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37:33

1,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2,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二部)  3,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三部) 4,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四部) 5,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五部) 6 ,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六部) 7,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七部) 8,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八部) 9,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九部) 10,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部) 11,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一部) 12,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二部) 13,,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三部) 14,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四部) 15,扒一扒农村抬棺那些事:抬棺匠 (第十五部)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43:09

不待他话说完,我立马插话道:“你意思是这尸身成精了?”   他死劲晃了晃脑袋,“不是,而是一种很玄的东西,我说不出来那种感觉,按照师傅的意思,遇到这种尸身,最好避而远之。”   我一听,这游天鸣是唢呐匠,应该鲜少接触这类尸体才对,他师傅怎么会跟他说这样的话,这不符合逻辑啊。   那游天鸣好似看出我意思,就说:“九哥,自从决定跟你后,师傅曾找我聊过一次,说是你会遇到一具不腐烂的尸身,那一次会死好多人,甚至会死一个与你亲近之人,有可能是我,也可能是胖子,还有可能是陈天男跟杨大龙。”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一直盯着我,嘴唇发乌。   对于他师傅的话,我以前怀疑过,但,自从上次的事后,我对他师傅的话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主要是他师傅所卜算出来的事,太准确了,根本就没出过错。   这下,我有些害怕了,从接受这人皮棺以来,怪事不断,我一直担心我身边的人会出事,现在听游天鸣这么一说,我心里直打鼓,甚至想过放弃。   那游天鸣见我没说话,又说:“九哥,要不…我们跑吧,万一真应验了,我…”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44:32

他话还没说完,我罢了罢手,脑子乱糟糟的,若说跑!感觉对不起抬棺匠这个行业,更对不起杨大龙,若说不跑,游天鸣师傅已经说过了,这次会死我身边的亲近之人。   考虑一番后,我心中有了选择,就说:“天鸣,你带着郭胖子等人先走,我留下来一个人处理。”   “不行!”那游天鸣直接拒绝我的提议,“现在棺材已经出现异像了,留下来只是找死。”   我面色一沉,“天鸣,还记得我们的行业规矩么,倘若我走了,这棺材怎么办?主家他们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   “九哥,我知道你把行业规矩看的比自己生命还重,可…可…可眼下是必死之局,留下来只是白白送死。”他面色一紧,一把拉住我就准备跑。   我深呼一口气,叹气道:“别说了,你带着郭胖子他们走,我一个人来办这事。”   说完,我朝郭胖子他们喊了一声,“郭胖子,把天鸣拉走!”   那郭胖子一听我的话,立马跑了过来,我怕他看到棺材的缝隙,就用身子抗住那缝隙,然后说:“把天鸣带走!”   说着,我朝游天鸣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别告诉郭胖子他们。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45:15

那游天鸣显然不想走,支吾了好长一会儿,最后一咬牙,也不说话,就跟郭胖子朝坟场边上走了过去,令我郁闷的是,他们站在坟场边上,并没有离开。   我一狠心,眼下这种情况,必须将他们赶走,否则,一旦游天鸣师傅的话应验,我TM就算是死,也补偿不了他们的命,就冲游天鸣喊了一声,“天鸣,别忘了初心!”   那游天鸣一听我的话,应该是明白我意思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郭胖子他们的,一行四人就朝回村的路上走了过去。   待他们离开后,我深呼一口气,心里感觉怪怪的,有股说不出来凄凉感,就提着电筒朝棺材那边照了过去。   这一照,我懵了,彻底懵了,全身的鸡皮疙瘩在这一瞬间全部冒了出来。   只见,在我身后站着一具尸体,那尸体没有脑袋,浑身上下血淋淋,像是刚被剥皮了一般,浑身上下散发一股极强的血腥味,最为诡异的是,那尸体张开双臂直愣愣地指着我这个方向。   起先,我以为是人皮棺里面的尸体跑了出来,定晴一看,棺材好好的,棺材盖依旧在上面,也就是说,眼前这具尸体并不是棺材内的尸体。   那么问题来了。   这尸体哪来的?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46:50

一时之间,我也顾不上害怕,伸手朝尸体摸了过去,入手黏糊糊的,应该是血液,用力推了一下,哐当一声,那尸体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玛德,咋回事,怎么会忽然冒出一具尸体。   就在我疑惑这会功夫,边上的棺材板忽然向上翻了一下,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然后从棺材里发出来阴森森的怪叫声,那声音令人不寒而栗,有点像是青蛙的呱呱叫。   我脚下一软,差点摔倒了,嘴唇直打颤,记得第一次抬棺时,也是棺材发出声音,只是,那一次是有活人在里面,而这次绝对不可能有活人,要知道这棺材已经埋了好些年头。   活见鬼了,怎么会这样。   我暗骂一句,强忍心头的害怕感,颤颤巍巍朝棺材那边走了过去。   来到棺材边上,我二话没说,立马跪了下去,对着棺材重重地磕了几个头,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一些好话。   也不知道是我的话起作用了,还是咋回事,那棺材陡然就稳定下来不抖动了,我立马又朝棺材磕头,点了一些黄纸、清香烧在那。   待烧完黄纸后,我壮起胆子,朝棺材内瞥了一眼,里面还是那样,跟先前看到的情况一模一样,这让我大大地松出一口气,只要人皮棺不出问题,这次的迁坟就还有搞头,否则,我估摸着真会把小命丢在这。   当下,我也没再搭理棺材,就朝先前那尸体看了过去。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48:37

  说实话,干了这么长时间的八仙,对于这类尸体,我已经免疫了,若不是陡然出现,我压根不会害怕。   来到尸体边上,我仔细看了一会儿,从尸体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刚下葬没多久,我捞起手电筒对着尸体四肢看了看,又检查了一下尸体的脚踝,我记得老王曾经跟我说过,说是要判断尸体死亡时间,脚踝处的痕迹最为准确。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尸体腐烂程度会受气温影响,很难判断死亡时间,唯有脚踝处的二指骨与脚底板的距离,会随着死者死亡时间而变动。   当下,我量了一下距离,就发现这尸体死亡时间大概是一周前。   这让我一下子就愣了,一周前,被剥皮,莫不成这尸体是杨大龙某个亲戚?   不对啊,要是杨大龙的某个亲戚,这浑身的鲜血又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造成这种鲜血淋漓的效果,唯有刚剥皮的尸体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闪过这念头,我抬手擦了擦尸体的鲜血,令我郁闷的是,那些有鲜血的地方,只要手指一擦,立马会露出一层菜叶青的肉。   要是没猜错,这鲜血应该是人为泼上去的,说白点,这尸体忽然出现在这里,应该是有人搬过来,故意放在这。   可,如果是人为的话,我先前跟游天鸣一直在这啊,并没有看到有人来过。   一想到这个,我脑子乱糟糟的,压根搞不清楚是怎么个情况?   玛德,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   我暗骂一句,站起身,在坟场找了一床凉席,又将尸体移到凉席上,然后裹起来,最后烧了一些黄纸、清香在尸体边上。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49:27

当我做完这一切,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1点的样子,一阵困乏感袭来。   我打了一个哈欠,就准备休息下,至于尸体跟棺材的事,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由于有了先前的意外,我不敢离棺材太远,主要是怕有人过来捣乱,就将睡觉的东西搬到棺材左侧,然后将鲁班尺放在边上,双手叠在脑袋后面,就准备睡觉。   这一晚上,睡得还算安稳,除了半夜时分有些阴冷感,倒也没啥事发生。   翌日,早上六点多的时候,我醒了过来,就感觉边上好似有什么东西,黏糊糊的,一睁眼,我边上躺着一具尸体,那尸体没有头颅,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迎面扑来,呛得我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扭头一看,我头皮发麻,四周横七竖八地摆满了尸体,那些尸体都没有头颅,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的。   这下,我再也受不了,大骂了起来,“玛德,哪个缺德的龟孙子,干这事也不怕被旱天雷给劈了。”   骂了好几句,我特么也是真火了,誓要找到背后捣鼓那人,就朝那些尸体看了过去,情况跟昨天晚上一样,这些尸体都是被人淋了鲜血。   我骂骂咧咧地将这些尸体弄好,大致上数了一下,一共十一具尸体。   这让我立马确定下来,这十一具尸体应该是杨大龙的亲戚,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人砍掉了脑袋。   玛德,到底是谁在捣鬼,把十一具尸体搬到坟场有何用意?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56:29

 若说那人只是单纯用尸体来吓我,绝无可能,毕竟,作为八仙,胆子肯定比普通人要大很多,单凭这些尸体绝对吓不到我。   如果不是用这些尸体来吓我,那么,那人把尸体搬到这边来干嘛?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一阵噪杂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扭头一看,大概有七八个人走了过来,都是杨大龙的那些亲戚。   他们一见坟场那些尸体,立马跪了下去,痛哭起来,我问他们原因。   他们说,昨天夜里作了一个梦,梦到他们儿子女儿的尸体被人挖了出来,放到坟场这边了。   我一听这话,脑袋嗡嗡作响,就问他们,“有没有梦到其它东西?”   “还有个石雕像,那石雕像没有脸。”说话这人是杨大龙的二伯,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我稍微想了一下,石雕像、偷尸、剥皮、十一具尸体、十一口坟、这中间是不是有着某种联系?   当下,我也不敢大意,先安慰他们一番,然后又告诉他们,中午十二点开人皮棺,让他们准备一口新棺材到坟场这边来。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57:31

 或许是因为后人尸体被挖的原因,他们的兴致不是很高,随意的嗯了一声,抱着尸体在那痛哭。   对此,我也不好说什么,就给杨大龙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赶紧过来主持大局。   那杨大龙二话没说,立马同意下来。   当杨大龙来到坟场时,时间是早上八点。   一见他,我立马跟他说了一下开棺所需的东西,又告诉他有哪些忌讳。   说到最后,我实在忍不住心头的疑惑,就问杨大龙,“二哥,郭胖子他们走了吧?”   他嗯了一声,“都走了!”   我又问:“游天鸣跟他们说啥了?”   他说:“天鸣跟他们俩说话时,把俺支开了,俺没听着,不过,三弟,这事要是真邪乎,你…”   不待他说完,我罢了罢手,“赶紧去准备吧!记住,新棺材要用柳树,至于你亲戚那些后人的尸体,按照我的意思是,先用凉席裹着放在坟场边上,待处理完人皮棺后,再下葬,不然,我担心人皮棺会发生什么意外。”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58:45

说完,我朝他那些亲戚看了过去,心里苦涩的很,只觉这人皮棺背后应该隐藏着什么,否则,绝对不会闹出这么多事,我甚至怀疑,杨大龙一大家人应该是被某人利用了。   一想到这个,我又朝杨大龙说了一句,“二哥,若是可以的话,准备齐东西后,我想让你所有亲戚聚在一起,我有些问题想问他们。”   “怎么了?”他问。   我也没隐瞒,就把这些尸体以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他听后,眉头一皱,沉声道:“你意思是有人在暗中捣乱?”   我嗯了一声,“二哥,你试想一下,从接手人皮棺以来,先是你的那些亲戚莫名其妙的剥皮,后是莫名其妙滚过来一颗圆石,再后来又发现一座雕像,而雕像下面正好是十一个头颅骨,十一张人皮,而现在你那些亲戚的尸体又被人偷挖到坟场,偏偏又是全部被砍掉脑袋。”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59:11

他微微一怔,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又朝他那些亲戚看了看,低声道:“三弟,你有没有怀疑的人选?”   我想了一下,也不打算隐瞒他,就拉他到一边,低声道:“二哥,我也不隐你,你那十一个亲戚的死,二杯动过手脚,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们的死,绝对不是二杯直接造成的,这中间应该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阴谋在里面。”   他一愣,声音有些不自然,就说:“你意思是俺们家的亲戚之所以会惨死,与二杯有关系?”   我点点头,又立马摇了摇头,“有关系,但绝对不是二杯造成他们的死,二哥,你跟二杯认识也有段时间,你看他像那种心狠手辣之人么?”   我这样说,是因为出于对陈二杯的相信,至于二杯说的,为了让我活下去,别说弄死十一个人,就算弄死所有人也在所不辞。   我总觉得他这话有些夸大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6:59:35

 当然,这种夸大不是说陈二杯说假话了,而是陈二杯在隐瞒着什么,应该是怕我去触碰那东西,他故意把这十一人的死扯到自己身上。   一想到这个,我愈发肯定心中的想法。   等等,如果说陈二杯在隐瞒什么,也就是说,他应该知道这人皮棺的一些秘密,否则,他决计不会这样。   顿时,我只觉一个脑袋两个大,这一切的一切牵扯的太广,甚至让人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整口人皮棺的背后绝对有人在暗中操控这一切。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0:34

我这边正在考虑陈二杯的事,而杨大龙则一直盯着我看,眼神怪怪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时间,他轻声哦了一句,“三弟,俺相信你。”   听他这么一说,我松出一口气,就说:“二哥,相信我,绝对会还你亲戚一个公道,倘若那些人的死真是二杯导致的,我给他们抵命。”   说着,我转身朝人皮棺走了过去。   大概走了三步,我停下脚步,朝杨大龙看了过去,本来还想招呼几句,但是想到他一下子可能接受不了这事,也没再说话,径直走到棺材边上。   而杨大龙则叹了一口气,朝村内走了过去,想必是准备东西,毕竟,正午十二点就要开棺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1:09

 至于为什么选择12点开棺,原因很简单,人皮棺煞气重,而正午十二点是一天当中阳气最盛的时刻,我是打算借用这个时机压制人皮棺的煞气。   就这样的,我在棺材边上一直守着,杨大龙那些亲戚则先后从悲伤中走出来,将那些尸体用凉席裹好放在坟场边上。   大概是中午十一点的样子,所有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热闹一下气氛,杨大龙请了当地一些唢呐队,又请了八名八大金刚过来抬棺。   所以,整个场面看上去还算热闹!   “三弟,你说的柳木棺材没有,只有柏木棺材,你看行么?”待所有人到齐后,杨大龙朝我问了一句。   我一想,柳木棺材跟柏木棺材倒没啥差别,就说:“行!”   话音刚落,那八大金刚走了过来,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为首那人缓缓开口道:“你就是陈九?”   我抬头瞥了那人一眼,五十来岁的年龄,国字脸,身材偏瘦,整个人给一种憨厚感,就说:“老先生,有何指教?”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2:27

 他一笑,也不说话,他边上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好似想说啥,不过,被那人瞪了一眼,也不说话,眼睛一直定盯在我身上。   对此,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我第一次与北方的八大金刚办事,很多礼俗不同,一些抬棺材的方式也不同,好在我这次只负责开棺,倒没啥冲突,那八大金刚或许也是看中这点,这才没跟我翻脸。   在漫长的等待中度过接近一小时,眼瞧就要到12点了,我让杨大龙在人皮棺上方架了一个帐篷,后是让八大金刚围在棺材边上,最后让杨大龙那些亲戚转过身后,我则一手持菜刀,一手提鸡公站在棺材前头,只待12点的到来。   要说时间这东西,也是奇怪的很,欢快时,那时间唰唰的就过了,等待时,却是难熬万分。   在这种煎熬中,过了好长一会儿时间,宛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陡然,那杨大龙冲我喊了一声,“三弟,十二点整了。”   我嗯了一声,立马将手中的菜刀猛地朝人皮棺上拍了一下,哐当一声。   待声音落地,我拉长嗓门喊道:“葬在荣华池,长居富贵门,灵魂归佛字,千古德犹存。”   喊完这话,我拿菜刀又朝人皮棺拍了六下,加上之前那一下一共拍了七下。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3:06

 这拍七下,用八仙的话来说,就是拍七,同音排挤,寓意着阳间不欢迎死者,让死者在阴间好好待着,莫出来作怪害人。   而一般开棺,只会拍一下,其意是,拍掉棺材的煞气。   可,眼下这人皮棺不同于一般棺材,所以,我拍了七下。   那八大金刚好似看出我用意,一双双眼睛盯着我,也不说话,倒是领头那人,看向我的眼神,有一丝期待。   我不知他在期待什么,也没时间去考虑他的想法,立马将手中的公鸡举起,在人皮棺的头部往左边转三圈,然后是往右边转三圈,最后用菜刀在鸡脖子上拉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菜刀太钝了,还是咋回事,一刀下去,那鸡公愣是不出血。   我心里咯噔一声,先前一直担心开棺会出意外,没想到此时真的出意外了,我扭头朝杨大龙看去,就看到他嘴巴直哆嗦,估计是看出情况不对了。   我心头一狠,照这情况看下去,这人皮棺即便在外面凉了一晚上,煞气依旧重的很,也顾不上那么多,再次用力拉了几下,结果跟先前一样,愣是不出血,最为怪异的是,那鸡公在我手里,就好似被什么东西迷惑一般,既不扑腾翅膀,也不鸣声。   这一幕吓得那些人脸色惨白,愣是没一个人敢开声,一个个都看着我。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4:05

 “三弟,这…这…”那杨大龙走到我边上问。   我想了一下,也不好回答,就让他找一块柳木砧板过来,他问我找砧板干吗,我说,杀鸡。   那杨大龙二话没说,立马转身朝村内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功夫,他手里提着一块柳木砧板过来。   我从他手里接过柳木砧板,围着棺材转了三圈,一边转着,嘴里一边说着好话。   待三圈下来,我将柳木砧板放在棺材前头,最后将鸡公摁在砧板上,举着菜刀,照着鸡公的鸡头就砍了过来。   手起刀落,只听到砰的一声,鸡头立马跟鸡身分了家。   霎时,鸡血噗哧一声,飙了出来,淋了我一身鸡血。   我之所以砍鸡头,是因为这坟场的尸身全部没有脑袋,说白了,都是一些无头尸,我琢磨着无头尸应该对应无头鸡,唯有这样才符合这坟场的规矩。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4:28

“二哥,拿碗!”我也顾不上身上的鸡血,朝杨大龙喊了一声。   那杨大龙也是个角色,在面对这种情况时,愣是没害怕,拿起碗就朝我递了过来。   我接过碗,足足装了满满的一碗鸡血,那鸡血隐约有些热气冒出来。   按照平常的规矩,这鸡血应该第一时间敬天、敬地,最后敬死者,考虑到人皮棺煞气实在太重,我根本不敢按照寻常的路子来,端起鸡血,朝东方作了三个揖,然后撒了一些鸡血,再朝西方作三个揖,撒一些鸡血。   最后的敬死者,我没做,而是端起鸡血泯了一口。   “三…弟,你这是干吗呢?”那杨大龙一见我喝鸡血,嘴里直哆嗦。   我解释道:“鸡血阳气重,我怕等会开棺的煞气会冲到我们,最好每人都泯一口鸡血,免得到时候中了煞。”   说着,我把鸡血朝他递了过去。   那杨大龙一愣,估计是害怕了,愣是不敢接,整个场面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令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杨大龙愣神这会功夫,那领头的八大金刚走了过来,从我手中拿过鸡血碗,猛地喝了一口,就说:“陈九,俺相信你。”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5:04

 我一听,诧异地看了看那人,按照我最初的想法,我们八仙跟八大金刚不对头,说不上见面分外眼红,但至少会找我一点痛快的事,没想到的是,这人居然会是第一个喝鸡血。   我感激的朝他说了几句,大致上是说他识大体,懂轻重。   他一笑,就说:“俺刘文选别的本事没有,这眼力见还是有得,俺相信你不会害俺们。”   说着,那刘文选又将鸡血朝另外一些八大金刚递了过去。   待那些八大金刚喝完鸡血后,大概只剩不到三分之二的鸡血,我对杨大龙说,“二哥,我…”   我话还没说完,那杨大龙端过鸡血碗泯了一口,紧接着眉头皱了起来,就问我:“三弟,俺家那些亲戚要喝么?”   我嗯了一声,就说:“最好都喝一些,对了,等会开棺时,让他们切莫回头看!切记!”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5:28

 很快,那杨大龙端着鸡血碗就朝他家那些亲戚走了过去,而跟八大金刚则守在人皮棺边上,由于刚才喝鸡血的缘故,我跟那刘文选也没了先前那么拘束了,偶尔会开口说几句话,都是一些关于人皮棺的事。   他问我:“陈九,开了人皮棺以后,这棺材打算处理?”   我说:“烧了吧!”   他想了一下,“烧了不太不好吧,毕竟,这人皮棺内层肯定是镶了一些人皮,若是直接烧了,会不会影响到坟场的风水?”   我懂他意思,一般人皮棺所用的人皮,多数是从别的死者身上剥下来的,说白了,看似烧人皮棺,实则是在烧另一具尸体。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6:11

 一旦牵扯到尸体,这烧棺材肯定需要一番仪式。   当下,我支吾一句,“依你之见,应该怎么弄?”   他笑了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自然要举办一些仪式,最后再将人皮棺葬入墓穴,立一块无字碑!”   我一听,立马就纳闷了,要是没记错,这边都是以火葬为主,而听这刘文选的意思,好似比较看重入土为安,就问他:“你不怕某些人看你不顺眼?”   我这话是暗指王木阳,毕竟,王木阳是北方这边的掌舵人,一般大小丧事都会有他的耳目。   那刘文选苦笑一笑,也不说话。   见此,我也不好深问下去,就跟他随意扯了几句生活上的事。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6:33

很快,那杨大龙走了过来,说:“三弟,他们都喝了鸡血!”   我点点头,接过鸡血碗瞄了一眼,还剩一丝鸡血,就朝棺材作了三个揖,抹了一些鸡血在人皮棺上。   待抹完鸡血,我怔了怔神色,找杨大龙要了十八张黄纸,这黄纸比平常用的黄纸要大一些,黄一些,隐约有股冥香味,又找他要了两枚方口铜钱,这铜钱上面刻着‘乾隆通宝’,表面看上去挺光滑,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反光。   “陈九,这开棺,你拿铜钱做么子?”那刘文选凑了过来。   我说:“这人皮棺不同于普通棺材,需要先用铜钱驱煞。”   说着,我捞起事先准备好的红线,值得一说的是,这红线在几天前,我特意招呼杨大龙用黑狗血泡了三天三夜,所以,这上面有股很重的血腥味。   我将这红线的一头绑在方口铜钱上,然后用锥子在十八张黄纸的中间戳开一个小洞,将红线从小洞穿过去,最后将每张黄纸隔开,中间的距离大概是7.7公分,最后在红线的另一头绑上一枚方口铜线。   如此以来,整条红线上挂满十八张黄纸,红线的两头分别绑着方口铜线,而做出来的东西,在我们八仙眼里叫,散财钱。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7:01

 这个散财钱并不是字面的意思,而是一种驱散煞气的方法,我记得老王跟我说这东西的时候,说是,一般棺材鲜少用到这东西,除非是遇到一些煞气极重的棺材,方能用到。   也正是这样,这才把‘散财钱’给弄了出来。   刚弄好‘散财钱’,我让刘文选搭把手,将‘散财钱’的一段拉到人皮棺尾部,然后用一口木钉,钉在棺材盖上,另一端则被我拉到人皮棺的前头,盯在棺材盖上。   也不晓得是心里作用,还是天气闷热的缘故,刚钉完‘散财钱’,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具体哪不对劲,说不上来,就觉得人皮棺附近的气温高了几分,隐约有股热量散发出来,伸手朝人皮棺靠了过去,就觉得人皮棺像一个散热器,不停地朝外排放热量。   这让刘文选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像看鬼一样看着我,特别是刘文选,一把拽住我手臂,就说:“陈九老弟,俺干了十五年金刚,就今天见到这么神奇的事。”   我懂他意思,估计是说‘散财钱’有用。   我笑了笑,也没说话,双眼一直盯着人皮棺,直觉告诉我,或许不是‘散财钱’有用,而是这人皮棺的煞气实在是太重。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7:57

就这样的,我跟刘文选他们围着棺材待了十来分钟的时间,待人皮棺边上的热量降下来后,我沉声道:“可以开棺了!”   这话一出,原本脸色还算正常的刘文选,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声音隐约打颤,“陈…九,真要开了啊!”   我苦笑一声,哪能不明白他意思,毕竟,那杨大龙跟我说过,他说,他请过一些八大金刚来捣鼓人皮棺,结果那些人怕的要死,愣是没一个人敢接这活。   而现在刘文选等人过来,我不知道杨大龙是怎么说服他们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对人皮棺绝对有着一种深深的恐惧。   当下,我就说:“放心,应该出不了啥大事,你诚心点就行!”   说着,我将‘散财钱’从人皮棺上取了下来,再将这上面的十八张黄纸揉成一团,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2 17:08:24

 刚烧完黄纸,按照我意思是立马开棺,毕竟,该做的仪式都做了,可,那刘文选说,“陈九啊,就这样开棺的话,俺还是有些不放心,要不俺们再拜拜死者,看看死者是几个意思?”   我一笑,这刘文选应该属于那种礼多人不怪,也没反驳他意思,就朝杨大龙说了一句,大致上是让他跟他的那些亲戚们说,让他们再行一次礼。   这种行礼,不同于普通行礼,需要按照一定的规矩来办。   其一是长幼有序,其二是贵贱有别,其三是外人与内人。(PS:这外人与内人,农村多数是以姓氏来区分,打个比方,死者姓杨,杨姓男丁、女丁属内人,其余姓都属于外人,这中间包括死者的妻子、儿媳等人。)   我把这一想法跟杨大龙一说,他立马同意下来。   这让我大大松出一口气,毕竟,他家那些亲戚,我是真心怕了,特别是那些妇人,我生怕她们逮着我数落一顿。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