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0 21:48:30

1,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2,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二部)  3,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三部) 4,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四部) 5,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五部) 6 ,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六部) 7,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七部) 8,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八部) 9,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九部) 10,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部) 11,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一部) 12,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二部) 13,,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三部) 14,,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四部)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0 21:51:36

 我生怕错过任何一个人,眼睛一直盯着下车的位置,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三十七个,三十八个,三十九个…。   待到三十九个后,我发现后面没人了。   怎么回事,程小程呢?   我哪里顾得上那么多,一把朝汽车站内冲了进去,猛地喊了起来,“程小程,程小程!”   周围的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对着我指指点点,不少人骂我是疯子,还有人骂我是傻/逼、神经病,也有骂我没素质的,说我在大庭广众喧哗。   当时的我,一颗心系在程小程身上,哪里会在乎外人的说法,一双眼睛一直在汽车站内寻找。   没有、没有、没有,我没看到她,我真没看到她。   我急了,真急了,又猛地喊了几声,“程小程,程小程!”   “九哥,你是不是搞错了时间,指不定是晚上11点呢?”郎高在边上说。   “是啊,九哥,说不定程小程那辆汽车堵车了,你先别急啊!”杨言拉了我一下,那陈二杯则在边上比划了几下,大致意思跟杨言差不多。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0 21:52:03

我听不进任何话,我只想看到程小程,一份相思十分苦,这种感觉瞬间才充斥整颗心。   就在我失望之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这声音特别好听,比天上神仙的声音还要好听,大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感,那声音说,“九娃,我在这呢!”   一听这声音,我只觉得浑身一怔,全身的细胞在这一瞬间被激发了,一丝一丝地深入皮肤,四肢不由颤了起来,缓缓扭过头,眼前出现一道身影。   一袭翠绿百褶裙,一头如丝绸般的黑发随风飘拂,细长的凤眉,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完美无暇的瓜子脸娇羞含情,嫩滑的雪肌,身材轻盈,脱俗清雅。   有人说,当你爱上一个人时,眼睛就是一把尺子,只需轻轻瞥一眼,便能读懂对方一切信息。   当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她瘦了,眼睛再无学校时那般清秀,隐约有一丝杂质,左边脸颊比学校时要胖了那么一丁点,若说在学校时她属于清秀类,此时的她,有一股成熟女性的稳重,稳重中隐约带了几分调皮。   “小程!”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先前幻想的一切,在这一瞬间,土崩瓦解,此时的我,只想轻轻呼喊她的名字。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0 21:52:29

两年多时间以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呼喊这个名字,这种感觉不言而言。   刚喊出这名字,我感觉眼角有些湿润,两行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看到了   看到了   我终于再看到了日夜所思的人儿,此时就在我眼前,我脑子在这一瞬间,有些乱,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她,更不知道接下来需要说什么,只知道,我想静静地看着她,静静地看着。   “九娃,不认识我了?”她冲我一笑,她的笑如春风拂面,令我精神为之一振。   “我…想…你了。”这四个字,我是带着哭腔说出来的。   入行2年多时间,我一直坚强着,遇到诡事,我忍住,害怕了,我忍住,受欺了,我忍住,不被理解了,我忍住,面对所有事情,我都可以忍住,唯独在她面前,我感觉自己像个孩子一样,我想对她倾诉我所遇到的所有事。   “我也是!”   她微微一笑,走到我面前,张开双臂,两具身体紧紧地抱在一起。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0 21:52:58

我们谁也没说话,就这样抱着。   在这一刻,我感觉整个世界只有我跟她。   良久,她抬手拍了拍我后背,柔声道:“怎么,才2年多时间不见,我家九娃怎么变成爱哭鬼了,这可不像你啊!”   我想解释,可我感觉说不出话来,就静静地看着她。   “傻样,这样看着我干吗!”她挽住我手臂,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   我傻笑一声,紧了紧她手臂,低声道:“你…瘦了…。”   “你也是!”她抬手擦了擦我眼角的泪水,“答应我,这辈子别再掉泪,男人流血不流泪。”   我重重地点点头,对于程小程,此时的我一向是言听计从,在她面前,我感觉我的智商是负数。   坦诚说,论长相,她不及乔伊丝,可我就是喜欢这么一个女孩,不对,应该是爱,一直深深地爱着眼前这女孩。   “九娃,我这次出来只有三天时间,三天后要回西藏!”她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0 21:53:19

“你还要走?”我惊呼一声,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心中有股巨大的失落感,本想与她长相思,却…。   她点点头,“师傅只给我放了三天假!”   “那你从西藏来十堰,这时间?”我问了一句,意思是,她从西藏来十堰,路途遥远,来回三天时间根本不够。   她好似明白我意思,笑了笑,解释道:“这事过后再跟你解释,我们先去你工作的地方!”   我有些不明白她意思,直觉告诉她变了,具体哪变了,我说不出来。   记得上学那会,我们学校放了七天假期,仅仅七天没见,她所表现出来的感情却是好比七年没见,如今两年多没见,她轻言淡语带过这种相思,直接说三天后离开。   我皱了皱眉头,她或许是坐车累了,也不好继续问下去,主要是她对我太重要了,反倒是边上的郎高凑了过来,“九嫂好!”   “你是…?”程小程疑惑地看着郎高。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36:12

我连忙向程小程介绍郎高,“这位是我大哥,郎高,派出所的。”   说着,我又向她引荐杨言,“这位是杨言,外号长毛,本职工作是长沙某医院神经科主任,偶尔会跟着我当八仙。”   “这位是我二弟,陈二杯,说话有些不方便,不过,他有个特殊技能,唱的一手好夜歌!”   待我介绍完他们,程小程一一跟他们握手,又礼貌性地笑了笑,“多谢诸位平日里帮着我们家九娃,他为人有些浮躁,还要仰仗各位多帮衬他。”   “这是哪里话,我们九哥老厉害了,你到八仙宫附近打听一下,谁人不知道九哥年纪轻轻便是一宫之主。”郎高嘿嘿一笑,笑着说。   “是啊,我们九哥可不是当初在学校的毛头小子了,本事大着勒,程姑娘以后跟九哥在一起,尽享福。”杨言在边上来了一句。   至于陈二杯,由于语言障碍,在边上一直唔唔的叫着,手头不停地比划着,我则负责当翻译。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37:40

我们几人大概聊了一会儿,由于程小程要求去我上班的地方,我也不好否定她的意见,就领着他们先在城里吃了一顿,然后直接搭车去镇里。   在吃饭的时候,我好几次想找程小程说话,她一直保持着微笑,就是不说话。   这让我心情跌入谷底,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她以前话特别多,特别是跟我在一起时,她像管家婆一样一直喋喋不休,而现在,她变了。   我不知道这是好的变化,还是厄运的开端,就觉得眼前这程小程,有些陌生,有些看不懂。   发现这一情况,我想找个机会问她一声,令我失望的是,她好似一直回避我,直到打算去镇里时,这种情况才稍微好转一些。   “九娃,跟我说说你这两年的情况!”坐在大巴上,我跟程小程坐一排,郎高他们为了给我们创造机会,他们三人坐在大巴最后面。   我想了一下,按照我原本的意思是跟她全盘托出,毕竟,她是我最爱的女人。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38:12

 但,她的一个动作,令我打消了这个念头,甚至开始怀疑她来找我的目的。   她见我没说话,皱了皱眉头,说:“九娃,听人说,你有本书籍《六丁六甲葬经篇》,能不能借我看看。”   听着这话,我整颗心坠入到冰谷,她变了,真的变了,以前的她,只要我一提六丁六甲,便会沉着脸色训斥我,骂我不学无术,玩物丧志。   当时的我,一心想着六丁六甲倒也没怎么在意,而现在时过境迁,她主动提起六丁六甲,我却早无当年那股淡然,多了一份考虑。   “没带在身上!”我轻声回了一句。   “这样啊,能不能回家拿过来给我看看!”她盯着我说。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38:34

 我想了一下,以我对她的感情,自然可以回家瞧去拿。   但,此时的我,却多了一份心眼,主要是一路走来,我吃了不少暗亏,看待事情早无当年那股幼稚劲,就问她:“你要那书干吗?你以前不是最讨厌六丁六甲吗?”   她笑了笑,解释道:“你我已不是当年上学的孩子,皆是成年人,我们考虑问题要从长远来看,我听蒋爷提过你的事,想见识一下,那本书的神奇。”   我嗯了一声,正准备说话,那郎高忽然走了过来,朝我打了一个眼色,示意我到他那边去。   我抬头瞥了车内一眼,人不多,还有挺多空位,便走了过去,找一处空位走了下去,至于程小程,则一直对着我笑。   刚坐下,郎高低声道:“九哥,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问他:“咱俩啥关系了,有啥话不能讲的。”   “我讨厌她,她不如乔姑娘百分之一。”郎高很直白地说出他对程小程的感觉。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39:07

 我皱了皱眉头,也不说话,毕竟,这是他对程小程的感觉,并不代表我。   于我来说,爱上一个人,即便她浑身缺点,在我眼里那些缺点不再是缺点,而是优点,就如一句话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此时的程小程在我眼里就是那个西施。   “九哥,作为大哥,在感情方面,我必须提醒你,别因为感情而做出错事。”郎高拍了我肩膀一下。   我说:“她不是这样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最后留一手,别被她给阴了。”郎高越说越过分。   我想发脾气,任哪个男人听到自己兄弟说女朋友坏话,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不爽,我也不例外,就说:“大哥,我心里有分寸。”   “你有啥分寸?”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43:07

 郎高瞪了我一眼,“九哥,不是我说你,你现在就是一花痴,完全被程小程给迷惑了,你应该知道她这辈子不能沾红尘,就算你再爱她,又能如何?”   我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但,心里依旧想着程小程,既然爱,自然要深爱下去。   “九哥,这样吧!你冷静一下,无论她向你提什么要求,你都以借口岔开,我相信时间会证明我的猜测。”   说到最后,郎高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听完他的话,我整个人有些懵了,一方面是我大哥,他的话颇为有理,一方是我最爱的女人,她的变化我又何尝不明白。   但,我依旧选择相信程小程,我相信她对我的感情不会变,也相信我们会有一个好结果。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43:46

于是乎,我匆匆跟郎高说了几句,再次回到座位上,那程小程问我,郎高跟我说了些什么,我随意扯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开始打听她这两年的生活。   她给我的答案给模糊,说是她在西/藏过的很好,很多人照顾她。   我想起当时跟她离开时,还有一人,朱开元,就问她:“对了,小程,朱开元呢?他现在在哪?”   说实话,我并不是故意提及朱开元,而是想到这个问题,稍微提及了一下。   而她给我的反应很奇怪,她白了我一眼,“九娃,我们俩人在一起,能不能不提他?”   我嗯了一声,也没多想,但,她接下来的一句话,令我醋意大发,她说:“母亲对他印象不错。”   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你呢,对他印象怎样?”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瞥了一眼窗外,淡声道。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44:35

  我隐约有些明白这话的意思,但,不敢确定,本来想继续问下去,我陡然想起程小程还有个亲生父亲,就把这个问题跟她说了出来,让她有时间去看看她的亲生父亲。   她淡声哦了一句,便没了下文。   我以为是我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得罪她了,就问她:“小程,你是不是生气了。”   她摇摇头,笑道:“没有,我怎么可能生九娃的气。”   就在我们交谈之际,大巴已经缓缓驶入镇里,我们几人先后下了车,按照我意思是先带程小程去我租的房子看看,她说,“不用了,先带我去八仙宫吧!我想第一时间了解你的工作。”   “程姑娘,我们的房子入不了你的法眼?”   那郎高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直接来了这么一句话,就听到程小程回了一句,“看惯了佛,再看俗世中人,的确有些入不了法眼。”   “小程!”我面色有些不对,立马制止她,以前跟她在一起时,郭胖子经常开类似的玩笑,她从未当真。   可,此时无论是语气,还是态度,无一不在证明着她变了,甚至能感觉她反感我身边所有人,就连我在内,她也是如此。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48:37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九娃,你没去过西、藏,你不懂那边的佛,当你看惯了佛,再看世间一切,你会有另一番领悟。”她看着我说。   我皱了皱眉头,就听到郎高说,“既然入不了您的法眼,那就不麻烦您了,车站在那边,您请便,我们不伺候了。”   一听这话,我暗道一声不好,连忙插话,“大哥,她可能是乘车累了,说话没个分寸,你莫放在心上。”   说着,我又朝程小程说,“小程,你也正是的,郎高好歹是我大哥,你说话也太…。”   “怎么?我说错了吗?”她笑了笑,双眼盯着我。   不知道是我看错了,还是产生幻觉了,我在眼神中看到一丝厌恶,这让我整个人愣在那,束手无措,她变了,她真的变了。   如果说,她已经变了,那么她这次回来是干吗?   闪过这念头,我看向她的目光充满无奈,想跟她掏心窝地说几句,可,看着眼前这日夜所思的人儿,我不知从何说起。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49:16

 最终只能深叹一口气,“你既然想去我上班的地方,那便去吧!”   她面色一喜,点点头,冲我笑了笑。   由于郎高跟程小程有点不对头,那郎高说他有事需要回家一趟,我以为他是回我们租的房子,却万万没想到,他回的是湖南。   随着郎高这一次的离开,我足足一年半没见到他人,直到08年的冬天,他方才出现。   在这一年半的时间内,我曾多次打探他消息,他却像是从人间消失了一般。   我以为他是因为程小程的事跟我赌气离开。   见面后,他告诉我,他去了那个地方。   我问他,那个地方是哪个地方,他死活不说,就说这辈子再也不去那了。   待郎高离开后,那杨言好似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匆匆跟我说了几句话,说是要回长沙了,让我有空给他打电话。   听着杨言的话,我产生一股挫感,感觉自己众叛亲离了,一股孤伶感油然而生。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51:40

令我舒心的是,陈二杯一直站在我边上,既不比划动作,又不开腔,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边上。   就这样,我们三人在镇上租了一辆车直接去了八仙宫。   当我们来到八仙宫时,时间已是下午六点,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远处的村庄开始拉亮了灯泡,发黄的光线撒在路面,有股乡村的气味,空气中满是泥土的芳香。   “小程,这就是我上班的地方,我在这里最大。”   我像小孩一样炫耀着,主要是想让她对我刮目相看。   她轻哦一声,抬步朝里面走了进去,我跟了上去。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09:52:51

 宫内,两名八仙坐在中间,好似在聊天,最里面是八尊八位神仙的神像,两边贴满了一些关于那八位神仙的图形,每张图形上面都佩了一些字迹,大致上是记载一些关于八位神仙的传说,再里面一些位置堆放了一些装修剩下的杂物。   见我们进来,那两名八仙站了起来,一见是我,连忙凑了过来,“宫主,您回来了。”   我认识这两位八仙,好似跟李建刚挺熟,在盖这八仙宫时,我跟他们俩聊过几次,对他们印象还算不错,是本本分分的八仙。   我嗯了一声,跟他们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程小程,又向程小程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们俩。   “宫主夫人好!”那两名八仙一脸恭敬地看着程小程。   “你们好!”那程小程也不反驳,微微点头,态度却给一种高冷的感觉,这让那两名八仙有些尴尬,但,看在我面子上,他俩也没说什么,跟我告了一个别,匆匆离开八仙宫。   “九娃,你平常就在这里上班?”那程小程指了指八仙宫最里面的位置,淡声问道。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10:00:58

 我嗯了一声,解释道:“这八仙宫去年才开始动工,现在就剩下一些扫尾工作,估计年中能彻底搞好!到时候肯定会比现在更漂亮,人气也会更好!”   “是吗?”她淡淡地回了一句,也不再跟我说话,朝八仙宫里面走了过去,眼睛一直环视着八仙宫,时而摇头,时而叹气,时而传出几句话,“这大堂没有西/藏,那么气派。”   “这神像太小家子气了,不如西/藏那边霸气!”   “这房屋涉及太烂了,没西/藏那边有新意。”   “这里屋太脏了,西/藏那边的垃圾箱都比这干净!”   听着这些话,我有些郁闷了,考虑到她是我初恋,我忍了,但,她接下来的一句话,令我忍不了。   她叹气道:“什么破八仙宫,还以为多好,也不过尔尔而已,特别是那八位神仙,给人一种欠骂的感觉。”   我火了,真心火了,声音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小程,适可而止,这是八仙宫,不要对八位神仙出言不逊。”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10:01:36

 “怎么?受不了?”她抬头瞥了我一眼,笑道:“莫不成因为这八尊破神像,你要与我分道扬镳?”   一听这话,我瞬间焉了下去,面对她,我感觉自己所有的脾气,在这一瞬间全没了。   多年后,我回想起这一幕,不由苦涩的很,或许爱情就这样吧!容易令人失去最基本的思考能力。   当爱到深处时,甚至会迷失自己。   多少情侣为此走入歧途,又有多少情侣因爱生恨,造成多少惨案!   爱情之所以动人,是因为它有美的一面,宛如毒/品,渗入骨髓,令人欲罢不能,不能自我,又如鲜花般,开花结果,令人整个人被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包裹着。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10:02:31

那时的我,就处在这种情况,眼里只有她,她的一举一动决定我的喜怒哀乐悲,她的一眸一撇主宰我人生的走向。   傻,   真心傻,   但,每个人都是从那个年纪走过来。   谁不曾年轻过,谁不曾为爱痴狂过,谁不曾深陷过?   那程小程见我没说话,满意的笑了笑,“我饿了,给我弄点晚饭!”   我嗯了一声,立马朝八仙宫外面跑了过去,又给李建刚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准备一些饭菜送到八仙宫,他问我原因,我说程小程来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10:02:58

 他听后,立马保证,1个小时内,十大碗菜送到八仙宫。   这让我心里产生了些许愧疚感,但,考虑到程小程,我强压心中那股愧疚感,朝李建刚说了一声谢谢。   他说:“宫主,讲么子谢谢勒,宫主夫人来了,我们这些八仙理应这样,对了,你女朋友有没有什么忌口?”   我想了一下,念书那会,她好似什么菜肴都能吃,就说:“没有!”   他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待挂断电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程小程的感情,好似多了一种很复杂的东西,有种心累的感觉。   挥去心头那股感觉,我朝八仙宫里面走了过去,就见到程小程对陈二杯说,“二杯,你为什么是哑巴?为什么不能说话?是不是坏事做多了遭报应了?我劝你信佛,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   “小程!”我怒了一声,“二杯不是哑巴,他只是交流障碍,去医院治治就好了,另外,他为人较善,从未干过伤天害理之事。”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10:03:38

 那程小程一听我的话,一手衬着下巴,问我:“他既然没干伤天害理之事,又怎么会变成哑巴,肯定是偷偷摸摸干了,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我…”我有些无语了,玛德,这什么逻辑,哑巴跟伤天害理有关系?   她见我不说话,又开口了,“九娃,你难道不这样认为?”   我脸色一沉,正准备开口,那陈二杯一把拉住我,朝我比划了几个动作,意思是让我别跟她吵架。   我一把摁住他手臂,“二杯,你别劝我!”   他急了,连忙比划了几下动作,意思是,我若替他出头,他立马离开,以后再也不回八仙宫了。   我当时的心情是郁闷的,纠结的,一别两载,早已物是人非,或许是我一直自以为是的认为,我们的感情一直停留在高中时,又或许是我自作多情,更或许社会足以改变任何一个人。   于是乎,我强忍心头的不快,也不说话,就跟陈二杯坐在一起,至于程小程则一直盯着宫内的神像。   那陈二杯悄悄拉了我一下,又朝我比划了几下,意思是让我跟程小程坐一起。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10:06:10

我直接给拒绝了,就是刚才这一幕令我对程小程的感情产生了一种迷茫,我是爱她这个人,还是爱念高中时的程小程。   我不知道答案,就知道心里有点乱,乱到毫无头绪。   就这样的,我们三人坐了一会儿,那程小程忽然走了过来,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九娃,还记得我们学校的郭胖子么?”   我怎么可能忘了郭胖子,就说,“记得啊,他现在在衡阳办公司时!”   说到郭胖子,我陡然想起他吸丨毒丨的事,就打算明天或后天直接去衡阳,必须先搞定这事,不然,郭胖子这人就特么废了。   若不是程小程在这,我甚至会立马起身去衡阳。   “他以前追过我,还想泡我!”   她天真无邪地盯着我,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1 10:06:46

 这笑容在我看来,有几分讥笑之意在里面,立马说:“不可能,郭胖子知道我跟你的事,他怎么可能泡你。”   “真的,她追过我很多次!”   说着,她坐在我边上,继续道:“不过,他还没我家九娃好!”   听着这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内心产生了一种恶寒,郭胖子的为人我最清楚不过,他好/色丝毫不假,但,面对大事,他一直有着自己的底线,也就是说,这程小程是故意挑拨我跟郭胖子的关系。   再联想到郎高他们,我脑子生出一种感觉,她不会是来挑拨我的人际关系吧?   很快,我压下这股念头,不会的,程小程不是这种人,肯定是错觉。   但,这股念头如春后小草疯长,不到一分钟时间,这股念头已经布满大脑,我动摇了,我开始动摇对她的爱,开始动摇她来十堰的目的。   闪过这念头,我抽出被她挽住的手臂,低声道:“小程,你变了!”   “变了吗?没有啊,我一直就这样!”她诧异地瞥了我一眼,“九娃,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