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0:29:06

       感谢搜狐板油对  老村旧事--说说一些不为人知的小山村发生过的奇闻的喜爱;       由于本人特别忙,所以很久都没有更新了,我觉得非常对不起各位板油,今天接着更新,希望新老朋友一如既往的支持,谢谢!!!!                                                           商界大元帅                                                          2017年2月13日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0:54:38

链接    老村旧事--说说一些不为人知的小山村发生过的奇闻 老村旧事--说说一些小山村发生过的奇闻【第二部】 老村旧事--说说小山村发生过的奇闻(第三部)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0:58:50

 爷爷无奈,只好安抚了小牛倌几句,稍稍的稳定了一下小牛倌后,朝村里出发,很快,到了地方。爷爷带着小牛倌一路来到了上吊的那一家三口附近,查看了一番罗盘后,见没什么反应,便开始绕着村子查找起来。   就在一行人转悠到了村子的西侧的时候,爷爷不经意间忽然看到了罗盘的指针儿猛的转了一圈儿,接着直直的指着西侧,崩了两下。   爷爷心中一动,忙开口道:“好像找到了,快跟我走。”   随即,爷爷便按照罗盘的指引,一路急行起来,而小牛倌也紧紧的跟在爷爷身后,一路小跑。渐渐的,爷爷手中的罗盘开始慢慢的移动着,不再直指西方了,而爷爷也不断的随着罗盘的指针儿变换着方向。   少时,蹲在爷爷肩膀上的小狐狸忽然开口说道:“这不是去幻境的路吗?”   爷爷闻言一愣,接着抬头看去,果然,自己现在正身在去那个巨大的幻境的路上,而跟在爷爷身后的小牛倌也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爷爷稍稍的缓了缓脚步,接着疑惑着开口对小狐狸说道:“莫非,那个红煞,也是从那个幻境儿里出来的?”   小狐狸:“我怎么会知道,不过我感觉这个可能性很大。”   这时,身后的小牛倌也开口说道:“我好像认识这儿,对了,好像前面不远儿就是我捡到罗盘的地方。”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0:59:30

 爷爷闻言一愣,接着转身对小牛倌说道:“你是说,你是在前面不远地方的一座山上捡到的罗盘?”   小牛倌点头,爷爷接着开口问道:“是座什么样儿的山?”   小牛倌:“不记得了,只记得山上长满了树,满山的绿色,我好像还看到了不少野鸡野兔,不过没带家伙事儿,我也就没去抓。”   爷爷一阵儿无奈,凭爷爷的记忆来说,再往前走不远儿,应该就到了那片幻境儿了,不过之前爷爷跟小狐狸去过,若是没有幻境儿的话,哪儿应该就是一些光秃秃的小土包,完全不是小牛倌嘴里长满了树的大山。   可现在等着也没用,爷爷便带着小牛倌一路朝前面走去,到了地方,眼前果然是一片光秃秃的小土包,还有几个人烟稀少的村子,而小牛倌看着眼前的情景一时有些纳闷儿,挠了挠脑袋后,开口对爷爷说道:“不对啊,那阵儿我来的时候,这儿不是这个样儿的啊,我记得很清楚,那大山,老高了。”   爷爷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给小牛倌解释,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罗盘,罗盘的指针儿直指眼前的这片小土包,而且不时的还跳动两下。   而爷爷此时皱着眉头站在原地,纠结着自己应不应该去这片光秃秃的土包里寻找,这时,肩膀上的小狐狸忽然开口说道:“来都来了,而且罗盘也为你指路了,还是去看看吧。”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00:21

 爷爷猛的吸了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后,点了点头,带着小牛倌一路朝那些勉强能称得上的山的土包群里走去,边走,爷爷边小声儿的跟肩膀上的小狐狸说道:“我总觉得好想哪儿不对劲儿一般,可又说不上来,好像脑海中有那么一条不明晰的线,不注意的时候,就浮现出来,你要想去抓的话,还抓不住。”   小狐狸:“你是说的关于这个幻境儿的事儿吧,顺其自然吧,等到了时候儿,一切自然就见了分晓了。”   爷爷点头:“也只能这样儿了。”   进了那片山区后,爷爷带着小牛倌一路前行,很快就跨过了一座座光秃秃的山,而手里的罗盘指针,依旧直指前方。   无奈之下,爷爷只好带着小牛倌一路向前,也不知道翻过了多少座小山后,爷爷手里的罗盘忽然开始大幅度的转起圈儿来。   看到这个情况,爷爷一愣,这是怎么回事儿,师姑也没跟自己说啊,难道是罗盘失灵了?自己找红煞可全指着这个罗盘,要是它失灵了的话,自己只能再回去找师姑。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00:48

 少时,爷爷见罗盘依旧在转圈儿,轻轻的拍了几下后,也不见好转,少时,心中一动,爷爷退后了几步,却见手里的罗盘重新恢复到了直指前方的状态。   看到这个情况后,爷爷彻底愣住了,这是在是太诡异了,前后就这么几步,手中的罗盘变化却这么大,就好像自己是过了一道看不见的门,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而且,让爷爷很不安的是,一旦前几几步,手里的罗盘就会出现失灵的状态,爷爷不明白罗盘转圈儿代表着什么。   就这样儿,爷爷看着手里的罗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小牛倌在旁边儿开口说道:“我说你老盯着那个罗盘干啥,红煞还能自己跑你跟前儿啊,赶紧走得了。”   爷爷轻轻叹了口气,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小牛倌解释,当下,只是开口说了一句:“别急,要是罗盘坏了,咱们就更找不着了。”   小牛倌:“要不这样儿,回家拿我捡到的那个罗盘来试试?”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01:20

  爷爷闻言一愣,接着脑海中一片清凉,对啊,这倒是个办法,怎么说也比手里的罗盘失灵了,自己满哪儿转悠要好。尽休每划。   当下,爷爷开口说道:“好,那咱们就事不宜迟,赶紧回去拿。”   而小牛倌一见爷爷一脸认真的表情,瞬时露出了一脸崩溃的表情,开口说道:“我就随口这么一说,走这么远,咱们再回去?”   爷爷:“当然了,不然找不到红煞,更麻烦。”   无奈之下,小牛倌只好跟着爷爷又一路朝回走,路上,小牛倌不停的在爷爷耳边儿抱怨着,什么“早知道这样儿,刚才拿不就好了,来回跑。”   类似的话语不断的充斥着爷爷的耳膜,而爷爷也觉得自己这事儿没有考虑好,主要是谁都不知道这罗盘怎么会到了这儿就失灵了,当下听到小牛倌的埋怨,也不做声,任凭小牛倌自己絮絮叨叨的说着。   不过爷爷知道,小牛倌无论再怎么说,也会跟自己回去,再跟着自己回来的,只是,爷爷没注意的是,肩膀上的小狐狸在听到爷爷的计划的一瞬间,脸上就浮现出了一脸担忧的表情。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01:53

 不过小狐狸却没有开口阻拦,毕竟要发生的事儿,怎么都会发生,阻拦也没用,就这样儿,爷爷跟小牛倌一路来到了村里,此时天色已经过了午时,而爷爷跟小牛倌还都没吃饭,当下,约定好先吃过了饭再说后,便各自回家吃饭。   回到自己家后,细心的干娘还在锅里给爷爷留了饭,不过毕竟离着午饭时间过去了好一会儿了,锅里的饭也只是温热,干娘明显也没想到爷爷会回来吃午饭,当即便要重新给爷爷做点儿,不过被爷爷拦住了,拿出了锅里的饭菜,吃了起来。   虽说此时饭菜只是温热,不过忙活了一上午的爷爷早就饥肠辘辘了,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跟小狐狸把干娘留的饭吃进了肚子里。   又喝了些水,压压食儿,少时休息后,爷爷便起身来到了小牛倌家里,此时小牛倌刚坐下吃饭,明显小牛倌的母亲并没有给小牛倌留饭,见小牛倌回来后,现做的。   而爷爷也只能在一旁等起来,好一会儿的功夫后,小牛倌总算是细嚼慢咽的吃完了饭,爷爷忙开口说道:“你捡到的罗盘放哪儿了,快拿出来我看看。”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02:20

爷爷的话音刚落,小牛倌猛的打了一个饱嗝儿,接着悠悠的开口说道:“着什么急啊,我得想想让我放哪儿了。”   爷爷无奈,只能看着小牛倌慢慢悠悠的下地,慢慢悠悠的在屋里转悠,自己在一旁干着急。少时,小牛倌忽然一拍脑门,开口说道:“想起来了,我好想把它们放在牛棚了。”   爷爷大惊:“啥?你把东西放在牛棚了?牛棚哪儿?”   小牛倌:“应该就是放在牛棚了。我记得我回来的时候就去过牛棚一个地儿,所以牛棚是最有可能放的地方。”   爷爷彻底无语,顾不上跟小牛倌斗话,急匆匆的朝院子里的牛棚走去,小牛倌也跟在后面,而小牛倌的父母因为爷爷经常来找小牛倌,也不在意俩孩子在干什么,小牛倌的母亲下地开始收拾桌子。   而爷爷跟小牛倌来到牛棚后,开口问道:“你放哪儿了?”   小牛倌却又在牛棚里来回度步起来,少时,开口说道:“好像是放在草料那儿了。”   爷爷二话没说,抄起一旁的叉子就开始在草料堆里扒拉。小牛倌也上来帮忙,可俩人忙活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罗盘的踪影, 不死心的爷爷又从头儿找了一遍,却依然没有任何发现,正疑惑的时候,一旁的小牛倌忽然开口说道:“原来不是在这儿,那就肯定是在牛槽哪儿。”   爷爷瞬时有想一脚把小牛倌踢到墙上的冲动,好容易把这股冲动压下去后,俩人又来到了牛槽跟前,上下的翻找,终于,在牛槽下面的一堆木头里,爷爷发现了罗盘的踪影,看样子,这堆木头是烧材。   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找到了罗盘,拿起罗盘后,爷爷又在木头堆里扒拉了一下,找到了一个不大的铜镜,一并拿了起来。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02:56

 从牛棚来到院子里后,爷爷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那个罗盘。还真别说,虽说这个罗盘上的八卦方位图已经随着岁月的侵蚀模糊不清了,但中间的指针却依旧灵敏。   少时,把罗盘上的浮灰都擦拭干净后,爷爷开始对照着师姑给自己的罗盘给小牛倌捡到的罗盘确定方位,很快就弄好了,爷爷小心翼翼的把两块罗盘都放进了布包里后,又开始研究这块铜镜。   擦拭出来后,爷爷看到这块铜镜的第一眼,就觉得哪儿不对劲儿,又仔细看了一番后,却依然没有发现哪儿,但给爷爷的感觉。这铜镜就是那儿不对劲儿。   少时,小牛倌开口说道:“你对这个铜镜照啥呀,又不是女人。”   爷爷歪着头看了小牛倌一眼,并没有搭理他,又反复的看这块铜镜后,爷爷总算是看出哪儿不对劲儿来了,虽说这块铜镜的木头底座已经朽了,而且都被小牛倌掰去了,不过爷爷却发现这块儿铜镜好像比平常看到的铜镜要厚实不少。   光看这个镜面就能看出端倪来,平常常见的铜镜一般都是凹进去的,而此时爷爷拿在手里的这块铜镜,虽说也有凹陷,却很轻微,而且凹陷的后面跟前面好像还隔着一层什么,不过爷爷也不明白这块铜镜为什么要弄成这个样子。   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后,爷爷就放弃了,毕竟时候已经不早了,要是再不抓紧时间的话,怕是今晚儿都不一定能不能回来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03:33

 当下,爷爷从布包里掏出了一块黄布,小心翼翼的话铜镜包起来后,开口对小牛倌说道:“你没啥事儿了吧?”   小牛倌点头,爷爷接着说道:“吃饱喝足了,咱们也该出发了。”   随后,两人一狐就出门朝那片山区走去,路上,小牛倌开口问道:“你说,这罗盘跟铜镜,怎么会被人扔在山上的呢?”尽休引亡。   爷爷:“不知道,但我敢肯定的是,要么这罗盘的原主人受了很重的伤,要么是死了,不然不可能把自己的法器扔在那儿不管的。”   小牛倌闻言一愣:“这罗盘八卦镜,好像也不是什么金贵东西吧。”   爷爷:“你不懂,这个罗盘,虽说上面的八卦方位都已经模糊不清了,但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传了好几代的法器了,而且那块铜镜也很不一般,不过我却看不出来哪儿不对劲儿。”   小牛倌这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少时,又开口问道:“那你说,当时我就是在山上捡到的,就在地上扔着,这么长时间,就没人看到过这俩东西?这么偏偏就被我捡到了呢?”   爷爷闻言一顿,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小牛倌解释,少时,开口说道:“可能是你去的那个山,平常很少有人去吧。”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03:55

 小牛倌:“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在山顶捡的,是在山脚捡的。”   爷爷:“山脚?”   小牛倌:“当然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我是被老黄牛带着去的那片山林,老黄牛怎么可能自己爬到山上去。”   爷爷无语,不得不承认,小牛倌说的很有道理,不过爷爷已经给了小牛倌答案了,至于他信不信,那就是他的事儿了。   走了好一会儿,一行人总算又来到了那片光秃秃的山区里,爷爷毫不犹豫的又顺着原来的路一路走了过去,来到了之前师姑给的罗盘失灵的地方。   从包里掏出俩罗盘后,爷爷对比了一下,小牛倌捡到的罗盘此时指着正北方,而师姑的罗盘,却直指爷爷的身前,接着,爷爷朝前走了几步,师姑的罗盘又开始转圈儿,但小牛倌捡到的罗盘却始终指着北方。   当下 ,爷爷心里有了计较,只要有一个罗盘好用就得了,当下退后了几步,对照着师姑给的罗盘在小牛倌捡到的罗盘的指针儿方向前后画了两个记号后,又在北方的位置话了一个记号,这样儿就能凭着小牛倌捡到的这个罗盘指引着师姑给的罗盘的方向走了。   收起了师姑的罗盘后,爷爷拿着小牛倌捡到的罗盘开始朝指定的方向走去,走了一会儿,小牛倌忽然开口对爷爷说道:“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香味儿?”   爷爷闻言猛的抽了抽鼻子,还真别说,一股不知道是什么花儿的香味直冲鼻腔,很是好闻,当下,爷爷又忍不住抽了下鼻子。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10:42

而此时小牛倌跟小狐狸都沉浸在这股花香里,接着,俩人一狐的意识开始模糊,而就在爷爷意识快要崩溃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都深秋快要到冬天了,怎么会有花香呢?   不过这会儿爷爷的意识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眼睛都睁不开了,而小牛倌早已经倒在了地上,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小狐狸此时也在爷爷的肩膀上摇摇欲坠,最后,爷爷用仅存的力气把小狐狸从肩膀抱进了怀中,接着身子一软,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爷爷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不过还好有月亮照路,勉强能看清周围的环境。   而就在此时,爷爷惊讶的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这里,正是自己曾救过于大胆儿一命的那个山顶,当下,爷爷被惊的浑身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   接着,爷爷忙朝身边儿看去,好在小牛倌跟小狐狸都在旁边儿,不过都处在一个昏迷的状态,当下,爷爷轻轻抱起了小狐狸,摇了摇小狐狸的脑袋后,小狐狸也悠悠的醒了过来,睁眼的第一句话就是:“哪儿啊这是?”   爷爷:“咱们应该是又进入了那个巨大的幻境儿里了,不过不知道能不能再碰到那个大夫。”   小狐狸听到爷爷的话语也是一惊,接着彻底清醒了过来,转着小脑袋四处看去,少时,一个高儿爷爷怀里窜到了爷爷肩膀,开口说道:“这么说,咱们闻到的那股花香,应该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11:27

 爷爷:“应该是吧,不过现在既然已经来了,想那么多也没用。”   言罢,爷爷来到了小牛倌身旁,此时的小牛倌却一副睡得正香的样子,爷爷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后,接着开口叫了他几声,却见他身子扭动了几下,接着迷迷糊糊的开口说道:“别闹,睡得正香呢。”   爷爷无奈,在小牛倌耳边儿开口说道:“吃饭啦,做的红烧肉哦。”   小牛倌猛的睁开了眼,接着死死的盯着爷爷,少时,开口说道:“哪儿,红烧肉在哪儿?”   爷爷也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终于,小牛倌反应了过来,揉了揉眼睛后,开口说道:“咱们这是在哪儿啊?怎么会忽然睡着了呢?”   爷爷这才开口说道:“咱们应该是到了你之前被老黄牛带来的那片山区里了。”   小牛倌闻言也是一惊,接着迅速起身,举目四望后,开口说道:“对,对对,应该就是这儿,我好像就是在那儿捡到的罗盘。”   随着话语,小牛倌抬手指了一个方向,爷爷顺着小牛倌的指引看去,只见一座不算高,但也很巍峨的高山林立在那儿,当即开口说道:“好,那咱就先去那儿看看。”   接着,爷爷便从布包里掏出了俩罗盘,却意外的发现两个罗盘都处在失灵状态。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12:02

 而且不是一般的失灵,而是颤颤巍巍的满哪儿转,根本就不知道它们要指向哪儿,当下。爷爷轻叹了口气,收起了两个罗盘,既然已经来到这儿了,无论如何也得走下去。其实这会儿,爷爷心里也多少的明白了一些,要是不继续前行的话,爷爷都不知道该怎么走出这片幻境儿。   不过不管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的,总要把这片幻境儿弄清楚,随即,爷爷便带着已经起身的小牛倌朝山下走去,现在爷爷身在的这座山峰,虽说不是周围最高的,但也不矮“吭哧吭哧”的走了好一会儿后,一行人总算是来到了山脚下。   稍微辨识了一下方向后,爷爷开口对小牛倌说道:“你确定你之前就是在哪儿捡到的罗盘是吧?”   小牛倌其实这会儿已经处在了一个迷糊的状态。来到山脚下后,失去了高的优势,有些分不清哪儿是哪儿。当下开口说道:“呃,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了,怎么这到了下面儿,什么都不认识了?”尽夹贞才。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12:34

 爷爷无奈,只好带着小牛倌朝小牛倌之前值得那个方向走去。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入道时候,爷爷就曾经被一鞭子测试过,到了晚上,抬头看着星空,原地转二十圈儿后,猛的停下来,接着迅速辨识方向,爷爷十次有九次会说对。而剩下的那次,也错的不是很离谱,只是转的迷糊了,指的方向有些偏差,并没有找不着方向的时候。   这也许也是一鞭子择徒的一个小标准吧,毕竟道门中人,到了游历时分,是要经常走夜路的,要是时不时的就会迷失方向,估计什么事儿都耽误了。   再说爷爷,带着小牛倌一路前行,很快来到了之前小牛倌指的那座高山,只是来到了这座大山面前的时候,小牛倌依然一副懵懂的表情,完全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爷爷开口说道:“我们到了,你一点儿都不认识这儿?”   小牛倌很果断的摇了摇头,开口道:“不对,我来的肯定不是这儿,我记得很清楚。”   爷爷稍稍思索了一会儿后,接着开口说道:“好吧,那咱们就绕着这座山转一圈儿,要是你感觉到了你认识的地方,就说一声。”   小牛倌点头,跟在爷爷后面开始围着眼前的这座山转悠起来。其实绕着一座山转一圈儿,是很困难的事儿,先不说有些地方根本就过不去,只说这座山的直径跟要面对的山路,就够俩人喝一壶的。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13:10

 不过现在爷爷也只能咬着牙带着小牛倌走,毕竟这是唯一的线索了,要是真的找不到小牛倌熟识的地方,爷爷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而小牛倌却没有爷爷这么好的体力,跟在爷爷后面走了一会儿后,就一个不小心,在崎岖的山路上把脚崴了,顿时矮下身来抱着脚一个劲儿的喊疼。   爷爷忙上前查看,见小牛倌只是把脚崴了后,一边儿下手给他梳理经络,一边儿开口说道:“你说你好歹也是个放牛的,成天在山上转悠,怎么走点儿山路还会把脚崴了呢?”   小牛倌无奈的看了爷爷一眼,开口说道:“这也叫山路?你别逗我了,这根本就没有路好不好。”   爷爷顺眼朝自己的来路开了一眼,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路走来,完全是披荆斩棘,脚下的路都是爷爷这个领路人踩出来的,而且这些路,很多地方儿靠近边儿上的一个深沟,一个不小心就有掉下去的危险,得亏小牛倌是经常在山上转悠的,若是换了平常人的话,敢不敢走还得两说。   不过爷爷依然不依不饶的开口说道:“你还有脸说,我这个开路的都没崴了脚,你这个放牛的能把脚崴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24:47

 小牛倌耸了耸肩膀,对爷爷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毕竟跟爷爷从小儿玩到大,完全熟悉爷爷的性格,而且,孩子都有攀比心理,而小牛倌除了放牛,从小儿便什么都比不过爷爷,直到现在,爷爷还救了他几次命,自然对爷爷的挖苦不往心里去。   按捏了一会儿后,爷爷开口说道:“你看能不能走,这种路上,我可没法儿背你,还得开路,万一一个不小心,掉旁边儿的大沟里去,咱俩都得玩完。”   小牛倌自己活动了一下脚腕儿,经过爷爷刚才的一阵儿按捏,虽说有些好转,但依然不是说走就能走的,最后,小牛倌猛的咬了咬牙,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试着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随后馒头大汗的开口说道:“走是能走了,不过我估计走的会很慢。”   爷爷点了点头,开口道:“能走就行,你先站着别动,我去给你找点儿东西。”   小牛倌闻言站住了身形,而爷爷左右看了一下,朝一颗小树走了过去,费了好大的劲儿折下了一截有鸡蛋粗细的树枝后,爷爷从地下捡起了一块石头,把树枝上的枝枝岔岔都掰去后,用石头打磨的不扎手了,这才来到小牛倌跟前,开口说道:“你就拄着这根棍儿吧,好走些。”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25:44

 小牛倌依言接过了树枝,转身继续开路,小牛倌便在后面慢慢的跟着,就这样儿,在爷爷跟小牛倌用龟速绕着这座山转悠了一大半儿的时候,小牛倌忽然开口说道:“就这儿,就是这儿,我认出来了。”   走在前面的爷爷一愣,随即转身,这俩人刚走到一块儿相对平坦的路上,小牛倌就找到了地方,当下,爷爷开口说道:“你确定就是这儿?别弄错了。”   小牛倌:“没错儿,肯定是这儿,我记得我还在那棵树后面拉了一泡,不信你去看看。”   爷爷顿时一阵儿恶寒,这小牛倌,还真是有点儿齐天大圣的味道,在这幻境儿里都留下了记号。   当下,在小牛倌的指引下,爷爷来到了小牛倌之前捡到罗盘跟铜镜的地方,果然看到了地下的两个印子,对比了一下后,爷爷知道,肯定是这儿了。   接着,爷爷开口对小牛倌儿说道:“你就在这儿歇歇吧,我在这片儿转转,看还能找到什么不。”   小牛倌点头,靠着棵树就坐了下来,毕竟他是崴了脚脖子了,能坚持走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见小牛倌坐好后,爷爷便开始绕着这片儿寻找起别的线索来。   一圈儿一圈儿的转悠,爷爷猛的被不远处的一个竖着的小棍儿吸引住了目光,这个竖着的小棍儿,就插在离小牛倌见到罗盘有个四五十米的地方,初见到这跟小棍儿的爷爷由于光线的原因,并没有觉得哪儿不对劲儿,当做是一般的枯树杂枝一般,并没有多加理会。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26:30

 可随着爷爷不断的 变换角度看到这根小棍儿,却猛地发现这跟插在地上的小棍儿,好像是一把剑,当下,爷爷抬腿就朝这根小棍儿走去,来到跟前后,果然,虽说露在地面上的剑身已经被岁月腐蚀的朽了,剑柄上挂着的剑穗也只剩下一根红线了,其他的也都不知道哪儿去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确实是一把桃木剑,只是相比爷爷看到的桃木剑来说,厚重了一些,确定后,爷爷轻轻握住了剑柄,慢慢的把这把插在地上的桃木剑从泥土里拔了出来,擦拭了一下上面沾到的泥土互殴,爷爷猛然发现,这桃木剑虽说外层已经腐朽了,但从这插进地面的一截开始,内心儿却是完好无损的。   也就是说,这把桃木剑除了剑柄,都是由剑鞘装着的,只是从外面看去,完全看不出腐朽的这些是剑鞘,当下,爷爷又轻轻的把已经腐朽的剑鞘除去,而随着剑鞘的逐渐褪去,爷爷的表情也愈发惊讶起来。   只见这把桃木剑,虽说已经不知道在这儿风吹雨打了多少岁月了,剑身却依然露出一股油亮的颜色,而且整个剑身都已经趋近于紫黑色了,上面沾染到的是什么,相比不用多说了。   之后,爷爷又小心的查看了一下剑柄,只见这剑柄上缠着的布条已经烂了,轻轻一拽就拽了下来,而里面包裹住的剑柄,依然散发着一股油光。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28:36

 把整个桃木剑拿在手上后,只见从剑锋到剑柄,除了剑鄂有些腐朽外,其他的,都好好的,完全没有一点儿风吹雨打的痕迹。   而且在爷爷看到这把桃木剑的真身的第一眼后,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爷爷就打心眼儿里喜欢这本桃木剑。   爱不释手的抚摸了一番后,爷爷这才从布包里找出了一块黄布,小心的把整个桃木剑都包裹起来后,被在了身后,其实把剑背在身后的这个动作,爷爷完全是跟一鞭子学来的,不管怎么说,爷爷不得不承认,自己自从看到一鞭子把双心木剑背在身后的时候,就时刻幻想着自己也能背一把剑在身后。   而这次,爷爷总算是如愿以偿了,虽说背着的是一把不知道姓甚名谁的桃木剑,不过爷爷也已经很满足了。   而爷爷的一切举动,都被小狐狸看在眼里,此时小狐狸看着爷爷一脸满足的表情,开口问道:“你这找到把桃木剑而已。有什么可美的?”   爷爷:“你不懂,这桃木剑可是道门中的法器。”   小狐狸不屑的撇了撇嘴,自然不是对桃木剑有什么想法,只是对爷爷的这个态度不屑而已。少时,在爷爷查找别的线索的时候,小狐狸忽然开口对爷爷说道:“你不觉得这把桃木剑哪儿不对吗?”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29:10

爷爷:“不对劲儿?哪儿不对劲儿?”尽肠爪巴。   小狐狸:“你不觉得这荒山野岭的,一把桃木剑放在这儿这么久了。都没有朽掉,很不可思议吗?”   爷爷略微思索了一下,少时,开口说道:“可能是外面有剑鞘保护着吧,再说。你也不看看这把桃木剑已经成了什么颜色的了,这么深的颜色,想必是已经被鬼妖之精血浸透了,没那么容易坏的。”   小狐狸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后,没有再开口,只是表情依然是将信将疑的,不过爷爷没有理会小狐狸的表情,反而因为捡到了一把自己喜欢的桃木剑而内心充满了欣喜。   就这样儿,爷爷继续在这附近搜索者,却再没有别的发现,少时,爷爷回到了小牛倌坐着的那棵树下后,开口说道:“这儿我已经转遍了。除了这把桃木剑,再没有什么发现了,你现在好点了没有?要是好点儿了,咱们该去别的地儿转转了。”   小牛倌此时正在按捏着自己的脚腕儿,听到爷爷的话语后,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试试看吧。”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36:24

 随即,在爷爷的搀扶下,小牛倌慢慢的站了起来,接着试探着走了几步,还是一瘸一拐的,不过比之前要好一些了,当下,小牛倌开口说道:“恩。差不多了,虽说还有点儿疼,可没刚才疼的那么厉害了,慢点儿走的话,应该没啥事儿。”   爷爷:“那就好,那咱们就出发。”   接着,爷爷转身就走,而小牛倌却忽然看到了爷爷背在身后的用黄布包裹住的桃木剑,当即开口问道:“你这背上背着啥玩意儿啊?来前儿这么没见你背?”   爷爷头也不回的指着自己捡到桃木剑的方向开口说道:“是把桃木剑,我在那儿捡到的。”   小牛倌应了一声,跟着爷爷朝前走了一会儿后,终于反应了过来,开口问道:“不对啊,这儿又是罗盘,又是桃木剑的,之前是不是有人在这儿做过法?”   爷爷:“不知道,不过我看,可能性不大,要是在这儿做法的话,应该会留下些痕迹的,但刚才我仔细的查看了好一会儿,没有一丝做法的痕迹。”   小牛倌:“那就怪了,谁会来把自己的法器扔在这荒山野岭里。”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38:21

 爷爷:“别瞎琢磨了,想那么多也想不通,还是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出去吧。”   小牛倌:“出去?去哪儿?”   爷爷这才猛然警觉自己失言了,当下打着哈哈说道:“恩,就是,咱俩得赶紧去别处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   好在小牛倌对爷爷的话语并没有产生疑惑,所以也就没有追问,只是跟在爷爷后面走着,少时,在爷爷的带带领下,一行人爬上了一座不高的小山,爷爷站在山顶看了一番后,开口说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往最高的那座山那儿走吧,兴许在那儿会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   而小狐狸跟小牛倌向来是不会对爷爷的决定提出异议的,所以一行人很自然的在爷爷的带领下朝这片山区最高的那座山走去,只是在路上,小牛倌有些耐不住寂寞,开口对爷爷说道:“咱们去最高的那座山干啥去?难道这红煞还会爬山不成?”   爷爷:“红煞会不会爬山我不知道,但去最高的那座山看看,应该没啥坏处,而且,罗盘也不好用了,咱们也没个目标,瞎转悠的话,还有可能碰上什么危险,所以,先去最高的那座山,看看这周围的环境再说。”   小牛倌点头,再没有开口,而就在一行人逐渐接近最高的那座山峰的时候,爷爷却猛然发觉哪儿不对劲儿,当下猛的停住了脚步,回头对小牛倌说道:“你绝不觉得好像咱们越走,脚步就越沉?”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3 21:39:00

 小牛倌闻言用爷爷给他折的那根树枝撑住身子,接着抬起自己受伤的脚凭空舞动了一下,开口道:“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那么点儿沉。”   而爷爷肩膀上的小狐狸却忽然开口说道:“不是好像,确实是空气变沉了,你看,我的毛都伏下来了。”   爷爷转头看去,果然,小狐狸脖子上的毛本来是有些竖起的,这会儿却好像是被人故意抚过一般趴在小狐狸的脖子上,爷爷伸手去摸,但刚把小狐狸的毛摸起来,没一会儿的功夫,它自己就会倒下去。   看到这儿,爷爷开口说道:“不对,肯定哪儿不对,先别走了,我得把事儿想明白了,咱们再行动。”   小牛倌对爷爷的话语一点儿异议都没有,听到爷爷这么一说,当即找了棵树,背靠大树就坐了下去,而爷爷便开始来回度步起来,脑海里不断的思索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可想来想去,爷爷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万般无奈之下,爷爷决定,不管对不对劲儿,自己都得去最高的那座山上看看去,反正就算是不去那座山峰,爷爷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现在在接近那座山峰的时候发生写奇怪的事儿,也是可以理解的。   接着,爷爷便开口对坐在树底下已经开始打盹儿的小牛倌说道:“别打瞌睡了,走了。”   小牛倌听到爷爷的话,猛的晃了晃脑袋,接着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后,开口说道:“还真是困了,哎呀,这树上怎么还有水?”   爷爷闻言一愣,接着迅速朝小牛倌靠着的那棵大树走过去,来到小牛倌跟前后,只听小牛倌开口说道:“这刚迷糊了一会儿,怎么脸上都沾上水了。”

页: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