知不知道。   哪里晓得,不待我掏出手机,那郎高好似中邪了一般,面色一喜,一把抓住我手臂,喜道:“九哥,快开棺,死者好似很开心!”   嗯?死者很开心?   我听的一头雾水,还没反应过来,那郎高一把抓住棺材盖,猛地一掀,便把整个棺材盖掀翻在一旁。   我懵了,只见,棺材内一片白茫茫,看不清任何东西,我以为出啥事了,抬手挥了挥那白茫茫的东西,就发现入手的感觉像是灰尘,又掏出手机,借着手机屏幕散发的光线,朝棺材内看了过去。   空的!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46:39

没错,整口棺材是空的,压根没看到任何东西。   玛德,活见鬼了,棺材内怎么会是空的?   这情况似乎不对劲啊!   就在我愣神这会,那郎高一把抓住我,说:“九哥,快让开,让我拾捣尸骨。”   这下,我终于感觉到郎高的不正常,就说:“尸骨,什么尸骨,这不是空棺么?”   他一笑,说:“这些白茫茫的灰尘,便是死者的尸骨。”   听着这话,我特么明白过来了,难道死者的尸骨在这棺材内变成了骨灰?也就是这棺材内看上去白茫茫的,实在是死者的骨灰悬浮在棺材内?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47:08

  不对啊!死者的尸骨怎么会莫名其妙变成骨灰?   要知道,一般火葬场烧出来的骨灰都会有些残渣,而眼前这些白茫茫的东西,可是非常细微,这…这…这说不通啊!   我这边正疑惑着,那边的郎高却像打了激素一般,也不知道在哪找了一个木盒子,又找了一块白布,先是用白布盖在棺材边缘上,后是将白布慢慢收拢。   我问他干吗呢,他说,替死者收拾尸骨。   这让我甚是不解,双眼一直盯着他,就问他:“大哥,你闻这些骨灰是什么气味?”   他嗅了嗅,说:“淡香味!”   言毕,他没再理我,一直在棺材边上捣鼓那些灰尘,弄到最后,他整个人都站在棺材内,开始收集那些灰尘。   看着忙碌中的郎高,我当真是一头雾水,就觉得他整个人好似变了,具体哪里变了,我又说不上来,愣是让我说的话,我只能说,他嗅觉变得跟平常不一样。   就这样的,我在边上发愣,而郎高则在棺材内收拾骨灰,大概捣鼓了近半小时的样子,那郎高长呼一口气,说:“搞定!”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48:22

 一听这话,我立马凑了过去,问他:“大哥,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他微微一愣,朝我看了看,又看了看棺材内,说:“没啥感觉啊!这地方挺香的,死者好似也特欢迎我们开棺!”   我诧异的看着他,从头看到脚,除了右臂上多了一个纹身,其它位置没啥变化啊,可,他现在的行为咋解释?   莫不是中邪了?   闪过这念头,我一把抓住他肩膀,左瞧瞧,右看看,没问题,绝对的没问题,到最后,我干脆直接翻开他眼皮看了看,还是没问题。   玛德,活见鬼了,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   那郎高嘿嘿一笑,说:“九哥,我感觉自己嗅觉好似更灵敏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49:11

我差点没笑出来,玛德,就连最基本的臭味都闻不到,怎么可能变得更灵敏了。   “真的!”他又说,“九哥,我能清晰的感觉自己嗅觉特别敏锐,甚至能闻到山后边的米饭香。”   听着这话,我特么总算感觉有些异常了,沉声道:“你确定?”   “确定!”他点点头,抬头朝山那边看了过去,抬手指着东南方,说:“那个方向有户人家在家里做饭,一共是三个菜,有个韭菜煎蛋、一个辣椒炒肉、还有个豆腐煮鱼!”   草,我暗骂一句,白了郎高一眼,就说:“大哥,别闹了,说的跟真的一样。”   “九哥!”他面色一沉,“我没开玩笑,那户人家绝对是这三个菜,等等,那户主家身上有股狐臭味,他媳妇身上有股很淡的农药味,应该是刚从稻田喷完农药回来。”   “装,继续装!”我瞪了他一眼,听那孔三说,他们村子好似在东南方,但是,这中间隔了一座大山,少说点有一两百米的样子,正常人的嗅觉怎么可能能闻到菜香,这特么不是天方夜谭么?   那郎高好似知道我不信他,就说:“九哥,我没骗你,这是真的,若是不信,咱们可以去那个方向看看。”   我眉头一皱,郎高的性子我了解,为人较为成熟稳重,应该不会跟我开这么低趣的玩笑,就说:“你确定?”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51:17

他嗯了一声,点点头,说:“九哥,我真没骗你,自从手臂多了一个葫芦纹身后,我就感觉自己嗅觉好似格外的敏锐,能闻到很远的气味。”   我懵了,只听说过千里眼,顺风耳,这气味倒是第一次听说,还有就是,如果郎高嗅觉真的那么敏锐,他为什么闻不到棺材内的腐臭味?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我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实在想不明白,就想去东南方看看,想看看郎高说的是否是真的,但是,眼下这种情况,根本不允许我离开。   无奈之下,我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在郎高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说:“先把棺材弄好,明天咱们去山那边的村子看看!”   “好!”他应了一声,抬手捏了捏自己鼻子,又看了看手臂上的纹身,也不再说话。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54:38

 随后,那郎高将死者的骨灰送到墓穴上方,我则蹲在棺材边上朝棺内看了看,就发现棺内只有一小堆寿衣的残渣,至于先前那白茫茫的东西,早已被郎高收拾的干干净净。   一看这情况,我心中有好两个疑惑,一是死者的尸骨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变成骨灰,二是郎高的嗅觉怎么会忽然变得敏锐?   考虑到这两个疑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隐约有股幸运的感觉,就觉得这事应该与郎高的福缘有关。   当下,我朝郎高看去,就发选他蹲在墓穴边上捣鼓那木盒子,时而欢笑,时而沉思,令人摸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那郎高忽然站了起来,朝我喊:“九哥,把棺材挖出来吧!”   “为什么?”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直觉!”他丢下这么一句话,又蹲下去继续捣鼓木盒子,这让我越发摸不清头脑,就觉得这郎高是不是中邪?要不然,他这行为咋那么怪异勒!   “玛德,这什么破地方!”我嘀咕地骂了一句,举起锄头就准备将棺材捣鼓出来,这也没办法,那郎高都这样说了,我只能试着相信他,毕竟,只是将棺材捣鼓出来,顶多是多费一些体力。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55:07

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我将整口棺材用锄头给弄成了几大块,又将一些木屑从墓**捣鼓出来。   在这期间,那郎高一直蹲在墓穴边上,好几次喊他过来帮忙,根本没理我,这让我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   待弄好棺材后,整口墓穴还算干净,我本来想将墓**的一些五谷杂粮捡出来,烧一些黄纸进去,谁知,那郎高像发神经一样,居然从墓穴边上直接朝我这边跳了过来。   玛德,由于这墓穴葬了两口棺材,大概有六七米深,我估摸着,要是真跳下来,断胳膊少腿是绝对的事,猛喊:“大哥,你干嘛啊!”   那郎高听着我的声音,朝我这边瞥了一眼,也不说话,终身一跃,急速而下。   一看到这个,我整个人都懵了,四肢都是麻的,这特么有六七米,差不多有二层楼房高了,跳下来还得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55:38

没有任何犹豫,我就朝郎高下坠的方向接住他。   哪里晓得,那郎高说:“九哥,躲开!”   我懵了,真的懵了,这特么是唱哪门子啊,脚下猛地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不待我跑到地方,只听到砰的一声,令我诧异的是,那…那郎高居然跟没事人一样,直愣愣地站在墓******我还以为看花眼了,揉了揉眼睛,定晴一看,没错,他真的站在墓***我一把抓住他手臂,前后看了一圈,没任何伤痕。   玛德,活见鬼了,这郎高莫不是吃药了,怎么一下子变得这般厉害,这特么还是我认识我的郎高么?   那郎高见我看着他,嘿嘿一笑,说:“九哥,我感觉我可能要变身超人了。”   “嗯?什么意思?”我疑惑地看着他。   他朝右手努了努嘴,说:“这纹身不但让我嗅觉提升了,就连四肢的灵活度都提升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56:16

一听这话,我立马想起玄幻小说中的一些主角,吃了某神丹妙药,一秒变超人,难道这郎高也遇到那种好事了?   当下,我围着他转了好几圈,愣是没发现他身体有啥特殊的地方,就问他:“你感觉怎样?”   他挥动几下拳头,说:“浑身好似有用不尽的力气。”   我沉默了一下,难道这一切的变故都是源于那纹身?不对啊,我特么也有那种纹身,为毛我一点能力都没有?这特么太扯了吧!   再者说,正常人哪能因为多了一个纹身,便让四肢变得更灵活?   不对,绝对不对,肯定是某个地方出了问题。   那郎高见我没说话,一手搭在我肩膀上,说:“九哥,经历这么多,我特么总算感觉自己快熬出头了。”   我嗯了一声,重重地点点头,无论那纹身给郎高带来了某种好处,我是真心替他高兴,毕竟,我朋友不多,兄弟更少,而郎高绝对算其中一个,还是分量较重那种,就说:“大哥,恭喜!”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05 09:56:45

 他尴尬的笑了笑,又摸了摸后脑勺,好似想说什么,最终叹了一口气,啥话也没说。   “兄弟俩,有啥不好意思的,但说无妨!”我白了他一眼。   “九哥,是这样的,我…我…我想办完这场丧事,回…回…回警队除暴安良!”说这话的时候,郎高表情格外古怪。   我哪能不懂他,在一起办了快一年的丧事,我自然懂他的志向,别看他一直在丧事上充当知客的角色,但是,他心里一直惦记着警队的事,用他的话来说,除暴安良是每名丨警丨察的天职。   作为兄弟,我当然不会阻挡他的志向,毕竟,这社会,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的理想,我不能强求别人跟我的理想一样,就说:“没事,如果你急的话,现在也可以走!”   “不…不急!”他支吾一声,抬头瞥了我一眼,说:“九哥,你不会觉得我忘恩负义吧?”   我懂他意思,他意思是,刚涨点本事就要离开抬棺匠这一行,看上去有点不厚道。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