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21:27:46

链接, 链接,1,98洪水那年(第一部).. 2,98洪水那年(第二部) 北极仙山. 3,98洪水那年(第三部) 九州方鼎  4,98洪水那年(第四部)西沙群岛 5,永生不死之谜(第五部)藏雪昆仑 6,永生不死之谜(第五部)藏雪昆仑{二} “老子这会儿听得见动静了,操他妈的,二十秒之内保准就要过来了,我们来不及,你们快跑!”   我一下子傻了眼,二十秒?不对,现在就只剩下十来秒,这里的一切就要被掩埋了?   “六子!不准发呆!”   我的后背被大明星丢过来的一个行囊砸中了,差点儿就趴在了地上,一回头,冬爷和他肩上扛着好几个背包,脸上的表情全都扭曲着,昂着头朝着我这边的方向突然就撒开了腿:   “把他妈吃奶的劲儿给我使出来!一条直线!想想萍萍和老板娘是怎么教我们的,横着给我跑啊!”   “耗子!你们谁都不准给我死!”   冬爷嗓音凄厉的也跟着尖叫了一声,头都不敢回,多耽误一秒,被埋在雪下的可能就多了一分。我知道自己是生是死就在这一念之间了,浑身都紧绷着,咬着牙甩开了脑海里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奔着他们跑过去的方向,大吼一声“朝闻道你也给我争争气”就赶紧跟了过去!   对的,没时间矫情,我们还有活下去的希望的!这座山上没有避难所,没有任何可以帮我们抵挡雪崩的遮挡物,但是我记得培训中讲过,雪崩形成以后,在势能的作用下是会出现一个可预测的运动轨迹的,只要……只要我们跑出雪的运动范围,站到雪崩区宽幅以外就够了!   跑,跑!   我能感觉到地面的震颤了。   我听得到破空而来的风的呼啸!   “呯——啪!”   大量的冰晶在空中炸裂开来,今晚一定会很冷很冷的吧?   该死的,腿到用时方恨短,冬爷和大明星明明扛着比我多两倍的包裹,还都拉开了我六米远,我本来听到“雪崩”这俩字膝盖就软了,现在给了自己一丝希望,硬着头皮狂奔着,都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腿到底是迈在了哪里,而沿着山势横着跑去安全区,这更是一件难事,我们在这样的慌慌张张的情况下,根本就控制不好平衡啊!   这种时候,我不能指望任何人来拉我一把,我也绝对绝对,绝对不能成为拖他们后腿的万能吊车尾!刘一,上啊!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21:35:24

“呯——啪!”   冰晶撞击的声音如此的悦耳,好像再怎么给自己鼓劲劲儿,也快来不及了……   我觉得脸上一阵生疼,风吹来的数不尽的细小冰晶,就像是铺天盖地的数不尽的刀尖儿,下雨一般从山上就狂打了过来,我还没有跑出雪崩范围呢!   一扭头,我恍然还以为看到了一帘白色的大瀑布!好在这场雪崩从那么遥远的山尖冲到这儿,浩大的声势已经减弱了不少,而且连续被几座山分流,幅度窄了很多,这比我们预期中要奔跑的范围缩短了太多太多了,真是天助我也,我们还差大概十米……八米……还差五米就要安全了,冬爷已经跑到了雪崩区之外了,我也还差一点点……   “哇靠!啊啊啊啊啊啊!”   “靠!要死!啊啊啊啊!”   眼看着胜利在望了,我们万万没有想到、怎么也没有想到,跑在我前面的大明星,忽然之间,身子一歪,就像是脚底下踩了个香蕉皮,居然他妈的摔倒了!   “日了个仙人板!”冬爷丢了一身的行囊剧烈的喘着粗气,一回身看到这个情形,尖嗓子都哑了起来,“别扶他幺妹,赶不及了!我日啊来了!”   我心跳的快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大明星这么一摔,整个人就横在了我的正前方,在这样的最后几米冲刺势头上,就算我想停下来扶他,都是来不及停下的了,我刹车距离不够,改变一下双脚的幅度也来不及,冬爷这么一喊,感觉到身后的风雪这么一吹,我一脚踏上了大明星脸,这么一蹬就跳了过去。   “噢凑我的硅胶鼻子……”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6 21:35:56

 得亏我是果断的踩了上去而不是被他绊倒,不然两个人就全要倒在了雪崩区等着三秒钟后的死亡了,我们就连爬起身都来不及!但他这么戏剧性的一摔,也使得我身形不稳,肩膀上挎着的背包也掉在了地上。   “呼——轰——”   宛如千军万马从身后疾驰而过,一股无法反抗的冲击力震得我刚一抓住冬爷的手就倒了下去,雪崩终究是来了,而我还活着……我真的还活着吗?我居然这么幸运,我得烧香拜佛谢谢祖宗十八辈积德,我还……对了,我还不能让他死!   “冬爷你拉紧我!”   我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可是声音完全被这场自然灾害淹没的彻彻底底,不过我知道冬爷一旦抓住了我,就一定不会放手的,他会拼了命的紧紧拉着我的,而我要做的是——   我靠,真的好沉!   我用脚背死死的勾住了掉在地上的那个背包,大明星何等的机灵,他捂着鼻子的双手当然也在一瞬间张开,伸出来拉住了那根唯一一条可以救他一命的背包带子!   “呜呜呜,太沉了,我的脚快要断了……已经没有知觉了,大明星你能不能去死,可我又舍不得你死……啊啊!冬爷你别紧张别出手汗,滑了滑了滑了!”   我一张嘴吃得满口腔都是冰雪,我这个人体拉力秤处在了拉伸的极限,如果不鼻涕眼泪满天飞的喊几嗓子,我觉得遗言都来不及说,整个人就要从中截成两段了。   冬爷的表情从我的角度看,比年画儿上的神荼郁垒两位门神加起来还要显得狰狞,他的山羊胡子都已经被冻成了一个整整齐齐的斜三角形。   我的手腕是很细的,似乎分分钟就要被他粗糙的大手给硬生生的捏断,我痛到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才是痛了,大明星顺着背包,顶着擦着他大半个身体冲下去的雪崩爬上来,一把抱住了我的腿。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26:11

  他的指甲盖都恨不得插到衣料当中去,我觉得裤子快要被他给拽掉了,我一个黄花大闺女的屁股即将大白于天下了啊?   好在大明星跳舞不赖,身手当然也不赖,他终于是赶在连人带我的裤子飞下这座山之前,又往上爬抱住了我的腰,也保住了我的清白,冬爷一看时机到了,呲牙咧嘴的猛一甩身——   一阵子天旋地转,我背着比我高很多的大明星就顺着山势翻滚了几圈,趴到了安全区的地上。   “哇嚓,居然得救了?”   “救你个头,我现在全世界第一恨你……呜呜呜呜!”   忽然得到了解脱,我整个人都虚了,糊在地上像一张纸一样,无论如何都动不了,我的手腕呈现出非常可怕的来自冬爷的十根鲜红色手指印,我估摸着没有个一天一夜,这俩拳头型的握痕是无论如何都消退不下去了。   地面上的震动逐渐减弱了,近在咫尺的雪崩总算是接近了尾声。等大明星终于从我的背上翻身下去,我看着雪崩过后一片苍凉的白,浑身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   我们是活着,其他人呢?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27:09

 那样狂妄的风、那样铺天盖地的雪,就这样在总共三分钟的时间里,忽然之间出现,又忽然之间消失了。   我还听得到一丝“轰隆轰隆”,从山势上看,它们应该会堆积在那座小山坡一般的第三座雪山之上,把它的海拔变得更低。   “冬爷……怎么,什么都没有了……”   我趴在地上费了老半天的力气才站起来,这场雪崩好像是给整片昆仑山脉都盖上了一层被子,把一切一切都盖得严严实实,我们散落了一地的水壶、防水袋、工兵铲,那些来不及披上的防风斗篷和牛皮手套,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甚至看不出来一分钟以前我们站在哪里开挖的雪洞,我也辨认不出东南西北,他们……被埋在了下面,可位置是哪里?!   “幺妹儿你退后!”   冬爷一把拉住刚爬起来,下一秒就要冲进去的我:“等会看我没有危险了,跟着我的脚印再来!”   他说着跨步到了我的身前,抬腿踩上了崭新的棉被——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28:22

“小心!”   冬爷明明是抬起腿来应该往高处走的,却一步以后整个人都陷入了雪中,得亏是他这样的身高,如果是我这个一米五,进去连头都露不出来了!   雪崩留下的积雪看着厚实,实际上非常的松软,难以支撑起人们的体重。离开安全区和雪崩区中间这几米的过渡以后,愈前进愈困难,雪堆了好高好高,别说是人了,就是我们把萍萍家的越野车开上来,也照样被掩埋的一干二净!冬爷在里面挣扎了许久,把坍塌在他身上的雪到一边,总算是显露出半个身形,踏出了一条能让人前行的小路。我赶紧的就追上去,一下子像是置身在了一座不断开发中的大型迷宫!本来就分不出方向来,这样完全深陷在里面,我们岂不是更难辨认出雪洞原先所在的地方了?   “道哥!耗子哥!”我急得不行,却又抬起头来什么都看不见,一人高的雪墙看起来摇摇欲坠,一碰就会坍塌,“小王爷,李副官?你们听到倒是吱一声啊,我看不见路……”   “耗子!你耳朵最尖的,听到就给我打个信号!”冬爷也跟着吼了起来,他的嗓音一沙哑起来,听着倒没有像之前那样特别的尖锐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30:44

 “你们俩开路,我在这边帮你们提醒一下大致的路径!冬爷你有点朝下倾斜,咱们先开出一条直路来再说吧,盲目的找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大明星在后面喊了起来,我一转头感觉特别的愧疚,他的脸上有几道破了皮的伤口,那是我的雪山鞋划破的。   也得亏了是他没有把护目镜摘下来,不然我踩上他脸的那一脚,可能是连眼珠子都要给他踩瞎了,我们的鞋底可是带有锯齿的啊!   “前面应该往十一点方向偏着走,咱们跑步的时候多少会顺着地势下滑一些……注意找找看地上会不会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愿雪崩不会把所有的痕迹都抹得一干二净吧!”   我既然开不了路,便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到了清理脚下的积雪这件事情上来。我发现上层的雪真的很像是白白的软软的棉花,而到了下层,从颜色上看起来就脏了许多,这也难怪,毕竟这些积雪原本都是从别的山头上倾泻下来的,一路长途跋涉难免沾染些灰尘,除此以外它还沾染了……   “这是什么!”   我低着头正用工兵铲拨弄着,突然之间在一片白色之中看到了一抹墨绿色!我蹲下去用手仔细的拨弄了两下,千真万确,这是一滩凝固了的营养液!   再往前走了几步,我又翻出来一小滩,只不过这一次,凝固的营养液背后还粘着一块光滑的硬片,摸着手感,那是罐子的残片啊?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31:33

 如果这是雪崩从其他山头上捎带过来的东西,那不就意味着我们再往西走,还能寻着一些跟老坛人头相关的东西?!   可是此时此刻,什么都没有拨开这些该死的雪,把我的同伴们救出来重要。虽然积雪非常的松软,但是这么厚的堆积在一起,空气还是很难从上面投到底下去啊,雪洞的空间总共就那么大,洞口又小得要死,他们四个大男人都挤在里面,会不会……窒息啊?   “冬爷,前面往九点钟方向走走!”   大明星的声音变得有些模糊,我们已经走出来蛮远的距离了,雪洞应该就在附近啊?      “好停一下,算算咱们的步子,不能再往前走了,上下浮动着找一找,我也过去!”   我发现这些积雪会对人的声音产生一定的阻隔作用,如果是这样,那么就算我们刚才扯着嗓子喊了那么久,埋在底下的人也不一定能听到,而且他们的回应也传不出来啊!   “我日哦,这路是真难走,看起来就该在附近,怎么就是找不到!”冬爷又急又累,身处在这样的雪堆之中,都渗出了一脑门的汗水,“他们怎么就不知道自己动手呢?稍微往外面拱一拱,雪就该塌下去了,为什么到处都没有动静?!”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是越来越寒了,如果雪崩像带来那几滩营养液似的把我们的东西也带去了别处,那要想清理干净这么一大片雪地,天黑也来不及啊!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32:25

 而且,雪崩来临前天色就已经暗淡了下去,到了晚上,我觉得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探杆?”冬爷疯了一样开着路,突然停下来从地上拔出了一根可以伸缩长棍,他紧绷的脸忽然之间就放松了下来,“日啊!探杆!跑开之前我插在地上试学深的!那个洞在这边!这边!”   冬爷咆哮着就确定了一个探杆旁三米多的位置,我们仨激动的心脏都要跳了出来,赶忙手脚并用着一起埋头刨雪,可是为什么都已经到了这里,里面还是没有动静呢?他们如果接应一下的话,我们的进度一定会翻倍加快的啊!   “耗子?都他妈这么近了,你还没有听到吗?!”   冬爷刚放松的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这个刨雪的过程变得十分十分的煎熬,我一点点生命的迹象都感觉不到,却又逼着自己相信他们的运气,朝闻道的师傅不是说他命硬着吗?   “我日,全被堵住了?”   冬爷的手停了下来,他的手指头因为没有手套戴,这会儿已经红肿得非常可怕了,乍一看上去就像是十根胡萝卜插在了雪地中。而他手下的位置,很明显就是我们那个只能容下一个人进出的雪洞口了,用荧光棒的液体浇在上面画出的草图还隐约可见,但这儿被积雪堵了个严严实实。   这种“堵得严实”,并不仅仅是只洞口被塞住了,而是就算挖开了洞口,里面也是实心儿的,是积雪把我们辛辛苦苦挖出来的这么个空间,全塞了个满满当当,里面所留下来的空隙寥寥无几。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33:12

那我们留在洞里的那四个人呢?   我们仨也顾不得会不会伤到人了,直接用工兵铲就在严严实实的雪洞之上开挖了起来,可是挖到一半我们就知道没戏了,完完全全的,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我们所挖开的这个大小,都能当成是个坟坑了,可里面还是什么都没有出现——   也就是说,雪崩前被困在里头的四个人,现在一个都不剩,全没了?   “这他妈是出了什么鬼!逃脱魔术吗?!”大明星急躁得火气一上来,刚被我踩伤了的鼻子又开始呼呼的流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一个人都没了算什么!”   “不,还留着点东西,这是李副官的……眼镜?”   我不甘心,继续的挖了几铲子,然后从雪堆中把那副金丝眼镜拎了出来:“不仅是逃脱魔术,而且是金蝉脱壳?”   “唰——唰——”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40:17

我支起耳朵,一下子打了个激灵,我听到又有什么人从雪中破开道路的声音了。   其他两个同伴显然听觉也不差,我咧开嘴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刚要站起来呼喊我们在这里,冬爷忽然伸手一把捂住了嘴巴,神情警惕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为什么不赶紧和他们相认呢?我们可没有玩捉迷藏的雅兴啊,你听,“唰——唰——”他好像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会是谁呢?   我一看到大明星也皱着眉头,马上就知道事情不太对劲,雀跃的心登时冷静了下来。虽然这个声音是破开积雪的动静,可是这脚步也太从容不迫了,回想起我们仨一路从安全区赶过来,那是连挖带刨狼狈的不成样子的,而且,对方怎么就只有一个人呢?其他的哪里去了?   我们仨相互使了个眼色,他们攥紧了手里的工兵铲,我则从退挎包里摸出了FN-57,真的不对劲啊,在积雪中走路的这个家伙,不是我们的人!如果是他们,那他们肯定也在担心着我们,当然人还没见到提前就要张嘴喊两声了,怎么可能这样默不作声不急不躁的?   破雪声听了下来,紧接着,是一串连连逼近的脚步——他穿过了层层雪墙,走上我们刚开出来的这条路上来了。   我干咽了一口唾沫,觉得事情变得很不妙,只得以防万一,举起手枪正对着来路。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43:41

 他走到了雪路的尽头,站在了我们的面前,我的食指搭在扳机上,多么想要按下去,却又不敢轻举妄动,我完全搞不懂,“他”的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状况?!   他,几乎是全身赤裸的,原本是有一件和女鬼们差不多的衣服披在了他的身上,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袖子肩膀全耷拉了下来,如果不是腰部有一道系起来的绳子他还挣脱不掉,这件衣服该早就被甩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他裸露的上半身密布着许许多多的伤疤,还有好一些冻疮的肿包发生了溃烂,可偏偏是这样,他还不把衣服穿好稍微抵御一下寒气,就好像他是个没有了知觉的人。   “你好……你是……被雪崩从其他山头上冲过来的吗?”   我把举着的枪从手里放下,想给他传递一个我们只是在防身、并没有恶意的信息,可是他原地站了一会儿,满脸的胡子头发全乱糟糟的糊在了一起,我连他的脸都看不清楚,更别说猜到他是什么表情了!   “你还可以听懂人话吗?”   大明星的问题更加的直接,他站起身来,把手里握着的工兵铲藏在身后,试探着向前走了一步:“Hello?”   破雪而来的这个男人一句话也不说,但他微微的抬了抬头,似乎从呆滞状态清醒了过来。   我们犹豫了一下是该耐心等待着他的苏醒,还是放着她不管赶紧的去找凭空消失的自己人。他大概是在雪崩中被冲昏了脑袋,一时半会儿的还恢复不了状态。这个家伙赤手空拳又瘦的要死,大家放松了警惕,支起耳朵来继续收集着其他雪地中的动静,不管怎么说,看见对方也是个“人”,这实在是让人舒心太多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44:33

“耗子——小王爷——”大明星清了清嗓子,十分嘹亮的就继续开喊了起来。   我看了看那个逐渐开始活动起手脚的男人,心里安慰着自己,会不会我们的人也是被这厚厚的积雪给砸懵了,所以还需要一些时间的恢复呢?   哎?他……他没有手吗?   我从他身边走过,想要和冬爷从两个方向扩大雪洞附近的空间,忽然之间发现这个不知道怎么就冒出来的男人,虽然胳膊能动,但是他的右臂是少了一截的,他没有右手啊?!   我心头一动,赶紧扭头把大明星喊了过来,我拉起他的右胳膊看了看,那里的疤痕十分难看,好像截面的伤口没有得到良好的护理,疤痕增生十分严重——   他的右手不是天生残疾,而是被利器砍掉的。   “难道他是……”   大明星和我交换了一下眼神,走上前想要伸手帮他把脸上的头发给拨撩开,可还没等我们看清他的容貌呢,他突然大叫了一声,死命的挣扎起来——   那个被雪崩带来家伙像被按下了开关似的,忽然之间发起力,一口咬住了大明星伸过去的手!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19:45:17

“我日!”   冬爷跳起来就要去砍人,我想拉都来不及,赶紧的喊了一嗓子:   “冬爷别杀他,他是那个人!那个人……”   我的舌头卡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这个人的身份了:“他是断手!”   “谁?”   “断了的右手!”大明星痛得不行,连连跺着脚,“就是被雷劈中的玄武岩里,放映出来的那个电影的主演!啊啊啊啊啊啊!肉要被咬掉了,冬爷别砍他!拍他!”   “当——”   一声闷击,那个咬人的断手应声倒地,冬爷出手总是很重的,他的工兵铲敲得那家伙额角瞬间就肿了起来。   大明星一边抽着凉气捂着手,一边顺着冬爷刚敲出来的那个肿包把头发撩到了一边去,我们三个心里均是一惊,果然是他!   这就是那个断手放进黑塑料袋里沉入到那棱格勒河里、还在纸上写下了昆仑更路簿和女丑之尸的家伙!   之前我们只是在玄武岩的映象中见到过他的脸,那样的光线和成像都太过于模糊,就算看到了脸也只是一个大概轮廓罢了,而现在终于见到了真人,这张面容不仅和印象里的那个轮廓对上了号,还和记忆中的一张证件照高度的相似——   他是宋大拿队里的一员!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20:00:17

当初从北京离开前,老板娘破例跟我们讲了讲宋大拿队伍的大致配置,一般来说,不同的队伍之间是不会相互调查老底子的,但是锦夜所留存的,只有正式成员的资料,类似于耗子道哥这样的协助者,我们从来都是只让人家在四合院儿的地上呆着,自然也不会去收集这些人的信息了。协助者的流动性很大,往往他们都是队长靠人格魅力拉来帮忙的老交情。   宋大拿前往昆仑的队伍是五个人,其中正式成员四个,也就是宋大拿、老九、衬衫袖、还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他为什么会成了这么一副模样?!   他还昏厥着,虽然大家找了他们队里的人很久,但此时此刻,我们谁都没工夫围着他转。三个人分了三个方向不断的扩大着脚下的空地范围,可是到处都没有他们的踪影,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算算时间,已经十五分钟过去了,如果还处在窒息的环境中,恐怕这会儿我们就算把人给挖出来也就不回来了啊!   “来我这里!”   我急的头皮都发麻了,冬爷忽然有了新发现:“挖雪洞的时候,谁把帐篷拿出来了吗?”   “没有啊,帐篷一直捆起来的没人动,这个斜坡上不是没法固定帐篷的吗?”我愣了一愣,凑到冬爷的身边,一下子打了个激灵,“是他们动了帐篷!”   我们慌忙蹲下去顺着地上一截短绳的方向开挖了起来,那绳子原先就是绑着帐篷的,从断面看那显然是被谁的刀子从中划开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20:06:37

“有了!”   我恨不得自己化身成一台推土机,把整片昆仑雪山都推掉一层外皮,大明星他们动作比我快得多,没用多久就从一片雪白中拨弄出了一块宝蓝色的帐蓬布!   他们在雪崩中把帐篷给撑开了?怎么做到的?   我们救人心切,谁也管不了这帐篷的开口在哪里了,直接就掏出刀子来,狠狠地插进布料里,两个人撑着用力一拉——   我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热气从里面冒了出来!   “道哥?耗子?”   我把缝隙尽可能大的掀起来,好让空气赶紧的流通进去,很快我就听到了耗子哥的一声“阿嚏”,紧接着,小王爷哑着嗓子回了声“一百岁”。   “我日哦,你们在里头睡得倒巴适,老子们可要累成儿子了……”   冬爷大骂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的手已经比熊掌还要可怕了,他浑身都在向外冒着白烟。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20:10:00

“啊?我操,都没死吗?老子活了?!”   耗子哥难以置信的在里头嗷嗷乱叫起来,我们继续用刀子把开口加大,终于是能把里面的人放出来了——   这个帐篷只撑开了三分之一,里面的伸缩支架只展开了两根,和我们的探杆一样,是深深插在了雪地里的。这帐篷早已被他们提前破坏掉了,他们为了让帐篷能够固定牢靠,也是把下方割开了几个大窟窿,然后用雪铲卡在了支架的弯折处,强行改变了帐篷原本的结构,使它看起来更像是一张弓形。   “哈哈哈哈哈!老子就说吉人自有天相吧!这一招真是他妈的晚一秒钟就前功尽弃了,看把老子吓得着一头的汗啊……”   “李副官还昏着呢,他被砸得可不轻啊……”   小王爷的脑袋没有像想象中一样一出场就油光锃亮,可想而知,天上的太阳已经西沉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我们马上就要迎来该死的昆仑之夜了!   “依我看就别折腾李副官了,让他在里面睡着吧,注意空气流通!”冬爷累的爬都爬不起来,只分别跟耗子和小王爷击了个重新见面的掌,“雪洞没了,再挖来不及,反正这帐篷都已经折腾成了这个死样子,咱们就将就着在里头缩一晚上吧!”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20:17:39

 我也累得够呛,在帐篷外头等了一会儿,却始终没见到朝闻道出来,钻进去一看,里面却只有丢了眼睛的李副官躺在地上昏睡着,他压根儿就不再帐篷里!   “不会吧,道哥没回来?”   耗子正咧着嘴笑着,一看到我满面慌张从里面钻出来的表情,一下子也变了神色:“里面没有,你们也没遇见?”   “我们怎么可能遇见啊,他不是和你们一起呆在雪洞里的吗?”   “我操不是吧!快找找后面一截帐篷里有没有!”   耗子哥爬起来就往后面冲,我重新抄起工兵铲跟在后头,可是好不容易清理掉了压住另外三分之二帐篷布料的积雪,里面是瘪瘪的,我最想找的那个人,根本就不在!   “难不成他是骗老子的,他当时根本就没安全!”   “我日哦,到底是他妈的什么意思?你们是怎么从雪洞里跑出来的?”冬爷实在是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只好抓着小王爷追问,“道哥是怎么跟你们说的?”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20:18:30

 “哎一言难尽,雪洞你们刚一转身,就开始漏雪开始有点塌了,我们一合计,那不如就全部毁灭算了!”小王爷指了指自己脑门上的几个大包,“本王扛着耗子往顶盖上砸,道哥扛着李副官,山都开始摇晃了,没想到洞口虽然结实得要死,上面没加固的顶盖这个豆腐渣工程倒是救了我们一命,然后道哥帮了我一把,我们三个就先出去了!”   “那他呢?他一个人没有接应,怎么能从那个洞里爬出来?”   “那谁知道啊,总共距离雪崩冲过来就剩下十秒钟了啊!李副官说帐篷能用,我们切了绳子就死命的往里面钻去固定支架,期间喊了一嗓子,道哥说雪洞全塌了,他能踩着雪出来,让我们继续手里的活儿!”   我好想去给怪人一巴掌,他又以为,自己的命真的可以和他师傅所说的一样硬?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20:18:58

雪洞坍塌的时候,朝闻道是最后一个出来的。   三个人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割断了绳子撑开了帐篷,李副官和小王爷半蹲着,像柱子一样顶了一会儿从山上冲下来的积雪,为改造了支架结构的耗子多争取了几秒钟时间。   在这期间,豆腐渣雪洞的洞顶完完全全塌陷了,怪人也找到了凭着自己一个人能钻出来的方法,还回应了帐篷里的人一声,说他马上就跟过去。   然而,雪崩的势头太过于凶猛,人工柱子李副官体力太差,没撑住倒了下去,帐篷还没改造好便被砸歪了,大量的积雪从他们给怪人预留的入口处灌进去,小王爷也被砸了个晕头转向,只能在慌忙中赶紧把那个开口堵起来,再后来,耗子哥在最后一刻把第二根支架固定完毕,他们三个人被厚厚的积雪压在了底下,可能是被砸晕了,也可能是轻度缺氧,对于后面的事情就全然没了印象,但好在,他们不会被冲散到山下去,也多少有一个能留出一丝空气的庇护所。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20:43:51

 怪人不在雪洞里,怪人也不在帐篷中,没有任何人来接应他,那么,他应该是在往外爬的过程中,被呼啸而来的雪崩给带走了。   “朝闻道!朝闻道你争点儿气,快回答我们一声!”   我愣了一愣,慌忙扭过头,对着四周的茫茫雪原和一人高的雪墙呼喊了起来,他一定是被埋在了下面,他一定冷得说不出话也抬不起手吧?   李副官刚醒过来没几分钟,他还没回过来神儿呢,可还是费力的爬起身来就扛起了工兵铲,经历了雪崩之后,大家的体力和精力全退回到了昨夜以前,甚至比那还不如,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扩大空地的面积,可越是急躁,进度越是慢得像龟爬,而且,毫无所获。   我们散落了一地的杂物都被冲了个一干二净了,又要去哪里找到关于他的踪迹?!   “这里地势最低的地方是那个小山坡,道哥该不会在那里?!”大明星这一会儿出了不少力,鼻子又开始呼呼的朝外面流了血,“不过这之间的距离着实有点儿远啊,咱们……坏了,咱们来不及返回去了,天黑了!”   我一直低着头卯着劲儿,完全专注于扫雪找人,听到他的话猛一抬头,才发现原先白到刺眼的雪地,此刻呈现出一片幽蓝,放眼看过去,整片昆仑山铺着的那一层大棉被,现在换成了蓝丝绒的大毯子,而我们掉进了这块布料的凹陷处,完全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才能让我们从中挣脱,出离这片山脉之外了。   “停手吧,今天先不找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20:44:07

 冬爷原本尖细的嗓音现在已经沙哑到几乎听不清了,他抬头看了看愈加浓黑的天空,把工兵铲丢到了一边去,呼吸沉重极了。   “别停下啊冬爷,再给他一个小时!我……我不想放弃他!”我心里知道队长的指令是不该质疑和违抗的,可还是忍不住哀求着,“他身体就算再好,也撑不住埋在雪地里的,他……会死的啊!”   “为他祈福吧。”冬爷叹了口气,他的嗓子好像在冒烟一样,“天已经黑了,雪洞也已经没了,把时间都花费在找他这件事情上,那我们在昆仑怎么过夜?我还不能死。”   “有点自私了吧?”我突然有些生气,“你不能死,那他也不能死啊!”   “我是队长,按我说的做!”   “你!”   “好了小六一,你老老实实的听冬爷的话呆在这里就好,老子尽力修修看这个破帐篷吧……”   耗子最清楚我和怪人的感情,却也扭头瞪了我一眼,堵住了我接下来的话。他的手不知道怎么,有一大块鲜红的血痂,似乎是在改造帐篷的时候受得伤。我一听连他也这样说了,就知道对于怪人的搜救到这里就结束了。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20:44:27

我替他憋屈的很,我心说你们踩着他的肩膀倒是一个个的都跑了出来,人家老老实实的干了那么多的活儿还被挡在了帐篷以外,这会儿他出了意外,你们这就放弃了?   可看看天空看看四周,再看看身边的人,还有我连握着工兵铲都发抖的手,我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一下,知道这不是任性的时候,如果现在赌了气独自行动,不仅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还有可能交了这条小命,只能给我的队友们徒增压力,那这几年保密人生活的锻炼也太白搭了。   一片、两片。   昆仑的风雪夜逐渐来临,大家不得不打起精神,为了在这一夜活下来继续拼命。这场雪崩所带来的唯一一个好处,大概就是将积雪堆得足够高足够深,这样我们躲在雪墙之下,倒是有了个天然党风屏障了!   他师傅说他命硬的,他也吉人自有天相,那么多次艰难险境我们都挺过来了不是?   他昨天还说要陪我到四十岁呢!

商界大元帅 发表于17-02-17 20:44:46

 我逼着自己不去想他,赶紧先趁着自己还没累趴下,和小王爷一块儿从坍塌的雪洞中,抢救出我们被掩埋的物资。怪人的背包也在里面,那里面还藏了好多的能量棒,我得先替他收好,然后一根不少的亲手交还给他啊!   太阳下了山以后,昆仑的气温大幅度的骤降下来,而停下了手里的活儿以后,我们身上冒出来的汗就变得非常的难受,浑身都是阴冷潮湿而又皮肤刺痛的感觉。   萍萍说在同样的低温中,潮湿环境比干燥环境的死亡率要高上三倍还多,我们的冬爷是出力最多的人,他挖开雪路的那会儿,身上的保暖衣就已经湿透了,这会儿他也没有闲着,和大明星一起把我们身边的雪墙又加固了一次。等他回来坐下休息的时候,外面的风传来了狼嚎似的呼啸,天色已经如同墨色一般了,而他只来得及喝了一杯水,就忽然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我伸手一摸,心里是无限的愧疚——

九重无间鱼 发表于17-02-18 09:14:32

[img]http://rs.club.sohu.com/club/editor/emotion/sohu/14.gif[/img][img]http://rs.club.sohu.com/club/editor/emotion/sohu/14.gif[/img]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