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相世家卍普明王 发表于17-02-07 22:14:56

  [img]http://image6.club.sohu.net/pic/e6/a092ab4ab1319cc37a2eb721d4b8a6e6.jpg[/img] 《 炼师 》   王茗普 著 现代社会急速的工业物质发展,人的灵魂都被滚滚的欲望淹没,没有人再相信因果,戾气遍布杀盗淫恶业的弥漫,精灵鬼怪到处横行,原本善良的人民都被魔的幻影蒙蔽了双眼,失去了本性,在轮回的业流中,如同浮萍一般消沉在业海的巨浪中不能自拔。   但在红尘的夹缝中,有着那么一群人,他们依然追寻着佛陀的脚步,秉承着佛陀的遗训,在这个苦难的娑婆世界,默默的荷负着菩萨利益众生的精神慈悲奉献,舍身取义忍常人不能忍之苦行,最终战胜了一切魔障炼就了一颗金刚不坏心,最终炼凡成圣修成正果,圆满了菩提之路,我们尊称这些已成就将成就的行者为【炼师】。。。 这里将带您进入那神秘的、不为人知的修道世界,妙舟般若堂王茗普先生正在为您讲述。   为了避免给剧情主人翁带来影响和不便,此书人名编号驻地多以化名代表,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img]http://image7.club.sohu.net/pic/50/6baf7516cc268109e48332758f7ae550.jpg[/img] 第一回:转世 一九四七年,中国豫北大地还是一片战火狼藉,日本占领了中国大片江山,豫北大地上到处修建铁路,残忍杀害中国同胞以至尸横遍野,国人如在人间地狱无片刻安宁。初冬的北方,已是寒风彻骨,一堆堆的落叶和枯枝毫无半点生机,残阳慢慢西沉,带着那最后一点如血的余辉消失在夜幕中,豫北大地的铁路上,这时有一辆日本的战备物资押运车,自北向南缓缓开来,那呼哧呼哧的声音,夹杂着突突冒着黑烟的烟筒,如同怪兽一般要吞噬着一切能阻挡它的人。这时 轰---的一声巨响,前方的铁路被炸开了花,铁轨散落一旁火车被迫停住,铁路边土坳荒草中一声声呐喊响彻天地,那是国民军人冲锋战斗的声音。原来国民政府早就接到了情报,在此伏击抢夺押运战备物资,执行任务的正是国军五十二师四六八团团长王天化,团长带着最得力的干将小马首当其冲进入火车腹部车厢,但是空空的车厢哪里有押送的战备物资,不禁让团长惊除了一身冷汗,忽然车厢外突突传来激烈的日本机关枪的声音,一批批的国民军兄弟瞬间倒在了血泊中,团长王天化敏锐的意思到,这是被假情报欺骗上当了,急忙招呼小马撤离,但火车的前后到处都是黑压压的日本军人,早已阻挡了退路,那前后车顶架起的机关枪扼杀着一切的生命。全团战士看见团长被包围在车厢中,更是红了眼,拼命的想撕开包围圈,激烈的搏杀着,团长王天化看见自己的兄弟一批批的倒下了,更是心如刀绞,拼命阻击着如潮水般包围的鬼子。车厢里干将小马在另外一个门侧为掩体,也拼命的阻击着日本鬼子的进攻,但是寡不敌众,很快身上负了伤,子弹也用光了,鬼子见小马子弹用光了,下了活捉的命令,两队鬼子把团长和小马团团包围在两个单独的包围圈。小马不愧是条血性汉子,虽然多处负伤,依然杀了两个日本兵,最后死在了鬼子的刺刀下,在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冲着团长喊道:“大哥,来世见”。团长王天化一看自己最得力的兄弟被鬼子杀害了,更是如万箭穿心,拼命的往小马那边冲过去,挡在前面的鬼子,瞬间成了无头鬼,无形的杀气冲开了血路,团长赶到小马面前的时候,小马已经不行了,团长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如同烈火要烧毁一切,抱着小马的肩膀很快稳稳放下,拿起了大刀冲向了鬼子,带队的鬼子军官,看到王天化没有投降的意思,下了杀害的命令,就这样王天化被团团围住的鬼子,用刺刀杀害,临牺牲前,王团长死死的盯住日本军官说:“小鬼子,我死也不会放过你”。这场战役最为耻辱,最为惨痛,惨痛的不愿意留下任何信息,全团近1200名战士全部殉国,就是因为一张假情报,让一个团陷入包围圈瞬间覆灭。 [img]http://image7.club.sohu.net/pic/c3/e495085048aef158747fd54888d7ebc3.png[/img] 很快中国解放了,侵略的鬼子被赶出了国门,杀害王天化团长的鬼子军官,也在战场上被炸死。日转云迁转眼到了中国的七十年代,这片大地又恢复了宁静,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在一个小山村里,又见春暖花开的季节,有一位黄姓的老太太这一天非常高兴,逢人便说:“今天夜里梦见有位军官变成了个大胖小子,扑在了她的怀里,看来待产的儿媳妇能生个孙子喽”。果然不出所言,不久儿媳妇生了个八斤八两的大胖小子,并其了个雅致的名字“易枟”,据黄奶奶说,孙子一生下来又白又胖,很是人见人爱,每次吃完奶太阳一照就睡觉,很是乖巧,就这样一睡睡到了四五岁,小易枟平时不爱说话,有客人来,他也不爱叫人,父母常常骂他笨,笨的好像连话都不会说。小易云从生下来就好像跟爸爸妈妈的缘分很浅,浅到爷俩说一句话都要吵,所以小易枟的童年基本上是跟在爷爷奶奶身边度过,小易枟的爷爷是国军宣传团的团长,这为小易枟的童年做了很好的文化铺垫,但是小易枟虽然特别喜欢释儒道经典,却尤其的不爱学习其他课程,据说除了语文课外,其他的课程基本上都在睡觉打架度过,除了睡觉 打架的特长之外,那就是画画了,他画画的本领是无师自通的,从小家里正堂挂的下山虎图都是小易枟画的,画的惟妙惟肖,很难想象那是出自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之手。小易枟不合群,平常不喜欢和普通的孩子成群结队的玩,据说他能一起玩的,都是邻村最坏的孩子头,当有些大人质疑小易枟是不是孤僻的时候,在小易枟嘴里却蹦出了一句话:“燕雀怎知鸿鹄之志”。除了这些之外,小易枟还有一个秘密是不为人知的,那就是他能常常听到另外空间的声音,喜欢一个人发呆,但是那时候他因为太小,却不明白,那些声音想要做什么,但是这个神奇的功能,却在他十二岁的时候,离奇得了一场怪病后消失了。 》》》待续 第二回:离家学道。

般若精舍的花雨满天 发表于17-02-09 13:00:34

第二回:离家学道。 自从失去了那特异的听力后,小易枟就变得更不爱说话了,勉强上了初中,除了睡觉就是打架,整个山村都知道小易枟喜欢打架,但是小易枟的老人缘却尤其的好,也从来不会欺负那些可怜的人,他能打架的多数都是那些引起公愤的社会无业青年,多的时候一天能打五六场架,若受伤了就自己躲在角落里,像头狼一样自己舔伤,没有人知道他想干什么,在上学的过程中,唯一的收获就是认识了汉字,因为认识了汉字,他拼命的读诵那于学习无关的民间古今杂书,那是他唯一的收货。每次考试成绩能混于中流,这是很庆幸的事情。一次无意间在学校小卖部里的一个折叠电话本,吸引了小易枟的眼球,那烫金的电话本背面,印着禅宗六祖慧能大师悟道的偈子: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小易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偈子很喜欢,据说那个电话本他一直带在身边,一带就是十几年。小易枟还有一个兴趣就是喜欢钓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掉不到鱼,与其说喜欢钓鱼,不如说他喜欢那样静静的感觉。 在七八十年代农村,普遍都不富裕,一般的家庭能有三间草房,外加缝纫机就算很不错了,农村的孩子是要从小做事的,要想出人头地,必须上学才有机会。小易枟不爱上学也不喜欢农活经营,但是尤其喜欢看书,那多数是在地摊上弄来的盗版,其中多会错字连篇,语句不通,有学武术的,也有修道的,这个在农村来说是很犯忌讳的,这都归类于不正干一列,很快初中三年转眼到了升学的日子,因为画画的强项,原本升入高中的他,却因为一次打架失之交臂了,在美术考试的时候,小易枟的学校,因为山村的孩子需要到城里考试,在考试的学校有一帮市内的孩子,仗着环境的优越,欺负了小易枟学校的师弟师妹,那一次小易枟听说了,就到宿舍里把欺负师弟师妹的人那帮人打了,据说打的很厉害,整个宿舍都是血,更不巧的是被打的其中一个孩子是校长的亲戚,就这样校长找到了小易枟的父亲,责令退学了,从此没有了学校的滋养,流落于街巷。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不久奶奶 爷爷相继的去世,更让小易枟失去了依靠,爷爷下葬后,小易枟常常对着爷爷奶奶的坟发呆,那时候常常是一瓶白酒浊泪两行,最亲的爷爷奶奶,从此阴阳两隔。   因为常常打架,必然会受伤害,在一次在打架的时候,小易枟被人意外弄断了手筋,他就是那样天天的坐在湖边养伤,一坐就是大半年,没有人安慰,也没有人说话,但对于小易枟来说,那种孤寂也许就是最大的享受。 直到一位老和尚的出现,给小易枟的命运改变了轨道。那是在隆冬的夜里,小易枟正在家中睡觉,忽然被一道金光照醒,他看到房顶上开了一条裂缝,裂缝中透着金色的光芒,随着缝隙和光芒的增大,整个房间瞬间如金色的宫殿一般,在金光中有一位非常 非常庄严慈祥的老和尚,老和尚右手拿着禅杖,左手当胸托着一个紫檀匣子,慈祥的看着他,小易枟赶紧起身给老和尚行礼问讯,老和尚缓缓的把那个黑的发亮的的紫檀匣子送给了小易枟,小易枟双手接了匣子抱在胸前,正欲开口问老和尚为什么要给他匣子的时候,老和尚却笑笑消失了,但是金光迟迟未退,这时小易枟小心翼翼的打开紫檀匣子上盖,一对耀眼的夜明珠赫然出现在匣子里,这可是绝世的宝贝啊,对于小易枟来说,那种心情真是兴奋的无以言表,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很快就恐怖的要窒息了! 这时小易枟听见了院子外面有个女人叫门的声音,小易枟赶紧合上紫檀匣子,抱在胸前来到了院子,此时隆冬的北方除了凄冷的西方风,就是黑压压的夜色,哪里会有人在这么凄冷的深夜跑出来呢!小易枟轻轻的问了声:“谁啊”。门外这时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女声说:“兄弟---开门---是我---”。此时小易枟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已经听出了这个说话的女人是谁了。就是前几天和她对象吵架后,一赌气喝农药自杀的同村二嫂。在民间一直传说,自杀的亡灵,戾气都很重,要寻找替死鬼才能投胎转世,这不禁让小易枟害怕了,别看小易枟平常和人打架无数,但是这真鬼还是头一次见,也不知道怎么搞,不禁有些惊恐问:“你不是死了吗,来这干做什么? 这门外的女鬼说:“我没死啊,来找三婶说说话”。 小易枟说:“胡说,前两天你家还来喊我帮忙,把你送到医院,看你死在了医院里”。 此时门外却传来了阴森的笑声,那笑声比哭的还要凄凉,凄凉的能让所有人都起鸡皮疙瘩的,恐怖气氛一下子笼罩了整个院子。 正在这紧张的时候,易枟胸前抱着的那原本合上盖子的紫檀匣子,忽然自动打开了,两束金光直照在院子的木头门上,那门瞬间的拔地而起有一尺多高,竖立的木板也散开了一道道裂缝,顺着裂缝透过的金光,小易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她火葬时穿的寿衣和绣花鞋,金光罩住的女鬼,也瞬间发出了凄惨的哀嚎声,转眼女鬼消失了,那紫檀的匣子又缓缓的自己合上了盖子,转眼院子又是一片漆黑,惊恐未定的小易枟,抱着紫檀匣子,拖着沉重的双腿,缓缓的回到了房间,拉开了电灯,靠在床头上昏昏的熬到了天亮,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时门外传来了小易枟父亲做生意出门的声音,本来小易枟的父亲做点小买卖,需要帮手,但是小易枟却不喜欢做生意,也不喜欢务农,整天就喜欢研究那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在农村来说,这个是不能被接受的,所以小易枟,天天会被父亲骂,小易枟的父亲,脾气很暴躁,暴躁的一个字说不对就要被骂,据说最长的一次被骂了一天一夜,从早上起来小易枟的父亲就边喝酒边骂,一直骂深夜,小易枟被骂的睡着了,梦里面他梦见一条很大很大的蛇,来咬他,他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却总也逃不掉,他眼看着蛇的大嘴就要把他吞了下去,一惊从梦里醒了过来,这时听见父亲还在门前骂,枕头上师一夜未干的泪水,他就像一颗快要死的寄生虫一样,没人认理解他要干什么,也没有人问过他要干什么,更没有人会在乎他纯不存在,在谩骂中他唯一的想法,就是逃离这个家,他想找到那个老和尚,因为除了爷爷奶奶,那是唯一对他好的人,那是唯一关爱他的师父啊! 要走的那一天,天下着中雨,当时小易枟的父亲和其他村民在不远的窝棚下打着扑克,小易枟没有伞,就那样背着一个帆布包走在雨中,怀里揣着从外面借来的伍佰元路费,他看见父亲远远的看见他,又低下头继续打牌,原来想要告别一声的他,忍住了所有想要说的话,任凭这雨水的冲刷,混杂着泪水,在没有送别的路上孤单而行,如鸟出笼,一路南下,从此浪迹天涯! 》》未完 待续 第三回 尝尽苦难

九重无间鱼 发表于17-02-11 09:44:21

神秘的、不为人知的

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