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5 20:26:44

 午夜,一个男生迷迷糊糊地推开了寝室的门,他睡眼惺忪地抬头看了看长长的走廊,心里不由得暗暗叫骂,他住在401,在这一层寝室楼的最里面,这一层唯一的洗手间却在走廊的另一头,还真TMD远啊。   男生尿急,他快步穿梭过这一整条走廊,一进洗手间,就直接掏出家伙,畅快淋漓的一泻千里。   尿完,他抖了抖,提上裤子,只见月光顺着窗户倾泻进来,隐约看见洗手间墙壁上斑驳的尿渍,形成了一个怪异的鬼画符,影影绰绰,好似不停在变幻。   男生看得有些入了神这时,一阵冷风吹过他的脖子,让他浑身上下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有些迷茫地回过头,洗手间的窗户关的严实,没有一丝缝隙,可是另一边隔间的厕所门这会儿好似随着风的节奏,啪嗒啪嗒地响着。   除了这啪嗒啪嗒的声音,整个洗手间静的如同死寂。   男生猛地推开了洗手间里那扇左右摇摆的门,门吱嘎一声开了,忽然从门里窜出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男生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再定睛一看,是一只黑色的猫,眼睛黑黢黢的,它瞪着男生,忽然呲牙发出一声如同孩子哭一般的叫声,那声音很凄凌,就好像,就好像是一个警告。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5 20:27:24

 黑猫叫了几声,转瞬跑进黑暗里,不见了。   男生往回走,走出洗手间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电了,整个走廊漆黑一片,只能隐隐看见安全通道的标识散发着莹绿莹绿的光芒,男生心里一阵发毛,他加快了脚步,快速往另一端的寝室走去。   走到一半,他忽然发现走廊里有一扇寝室门竟悄悄地开启了大半,却无人沿着这开启的门走出来,男生不由得纳闷,难道是这一寝室的人临睡前忘记了锁门,他走近了那扇开启的门才发现不对劲,那门户大开的寝室他是知道的,是这一层唯一没有住进去学生的寝室。   404,这间寝室的大门一直紧闭,从来没有开启过,有时候,当他途径这扇寝室门的时候,看着那门上斑驳的油漆,都会不由得好奇,为什么单单这间寝室会被那么多封条层层封住。   而这会儿,他惊讶地发现,那些原本封在门缝之间的封条,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翼而飞了,一丝幽光顺着门开启的地方散落到走廊,竟给人一种无限神往的感觉。   “来啊,来啊,到这来!”那扇门仿佛发出了无声的呼唤。   男生慢慢靠近了那扇开启的门,他不由自主地向那间寝室看去,就在他的目光落在寝室里的一刹那,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想叫,却没有叫出来。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5 20:28:24

 他要跑,却重重地跌倒在地上,他的手胡乱抓着,但光滑的大理石地板,连个缝隙都没有。   他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眼球向外凸着,嘴角已经渗出了一丝血沫,他要喊,可是嘴都张不开。   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的身体牢牢控制住,将他拖进那间从未开启过的寝室。   忽然,男生好似离弦的箭一般,嗖地一下被吸进了那间寝室,寝室的大门慢慢地关闭了,除了一只留在走廊上的鞋和一条长长的血痕,这一切就好似从来都没发生过一样。   “孩他爹,你快来看看,看看人家这教学楼,不比咱俩当年那个水产学院气派多了啊!这大楼,这大理石,不得好几十一块啊。”   陆冬跟在自己爸妈的身后,不由自主地保持了一段距离,当有人靠近的时候,他就四下张望,就好像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两个人一样。   今天是陆冬大学入学的第一天,他被他老妈勒令穿上她自认为最正式的一套衣服,白衬衫,牛仔裤,白球鞋,这套衣服不但看上去很正式,还很土,一路上不时有人回头看他,还发出阵阵耻笑。   陆冬的爸妈早年是工人,下岗之后两人就在市场倒腾海鲜,平日里很忙,基本没有什么时间管陆冬,两人的海鲜摊位从来没歇过业,就连几年前陆冬的奶奶去世,海鲜摊依然按时出摊,按时收摊,保持了百分百出勤率,而今天,陆冬入学的第一天,两个人居然破天荒地歇了业,一起陪陆冬到了学校。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5 20:33:09

 陆冬的父母走走停停,时不时拿出他们的山寨手机在学校的某花某景前要陆冬帮忙合影,陆冬觉得丢死人了,提着行李箱,一路低着头,终于捱到了报到处。   新生报到处接待陆冬的是一位学姐,叫陈婷婷,一水马尾辫,慧颖的双眸,看上去简洁、干练,她帮陆冬办理完手续,就带着他们一袭人前往寝室楼。   这还是陆冬第一次住校,入学之前听别人聊起过寝室生活,心里不由得有些向往,又有些恐惧,向往的是终于可以摆脱那个满是鱼腥味的家了,恐惧的是,他完全不知道和自己同寝室的是些什么人,好不好相处,有没有什么怪癖。   学校里的环境倒是不错,绿树成荫,时不时有大白腿妹子和陆冬擦肩而过,大白腿妹子回眸冲着陆冬一笑,陆冬顿感自己三魂一魄都被那大白腿妹子勾了去,心里痒苏苏的。   “这就是四号楼了。”陈婷婷学姐指着眼前一座六层小楼说。   陆冬只看了一眼那座寝室楼,心里就凉了大半截,和之前光鲜亮丽的教学楼、实验楼相比,这座寝室楼实在是太寒酸了,灰土土的外墙,剥落的墙皮,不但彰显了它的年龄,还给所有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走吧,我看看你在哪个寝?”陈婷婷学姐拿过陆冬的《入学手册》:“402,不是顶层,还不错。”她楼齿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倒是有些和她打扮不相符的俏皮感。   陆冬的父母跟着陈婷婷学姐一起进了寝室楼,寝室楼的楼梯很窄,一次只能并肩走两个人,陆冬提着行李箱,走起来不怎么方便,行李箱的轱辘在楼梯台阶上不停地磕,咔嗒、咔嗒,一声声响回荡在寝室楼梯,加剧了陆冬的不安,终于,他把行李箱拖到了四楼。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5 20:33:59

 顺着楼梯间走过去,是一条长长的走廊,陆冬的房间是在走廊的最尽头,陆冬回头看了看身后那洗手间的牌子,心里又一阵不舒服,这每天上洗手间岂不是跟长征一样,这大学四年,要有多少时间浪费在从寝室走到洗手间的路上。   陈婷婷学姐带着他们走到了寝室的尽头:“到了,这以后就是你的新家了。”   陆冬没有开门,他的视线先落在了和他只有一墙之隔的另一间寝室——404寝,这寝室的门还真奇怪。   “陈婷婷学姐,这间寝室的门上为什么画了一奇怪的符号。”   “符号?”陈婷婷学姐好奇地看了看:“哪有什么符号啊?”   这时候陆冬的母亲笑着说:“你可别见过,我家陆冬总能看见一些奇奇怪怪,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从小就这样,我们都习惯了。”   “是么?”陈婷婷学姐讪讪地笑了一下,她的视线落在404寝室的门上,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就立刻惊恐地看向别处,她虽然故作镇定,但她这些细微的表情变化都没能逃得过陆冬的眼睛,他觉得这扇门一定有什么古怪的地方,不过他并不着急,反正他还有四年时间用来找到答案呢。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5 20:37:47

这时候陆冬的父亲已经打开了402寝室的门,一开门,阳光倾泄在陆冬的脸上,寝室里已经坐着一个人,是一个带着眼镜,长相文质彬彬的男生,他已经占据了靠着窗台的那一张床,东西收拾的整整齐齐,而他正专心地在书桌前看书,见陆冬他们一行进来,他也只是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又漠不关心地低下头,继续看书。   这是一间四人寝,四张床是那种上面是床,下面是柜子的书桌的结构,一进屋,陆冬的父亲就在靠近窗户的另一张床下的椅子坐了下来,陆冬的母亲则打开行李箱,开始帮他铺床。   陈婷婷学姐见没她什么事了,就说:“我要去接别的新生了,这是我的电话,你们有什么问题,生活、学习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给我打电话。”   陆冬接过了电话表示感谢,而另一个男生连头都没有抬,陈婷婷学姐尴尬地笑了一下,转身出去了。   收拾差不多了,陆冬见那个男生也不怎么爱搭理自己,就招呼父母出去吃饭,这时候也差不多中午了。   三个人走出了寝室楼,陆冬大大咧咧地挽着老妈,因为食堂的饭卡还没有办下来,三个人就到学校外面的小饭店对付一口。   小饭店的老板姓郑,听他说他已经在这学校门口开了二十多年饭店了,送走了一茬又一茬的学生,可谓流水的学生,铁打的小饭店。   “这学校就业率怎么样?”陆冬的老爸问。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5 20:40:02

有胆小的吗!!快绕道。。。。

九重无间鱼 发表于17-02-15 21:39:41

关的严严实实[img]http://rs.club.sohu.com/club/editor/emotion/default/15.gif[/img]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24:21

  “就业率这玩意,还是看专业的,小子啥专业。”   陆冬脸一红,因为他父母的缘故,他爸妈硬是给他报了个水产养殖的专业,陆冬开始也没多想,水产养殖,可能是养金鱼吧,养海豚?再说,那个是填志愿的时候最后一个志愿,陆冬根本没想到因为一分之差,最终被调剂到了什么水产养殖。   “水产养殖?那可是好专业啊!”饭店老板啪地大腿一拍,大声地说。   陆冬父母相视一笑,大有一种他们的决定确实正确的神态:“怎么好了?”陆冬的老爸问。   “我当年就是这所学校水产养殖毕业的。”饭店老板带着一种过来人的眼神看着陆冬,就好像看见了当年的自己。   当时陆冬老爸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这专业最后原来只能混个饭店小老板啊?陆冬哈哈大笑,站起来行了个礼:“以后您就是我的大师哥了。”   “那,我肯定是你师哥。”一转眼,陆冬就已经和饭店小老板称兄道弟上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29:04

 吃完饭,陆冬的父母着急回去开摊,海鲜摊一天都不能停的,两个人匆匆走了,陆冬自己往寝室走,走到寝室楼下,他听到了一阵争吵声,只见是楼下的看门大爷正在和一个女生争执着什么。   陆冬这小子这辈子最看不得的就是女人吃亏,他跑上前去,只见女生一袭浅蓝色长裙,脚上穿着帆布鞋,乌黑的长发,一双眼睛噙满泪水,楚楚可怜,手里抱着一束白色的菊花。   “我说过多少遍了,你不要来了,不要给大家添麻烦,让别人都不好受。”   “我没有!我只是想……”   “想什么想!赶紧走,带着你的花,赶紧走,这是男生寝,你个女孩子家家的没事总往男生寝室跑什么!”看门的大爷丝毫不客气地说,语气当中毫无怜香惜玉。   女生似乎是经常受到看门大爷的冷遇,她并没有因为大爷的几句话而挫败,她依然坚持要进入寝室楼。   终于,大爷终于爆发了,他一把夺过了女生手里的菊花,丢出去好远:“人死不能复生,既然不能节哀顺变,就滚远点吧。”这几句连贯的词从一个看门的老头嘴里说出来,确实有些令人惊讶,可这会儿,陆冬没心情去分析一个老大爷的人生观价值观,他看见那女生没有说什么,只是满脸委屈,一朵一朵捡起地上的白色菊花。   陆冬跑过去帮女生捡,女生抬起头有些感激地看了看陆冬,并没有说话。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29:51

 终于,陆冬把所有的花都聚集在一起,他简单揪了几根草,在花茎处捆扎好,女生把花放在寝室楼的门口,就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她幽幽地看了一眼陆冬:“这个寝室闹鬼,想活命,就离开这里。”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陆冬一头雾水,他走进寝室楼,进门的时候看了一眼门口看门的大爷,只见他似乎也气得不轻,脸涨得通红,大口喘着粗气,他从柜子里拿出一瓶小烧,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他斜眼看了陆冬一眼,没说话。   陆冬走上寝室楼,这时候楼里陆续进来不少新生了,门都开着,互相串门聊天,陆冬路过404寝室,这寝室门死死关着,门上那个奇怪的符号越发清晰、明亮。陆冬走过去,用手指触碰了一下那符号,不知道是用什么写上去的,居然蹭不掉,他敲了一下门,门发出咚一声闷响,这门看上去还挺结实。   陆冬走过404,推开了402寝室的门,这时候之前那个戴眼镜的男生不知去了哪,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他没见过的男生,两个人已经安好了电脑,开始局域网DOTA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32:09

 看见陆冬,其中一个小子抬起头:“回来了啊,刚才我和关兆瑞还说呢,另一个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怪人。”   “怪人?我很怪么?你应该推下塔,这会儿人都在中路呢,硬拼拼不过。”陆冬看了一眼他的屏幕。   “你么?”男生嬉皮笑脸地瞥了陆冬一眼:“得看你实际操作水平和手法,目前看来意识不错。”   “我叫王浩宇,他叫关兆瑞,你呢?”   “我叫陆冬。”   “有电脑么?倒一盘?”   “有。”   陆冬爬上床,翻行李的时候发现一朵白色的菊花花瓣从他身上飘落下来,落在行李箱子上,他也没多想,把花瓣扫落到地上,然后掏出笔记本,就开始和王浩宇还有关兆瑞连起机来。   王浩宇和陆冬一样,家都是本市的,他是复读了一年,又参加的高考,才考到了这所学校,而关兆瑞家是外地的,比较牛叉的一点是,他是独自一人来到学校的,没人送,听他说,他父母感情一直不太好,因为他高考,两个人虽然没有离婚,但也是貌离神合,他临上学的前几天,两个人正在闹离婚,他索性自己拎着行李箱只身一人走进校园。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36:57

 关兆瑞说他已经来好几天了,只是没报道,先在外面玩了几天,把这座城市摸了个遍,现在门口哪条小街啤酒便宜,哪家网吧网速快他都知道。   激战正酣,忽然门开了,是之前陆冬就见到那个文质彬彬的男生,他轻蔑地看了他们一眼,没说话,直接爬上了床,带上耳机摆弄手里的IPAD。   他们三个相视一笑,果然是个怪人。   这时候,时间也不早了,天色暗淡,王浩宇说饿了,哥几个出去吃点饭吧,反正都没有饭卡,陆冬和关兆瑞举双手赞同,在床上的男生根本没搭理他们三个。   他们仨关上寝室门,往楼下走,走到一半,恰好遇到一个上楼的男生,他和他们仨擦肩而过,却狠狠地撞了陆冬一下。   “你要干嘛?”陆冬回过头,怒目而视,却发现这个男生表情木讷,眼神游离,他没理会陆冬,要继续往上走。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39:20

  王浩宇一把拉住了男生的肩膀:“我说,你不会道个歉啊。”   男生没有回答,只是不知道他哪来的力量,猛地甩开了王浩宇的手,王浩宇身材魁梧,一米八五的大高个,就算他并无防备,想简简单单甩开他的手绝非一般的力量。   王浩宇愣了,他刚要发作,就听关兆瑞说:“行了,拉倒吧,这学校怪人多,何必一般见识,饿死了。”   王浩宇没说什么,他们走出校园,王浩宇说第一次见面,寝室怕是他年龄最大,所以这顿饭他买单,他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三瓶啤酒,酒菜下肚,大家话都开始多了。   “这顿饭咱们就算认识了,未来大学四年多多照应。考试作弊,帮忙点名这种事估计都不会少,咱们哥仨就算是好战友了。”   “寝室另一个小子呢?”关兆瑞问。   “我们走我们的阳关道,他走他的独木桥,道不同不相为谋,只要他不惹我们,我们不理他不就行了,也不知道那小子什么来历,确实看着不怎么顺眼,不过我堂堂东北汉子,他要敢造次,我一定给他点颜色看看。”王浩宇干了杯子里的酒:“老板,再来一提啤酒,凉的!”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43:40

 陆冬除了高中毕业的时候几乎没喝过酒,几杯下肚,就觉得头晕目眩,再一看表,都已经九点多了,第一天入校,听说晚上导员回来点名,他们三个就往回走。   寝室楼在学校的最里面,从校门口走进去有一段距离,因为喝了不少啤酒,没走出多远,王浩宇就说尿急,学校门口是一片树林,除了路灯,两边都黑黢黢的,要到最近的主楼还有一段距离,王浩宇说憋不住了,干脆就近找棵树解决一下得了。   本来陆冬没有尿意,被王浩宇说了几句,倒也觉得尿急,校园主路上人来人往,怎么也是有素质的大学生,三个人就往林子深处走,这片小树林虽然树木种的稀稀拉拉,但到了晚上,还是挺黑,陆冬走得小心,怕不小心踩了****。   三个人找了一颗枝干粗壮的树,掏出家伙,毫不客气地尿了起来,伴随着哗哗的声音,另一种不和谐的声音从林子深处传来。   随着哗哗声的结束,陆冬竖起耳朵,是一个女人的哼哼声,那声音百转千回,婉转动人,全是娇媚和诱人,和平时看的片里女人杀猪一样的夸张的大叫确实不怎么一样。   陆冬抬起头,发现王浩宇和关兆瑞也听见那声音了,正寻觅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树林里挺黑,看不见什么,只是隐约看见一抹白,在抽动。   “要不要过去看看。”关兆瑞低声说。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44:47

拉倒吧,这过去了准保被发现。这么黑能看清什么,不如在这听。”王浩宇猥琐一笑。   那声音越来越响,伴随着女人的声音,还能听见男人大声的喘息,忽然,一切都安静了,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整个林子静的跟死人一样。   “这就完了?”关兆瑞问。   “这也太短了,快枪手。”王浩宇调侃。   “赶紧回去吧,快十点了。”陆冬催促,他转身要走,他一回头,只见一张白色的脸就在自己眼前,他啊得一声,脚一软,跌坐在地上。   “干什么玩意呢?”两人扶起了陆冬,陆冬再定睛一看,根本就没有什么白色的脸,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他心里犯了嘀咕,却没说出来,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跟着王浩宇和关兆瑞走出了小树林。   三个人推开寝室门,就看见一个戴眼镜的女人站在寝室中间,她三十出头,一头黑色大波浪映衬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透过她白色的衬衫,能看见若隐若现的沟,紧身裙,黑丝袜,咖啡色的高跟鞋,整个就是一个女王。   三个人都傻了眼站在那,不知道这女人是何来历。   正在迷茫,只见女人拿出一个本夹子:“陆冬是哪个?”   陆冬迷茫地举了举手。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47:07

 “关兆瑞呢?”   关兆瑞嬉皮笑脸地说:“我,我就是!”   “那你就是王浩宇了。”女人抬眼看了一眼王浩宇,王浩宇一瞬间精神焕发,腰板挺直。   “这都几点了,以后你们可不能这么晚回来了,十点半就是要熄灯的,我都等你们半天。”   女人用本夹子轻轻地拍了拍我们三个的胸口,这一拍,很轻,却麻酥酥的。   “我是你们的导员,我姓杨,你们叫我杨姐就行,以后在学习、生活中遇到什么麻烦或者困难,都可以来找我。”   “什么困难都行么?”王浩宇眼神直落在杨姐衣领中间,杨姐一皱眉:“少油嘴滑舌的。通知你们,明天可以办理学生证和校园一卡通了,一卡通可以在食堂、图书馆使用,然后明天办完一卡通之后,用一卡通去体育馆领军训服,具体的事项,明天军体部的人会通知你们。我的电话留给宋之一了,你们管他要就好了。”   “宋之一?谁是宋之一?”王浩宇的眼神还是没有移开。   “就是那个男生。”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48:07

原来寝室那个性格古怪的男生叫宋之一啊。   就在说话这会儿功夫,啪嗒一声,屋里的灯灭了,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漆黑,只有走廊里的灯光能迎进来。   “我走了,后天,军训时候见。”杨姐合上本夹子走了出去。   陆冬他们三个去了洗手间,熄灯之后洗漱的人异常的多,都是新来的大学生,彼此都不熟悉,就都在洗漱间里扯犊子,互相攀攀老乡,攀攀校友,聊得不亦乐乎,这时候陆冬才知道,这一座寝室楼里都是大一新生,之前也住了一些大二、大三的。   “是不是为了便于管理,才让他们都搬出去的呢?”   “才不是呢!”这时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响起,陆冬看过去,是一个小个子男生:“我哥就是这所学校毕业的,他说学校很少调寝室,只有上学期那么一次。是因不少学生****,强烈要搬离这个寝室楼。”   “为什么?”   “听说是因为闹鬼。”   陆冬不由得一笑,哪个学校还没有点闹鬼的故事了,这其实太正常了,他们这是一所综合性大学,全校师生五万多人,每年都还会来接近一万的大一新生,出点灵异事件并不为过。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48:57

“之前闹的很凶,却也没人管,直到上学期,听说出了一起命案。”   “什么命案?”一时间,所有学生都围住那个小个子男生,大家都好奇地追问。   “这起命案大概是在学生中广为流传,所以有很多个版本,每一个都很恐怖也很离奇,但我哥说他这个版本是在削弱了所有以讹传讹之后,最接近事实真相的版本。”   男生娓娓道来。   男生说,在陆冬他们住的这个寝室楼里,有一个寝室是不能开的,那就是位于四楼的404寝室。   他说很多年前,404寝室出过一起命案,寝室里的一个男生不知道是发疯了还是鬼上身了,他把寝室里的铁凳子的凳子杆拆了下来,用那把金属的铁杆,打死了寝室另外的三个男生,更可怕的是,他打死这三个男生之后,并没有逃跑,第二天居然还去上了早课。   到了中午,保洁的大妈就发现有血从404寝室的门缝里渗出来,她用楼下的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就发现一屋子的尸体,她当即就报了警。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51:01

 说警察到教室去抓这个男生的时候,他居然都没有害怕,甚至就是面无表情,当警察和校领导把他围住的时候,他就从主楼的窗台上跳了下来,当场摔死了,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男生为什么要把他的室友都杀了。   发生命案之后404寝室就经常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情,比如有学生离奇自杀,有学生忽然失踪,后来学校找来了一个道士,道士就用法术把这间寝室给封了起来,之后这间寝室就再也没有人住过了。   小个子男生说,他哥也住在这个寝室楼里,他住408,他已经在这个寝室楼里住四年了,眼看就要毕业了,这些年倒也没发生过什么太灵异的事情。   他说发生命案那天,是他们照集体毕业照,他早上起床,收拾完了,正要出门,就听见楼里一声刺耳的惊叫,他就跑了出来,只见不少人围在404寝室的门口,而他发现,404寝室的门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竟然是大敞四开的。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51:47

 小个子男生的哥哥当时就是围观人群之一,他挤了进去,却看见那间寝室里没有床,墙上、地上到处都是用血写的他看不懂的文字,而空空荡荡的地板上躺着三具尸体,这三具尸体正是原本住在401,和他同一个系的三个同学。   而在寝室的最里面,蜷缩着一个男生,男生抬起头,只见他双眼猩红,面容枯槁,相当吓人,这个男生就是原本住在401寝室里的第四个男生,男生的面前有一个沾满了鲜血的铁杠子。   这时候,男生忽然站了起来,捡起了铁杠子,在寝室门口围观的人都吓得半死,都集体向后退了一步,男生拿着铁杠子,并没有袭击围观他的人,而是敲碎了身后的玻璃,然后他跳上玻璃,纵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只听小个子男生幽幽地说:“一般来说从四楼跳下去并不一定会死,寝室楼的楼层间距和一般的住宅楼差不多,四楼,也不过是十米左右的距离,可当我哥他们几个跑到楼下,发现那个男生已经摔死了,后来听医院说,他浑身的骨肉和内脏都震碎,当时医院的医生还以为他是从十楼跳下来的呢。其实这并不稀奇,因为当年,那个杀了人,并跳楼自杀的男生,就是从咱们学校主楼十楼跳下来的。”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52:41

 听完这个故事,洗漱间里每一个人都脸色各异,有的吓得煞白,有的不以为然,还有的竟然笑了起来,只是陆冬他们几个都笑不出来,因为小个子男生所说的404寝室就在他们的隔壁。加之之前出事的401寝室,谁知道会不会按照顺序,下一个出事的就是他们402。陆冬抬头看了一眼王浩宇和关兆瑞,两个人都沉默着,若有所思。   “就像你所说,那么多年都没事,为什么偏偏去年出事了。”王浩宇忽然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寝室里的鬼终于苏醒了?”小个子男生也一脸迷茫。   “或者,他们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不知道谁轻轻地说,一瞬间,整个洗手间都安静了下来。   晚上,冬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他倒不是害怕,只是他每次一换新环境就会失眠。他翻腾来,翻腾去,久久不能入睡,终于他脚下的关兆瑞受不了他的扑腾了,扒拉了他一下:“能不能睡了。”   陆冬没说话,他只是立刻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就听见了关兆瑞和王浩宇的鼾声此起彼伏,交相辉映。唯独和他同样靠窗户的,那个叫做宋之一的男生的床铺上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他根本就不在那张床上一样。   一直到后半夜,陆冬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他原本以为自己会起来很晚,可等他张开眼睛,刚刚六点多一点,寝室其他人还都在睡梦之中。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1:55:57

 陆冬爬起来,蹑手蹑脚地去了洗手间,他从洗手间出来,顺着洗手间外面的窗户看过去,清晨的学校,倒是阳光明媚,空气清新,他向下看过去,窗户口正好对着寝室楼下的出口,他发现昨天在寝室门口遇到的那个女生,这会儿又偷偷摸摸地向寝室楼接近。   陆冬心生好奇,他顾不得换鞋,穿着拖鞋就跑下了楼,恰好这个时候,女生把一束白色的菊花放在寝室楼的门口,正要转身离开,陆冬一把拉住了她,女生吓了一跳,啊得一声,跌坐在地上,她穿着小短裙,跌坐的姿势又比较不雅观,陆冬赶忙扭过头,看向别处,尽量假装自己没看到那海绵宝宝的图案,他拉起女生,连连道歉。   女生满脸的不高兴:“你干嘛拉我?”潜台词,你是色狼吗?   陆冬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是想问你点事。”   “我是不会给你电话的!”女生抱着肩膀,不屑地看着陆冬,得,不但被当成了色狼,陆冬的一系列举动还被当成了恶意搭讪。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2:00:15

 陆冬觉得自己绝对是跳洗澡堂都洗不清了,也许可以试试跳游泳馆,学校门口臭水沟就算了。   他嘿嘿傻乐了两声,然后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你说你男朋友是这个寝室的?”   女生点点头,一瞬间,泪水就漫上了她的眼眶,竟嘤嘤地哭了起来。   “别哭别哭。”陆冬赶紧摸屁股兜,只可惜,他并没有如愿以偿地摸到面巾纸。   这时候,寝室楼里陆续有学生出来,他们都只看见,陆冬面前有一个楚楚可怜,默默哭泣的女生,每个人看陆冬的眼神都是同仇敌忾的,陆冬觉得再这样下去,没准谁就要一拳揍到自己鼻子上了,他赶紧把女生拉到一边:“别哭了,我不是有意触到你的伤心往事的,我就是……”   “就是什么?”女生抬头看了陆冬一眼。   “我就是有点好奇。”   “你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么?”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12:00:57

“知道知道,不过,主要这攸关到我还有我们寝室的生命啊,我实话和你说了吧,我是这个寝室楼的新生,我住在四楼,402,隔壁就是404。”   女生瞪大了眼睛:“你住402?”   “对啊!所以么,我猜可能你知道点关于这个寝室的事情?”   女生诡异一笑:“我确实知道不少呢,不过说来话长,我们找个地方说。”   两个人走到学校门口小树林,那边有个凉亭,可以小坐。   女生看了一眼陆冬,眼神里带着些许同情,这同情让陆冬更加不安了:“这回可以说了吧。”   女生点点头:“关于寝室楼里闹鬼的传闻我不知道你听说没?”   陆冬点点头,把昨晚听那个小个子男生讲的来龙去脉和女生学了一遍,女生点点头:“他讲的还算中肯,没有太多夸大的地方,你都不知道上学期期末的时候,这个事件在学校里被传的神乎其神,不知道比你刚才说的那个版本要恐怖多少倍,可作为当事人,我比他们谁都更了解这里面的每一幕。”   “当事人?”陆冬不解。   “里面杀人并坠楼的男生就是我的男朋友。”女生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阴森森的。   这个女生名字叫都雪,她现在大三,她的男朋友和她一个系,是她的学长,两人半年前在一起的,据都雪说,两个人关系很好,是院系里惹人注目的一对,得益于两个人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